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如果我係陳百祥 ....

2019/10/19 — 9:40

今日有段片瘋傳,話說阿叻陳百祥唔知點解可以去探問警察,並仿如未來特首般發表演說,當中有句好有趣的 sound bite:

「如果自己係警務處處長就好了!兩個月前就開咗真槍了!」

坊間就好大反應,但其實我又真係覺得冇乜嘢。

廣告

叻哥係一個咩人呢?佢幾十年前個花名就已經叫「阿叻」,而大家都知道,其實佢真係冇乜嘢特別叻,咁點解佢叫「阿叻」?原因就係佢乜都會認叻,牙斬斬大大聲嗰隻。喺我人生經驗裏面,一個乜都認屎認屁嘅人,其實就係冇乜嘢叻,所以先要認叻嚟擦存在感,attention seeking,掩飾自卑。本來後生就冇乜所謂,人人總有呢個時候,但一個人拎住呢個花名行走江湖幾十年,去到咁嘅年紀都係咁,其實已經係條百份百嘅廢佬,老到一把年紀仲要擦存在感,好可悲的。

廣告

但阿叻唔覺,幾十年嚟都樂於演呢個角色,這是他令人敬佩的一面。他從影以來,給你的印象是什麼?就是演活「仆街」兩個字,他專演那些仆街小人,如果他突然一本正經演一個正常男人,你會加倍發笑,笑到碌地。他完全無法去演其他角色,因為我懷疑,他不是在演,而是做自己。所以他現實那種仆街表現,跟戲裏是一模一樣的,他一生都用方法演技去演活「仆街」兩個字。如果有一日阿叻走去同示威者講:「如果我係林鄭,兩個月前我就死L咗去。」你一定會笑,一定唔會當真。

「如果我係 … 我就 …」呢種句式,只要你去啲廢佬集中地,例如茶餐廳、投注站,就會發現佢哋經常會用呢種句式講嘢,「如果我係 …」,但其實呢啲廢佬永遠都唔會係。好似叻哥咁,從冇掂過政治,也不是修讀研究這一科,更加講唔上管理咩紀律部隊,以佢呢副德性,he never be,佢真係加入警隊都永遠唔會係警務處長。正如好多廢佬指點江山,總愛話「如果我係 XXX 咁有錢就唔從政」,但 they never be,佢哋永遠唔會去到嗰種級數,所以永遠都唔會明。當然,打嘴炮是免費又有快感的 mental masturbation,無傷大雅的。

正如我們任何人也可以說:「如果我係陳百祥,我一早死 L 咗去算 …」,但我哋唔係,永遠都唔係,因為我們永遠演不活一個仆街。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