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學校一再盲從暴政ㅤ一旦出事難辭其咎

2019/11/15 — 11:32

11 月 13 日  大學站列車被破壞

11 月 13 日 大學站列車被破壞

【文:辛雋霖 @ 教育工作關注組】

筆者於〈專業人士須小心應對「官方指引」〉一文中已警告校方若盲從教育局不合理指引,會讓學生及教職員暴露於危險之中。13 日出現的上課大混亂(交通癱瘓令學生進退維谷、無辜學生被防暴警恐嚇、家長憂心忡忡……)其實可以避免 — 只要學校在更早時間(早於教育局宣佈)決定停課。絕大部份學校已善用資訊科技與家長作緊密溝通,而且如果校方向家長解釋清楚,這個決定出於學生人身安全考量的話,肯定可得到理性家長諒解。有不少家長作出正確判斷,防止子女受困受驚受害而決定為子女請假。

事實上,校方因應師生安全而自行決定停課,已有以下先例,容筆者一一細述,希望各學校不要再墮下政府陷阱。家長也可憑藉這些先例,說服校方自行停課。

廣告

先例一:六七暴動期間

在 1967 年的暴動中,拔萃女書院校長因為留意到學校附近有大量警察全副武裝戒備,而且有數批示威群眾。她先打電話給油麻地警署詢問情況,得到的回覆是非常緊張。她的處理方法是:給予學生清晰的指示有序地離開學校,疏散學校。之後她打電話給 Director of Education 解釋事件,對方表示震驚但理解,而且指示鄰近學校也可放四天假。

廣告

先例二:SARS 期間

翻查 2003 年 3 月 26 日 SARS 期間《蘋果日報》報道

非典型肺炎擴散,已到失控地步。最新情況是:七名警員感染病毒、九名中大女生懷疑中招送院,連飛機亦成為致病溫床,病毒彷彿無孔不入,五十多間學校為自保主動停課,部份居住重災區沙田的市民,更把子女送返大陸暫住,不過特首董建華昨日召開局長高層會議後,卻無視家長、教師、市民怒吼,一意孤行拒絕下令全港停課。香港人的安危,就繫於董建華政府一念之間。

報道更指不停課是「特首董建華的政治決定」,但沒有指明消息來源,故未能作實。當時教統局局長李國章指出三個不宣佈全面停課的理由:

首先、當局已宣布一系列針對性措施,防範非典型肺炎傳播,包括要求有師生染病的學校即時停課,並且跟進所有曾接觸過他們的學生;第二、已著令全港學校消毒,避免感染;第三;更重要的是一旦停課,政府無法估計何時復課。

當時氣氛緊張,家長及教師亦發出不少聲音支持停課。上述報道提到早在教統局宣佈全面停課之前,已有五十多間學校即使沒有學生感染 SARS,在教統局沒有宣佈停課的情況下自行宣佈停課。政府批評此做法:

李國章在記者會上更「提醒」部份自行決定停課的學校,萬一學生在街上「四圍走」而染上非典型肺炎,學校也要對此負上責任。教統局首席助理秘書長馬紹良則批評自行停課學校,會對其他學校做成壓力。 

不過,就算教統局批評學校做法,但亦止於「批評」「恐嚇」而已,教統局沒有採取法律或其他手段懲罰學校。諷刺的是短短一天後(2003 年 3 月 27 日),教統局宣布全面停課九天。新聞公報指決定停課原因是「這兩天有較多個案在社區發生……非典型肺炎有在社區蔓延的跡象。」除了因為上述原因之外,公報又指出停課另一原因是「為了減輕他們(家長)的不安情緒」。

朝令夕改、自打嘴巴的官方解畫,其實屢見不鮮。

先例三:雨傘運動期間

在油尖旺區的優才(楊殷有娣)書院自行決定於 2014 年 9 月 29 日(雨傘運動期間)停課。

教育局首席助理秘書長黃淑華被問及當灣仔及中西區所有學校停課時,為何旺角亦有集會但不停課,她表示「要在安全及學習之間作平衡,而九龍各區交通情況仍可使學生繼續上課,但她亦指出若有學生遲到希望學校酌情處理」。優才(楊殷有娣)書院校長陳家偉則「擔心集會人數愈來愈多,校車在路上會被堵塞,學童照常上課會有危險,故決定自行停課」。筆者在網上找不到資料指出政府對該校決定作出批評。事實上,當時不少家長對政府「選擇性」停課有所不解,但家長的關注重點是擔心復課無期、無法追趕課程以及希望盡快復課,而最後總算沒有意外發生,於是不了了之。

教育局已被暴政騎劫

由此可見,在例外及突發情況,學校只要有合理理由向公眾解釋,基於學校內的人員安全,自行停課是一個可行做法。然而停課之餘,也須有適當措施及指引保障學生安全。

政府的停課準則不易觸摸,絕對有政治考量的嫌疑。政府今次的危機處理手法則更為拙劣:楊潤雄聲稱因為不少學校安全、「騷亂未波及全港」所以不宣佈停課,卻無視跨區上學上班的學生與教職員的死活。林鄭的圈套論更明目張膽地以師生安危為政治籌碼,令在風波初期一再批評教協以學生做政治籌碼的教聯會、教評會十分尷尬。

誠然,停課是嚴肅決定,筆者絕非鼓勵校方輕率自行停課。但正如中學校長會主席鄧振強所指出,作為教育工作者,唯一判斷形勢的基礎是學生安全。

可惜教育局被暴政騎劫,一再誤用、濫用、該用時不用為了促進教育的公權力,更陷教育工作者於不義。校方受到的教訓還少嗎?為甚麼還要盲從聽命?真的以為跟 order 做就不用負責?在紛亂時局中,學校必須認清真正該向誰負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