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官引國安法拒「光時」車手保釋 黃鶴鳴:條文違「無罪推定」原則 張達明:似大陸法律

2020/7/7 — 1:04

一名男電單手疑早前撞向警員,被控違反《港區國安法》下的煽動他人分裂國家罪及恐怖活動罪,案件今日再提堂,他被拒保釋,還押至 10 月再訊。執業律師黃鶴鳴接受《立場新聞》訪問時批評,《港區國安法》有關保釋的條文有問題,認為有違「無罪推定」的普通法原則,剝削嫌疑人的自由。

保釋條文違反普通法原則

黃鶴鳴說,有關保釋的條文違反普通法一直以來遵從的兩大原則,包括無罪推定,即任何人未判罪前都是假設無罪,其二是所有人都假設有保釋。他說,條文的字眼是「除非」法官有充足理由相信對方不會繼續實施危害國家安全行為,否則不准保釋,而這寫法本來就假定了對方於拘捕後就有罪,又言正常情況是 180 度調轉,即除非有特別情況才不准保釋,而不是本來不准保釋除非有特別情況。他又說,未判即假設無罪,「你冇理由無端端打壓佢,去剝削佢嘅自由」。

廣告

香港大學法律學院首席教授張達明則指,《港區國安法》42 條一直是偏離香港現行的法律設計,一般而言,法官是要有充分理由相信被告人會棄保潛逃才會拒絕保釋,但國安法則和香港一貫法例「倒轉」,條例指明要法官有充足理由相信其不會繼續實施危害國家安全行為,否則不予保釋,性質與大陸的法律較相似。

條文不清晰 巿民可能墮誤法網

廣告

黃鶴鳴說,該名電單車手被指插著「光時」旗撞向警方,被控煽動他人分裂國家罪,他說由字面上該口號看不出是「分裂國家」,「光復香港」可解讀為「往時嘅制度、一啲嘅價值」,又說智能手機的推出都可視為「時代革命」,認為一句說話可有很多演繹,而法律理應是客觀去理解字面意思,「你不能夠話因為呢句說話出自示威人士嗰口呢,所以就係有呢個含義」。

他又說,有法律界人士形容《港區國安法》條文是「火星文」,「普通法治係唔會咁樣寫,好多字眼亦都解釋得唔清晰」,變相令巿民不清楚自己是否有違法,認為國安法的出現已是對法治的最大傷害。

特首委任法官 批評是「行政獨大」

對於國安法的案件由特首指派,黃鶴鳴說司法機構本來就會決定由哪位法官處理哪類案件,不理解為何唯獨國安法的案件要由政府委派,認為是損害司法獨立,亦對當時人不公平,「告嘅又係政府,依家由你去揀埋裁判就梗係唔公平啦」。

身兼全國港澳研究會會長的港澳辦前副主任徐澤早前批評終審法院前首席法官李國能營造「司法獨大」、「司法至上」,黃鶴鳴說他信奉的是「司法獨立」、「三權分立」,並無其中一方是獨大,亦三方互相制衡,而政府現時則包攬三方的工作,「而家我地見到唔係司法獨大,而係行政獨大、係司法嘅奄割」。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