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寒蟬憂失語 兩制瀕破產

2018/10/9 — 15:29

馬凱(Victor Mallet)

馬凱(Victor Mallet)

《金融時報》的亞洲新聞主編馬凱被拒絕更新工作簽證一事,可以說是一國兩制在香港走向破產的標誌性一頁。

明眼人都看得出,這一次肯定是北京干預之手伸了進來之後的結果。含糊其辭的結果,是鼓勵大家作出揣測。而這一次揣測的方向,就真的十分清楚,十分容易理解了。馬凱是香港外國記者會的第一副主席。外國記者會八月初邀請民族黨的陳浩天往該會作演講一事,本來只是該會的恆常活動,但經好事之徒炒作,結果變成了國際新聞,間接炒紅了陳浩天及民族黨。過程中出動了外交部、出動了特區政府、出動了愛字頭,也不能把那個演講會喝停,事情變成了國際新聞,確實是令北京面目無光。有這一個背景,這一次馬凱作為當日演講會的主持人,最終不獲續發簽證,明顯就是要對他的不合作作出懲罰。還需要懷疑這一點嗎?

而且,如果真的從來未試過有這樣的先例,這個肯定是主權移交之後,一國兩制之下的創舉了。如果不是心裏有鬼,自知有歪於香港的慣常做法,環球時報還需要說「少了個馬凱不損害香港的新聞自由」嗎?還要加多一句不能因為這事就得出「香港變成中國化」的結論,這就更是貽笑大方了。原來他們也心知,這樣的行為很中國化。

廣告

如果特首及特區政府的領導班子還願意在獨處的時候對自己誠實一點,當知道這一個決定將會對香港造成十分長遠的損害。說是對一國兩制造成另一個沈重的痛擊也不為過。一國兩制其中一個原意,就是要保持香港的國際城位置,要維持香港多年發展而建立起來的外向型社會身份。外國傳媒機構以香港作為一個重要的遠東基地,這個也十分正常十分合理。海外傳媒在香港進行新聞傳播工作,可以較自由,可以根據一些國際認可的規則和標準,無需擔心受到在國內那一種動輒秋後算帳,也少了官僚干擾及資訊渠道閉塞的憂慮。這令香港繼續維持自由港的身份之外,也是讓大中華地區有一個有價值的對外窗口。

如果說「少了一個英國記者馬凱影響不到香港的新聞自由」,那外國記者會搞了一次邀請陳浩天主講的午餐會就可以令港獨變成洪水猛獸嗎?這不是輕重不分還是什麼?

廣告

進一步說,如果北京認為港獨是這麼離經叛道,是這麼得不到支持,就應該讓海外的傳媒作出更獨立於北京官方的報道,以加強這種觀點的說服力。如果說連這一種信心都沒有,要取締民族黨,要趕絕陳浩天,要千方百計、甚至要以租約相要挾來意圖阻止外國記者會的演講會,就只是一個心虛的表現了。而現在要以這一種秋後算帳的手段來懲罰演講會的主持人,不但不能展示這個國家在取得經濟發展後變得越來越強大而文明,只能反映這個國家越來越虛弱及野蠻。這不能叫「大國崛起」,只配被形容為是「小肚雞腸」。

可以造成寒蟬效應,令海外傳媒以後不敢造次嗎?本來要懲罰的是海外記者會,但受到影響的是《金融時報》。作為公認是最有份量的三份國際性報刊,如果有留意他們的報道,當知道與《紐約時報》或《華盛頓郵報》相比,《金融時報》的角度一般較為溫和。評論中國事務時,在行文上一般也較為客氣。馬凱當日在演講會後面對傳媒,也可以說是給足面子,對答得體。他沒有投訴門外示威的愛字頭,還說這是他們的權利,也是香港的特色;又讚賞警方做得很好,沒有因為人多及對立而造成混亂;他也沒有批評某些興風作浪的人;又說得出這樣的效果,各方面都應該滿意。如果他這樣也免不了要成為被用作儆𤠣的雞,那就不需要再擔心寒蟬效應的問題了。如此下去,有誰能不最終變成失聲失語的寒蟬?還談什麼一國兩制!

香港回歸主權移交 21 年來,一國兩制港人治港便不斷受到破壞,而破壞最力的不是別人,正就是當年說「一國兩制港人治港」是具有創造性發明的北京當局。不要推卸責任。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