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沛敏

陳沛敏

新聞工作者

2019/4/27 - 19:14

寧願天真

佔中案判刑日,天色蔚藍,雲淡風輕,原應是個美好的初夏早上。

法庭擠滿人,單是本地和外國記者,已過百人。另一批十多人的採訪隊伍,早已在荔枝角收押所對面的山坡守候。甫開庭,先聽到陳淑莊患上腦膜瘤、將要接受大手術而押後判刑的消息;跟着是法官批評被控九人沒有悔意,朱牧等可以緩刑,但戴耀廷、陳健民與黃浩銘、邵家臻等四人卻要即時入獄。

整天,心裏都有種被重物壓着的感覺。反覆細看同事從法院和荔枝角傳回的照片。脫去上庭西裝、領呔的朱牧捲起衣袖攀上鐵馬,大力的揮動手中黃色毛巾,老淚縱橫,送別戰友,向着經過的囚車,不斷高喊五年來一直與他分不開的名字。

廣告

得免牢獄之苦的人傷心痛哭,入獄的卻反而從容微笑。在懲教人員的押解下,被手鐐扣在一起的陳健民和戴耀廷抵達收押所,步下囚車,先後回頭,遙望對面的山坡。記者的鏡頭捕捉了他們的眼神和笑容,堅定無懼,慷慨坦然。

《蘋果》論壇版翌日刊登戴耀廷預先寫下的《入獄感言》:「落筆之時,我不知最後會被判監多久……我今天雖在監牢之內,短暫地失去自由,但我的心仍是自由及充滿盼望,因我所看見的,超越眼前圍住我的牆及那困住所有港人的不民主制度,是每一個人心裏面那份追求自由、尊嚴、公平、公義的心。只要我們不放棄、堅持下去,眼前的困難都會過去,必能克服。」戴耀廷說,「我不會拒絕承認我是天真,因正是有着這種天真的心,我才能不被那只能殺人身體卻不能殺人靈魂的強權打倒。」

不約而同,陳健民在判刑前也談到「天真」。法官在判詞說他們天真,相信可通過佔中爭取普選,但他反問「有咩天真得過相信一國兩制?」他仍然相信和願意保衞「一國兩制」,入獄前不忘呼籲大家明天4.28上街,反對逃犯條例。

還有用嗎?大家可能會問。蔡子強早前說,他在馬田史高西斯改編日本作家遠藤周作同名小說的電影《沉默》找到答案,「……普選和民主,卻仍然是那麼遙不可及?為何上天始終沒有動容,且一直報以沉默?為何長夜始終漫漫無盡,且漆黑無光?……朱牧的堅定,讓大家領會到,在漆黑中仍能看到,在沉默中仍能聽見,無論是宗教,還是民主運動,信仰,本該就是如此。」在沉默中聽見。我想起作家魯益師(C.S. Lewis)的名句:"God whispers to us in our pleasures, speaks in our conscience, but shouts in our pains."我們痛苦時,神大聲疾呼,試圖喚醒充耳不聞的世界。

明天上街,就是要向那些對陳淑莊說出「一到找數個個絕症」、「罪犯玩弄程序」的人吶喊,我們寧願天真,也不要變得麻木不仁。


(原刊蘋果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