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專訪 6.12 傷者】醫院求醫被捕 警圖闖治療室 「阿偉」:醫生都話佢哋有冇搞錯

2019/6/15 — 14:52

「真是很白色恐怖!」 未足 30 歲的阿偉(化名), 6 月 12 日下午坐港鐵,在金鐘站下車,到示威一帶觀察,怎料甫行出地鐵站就被硬物擊中,血流披面。附近的人把他送去廣華醫院,但一走入急症室已被軍裝警員查問因何事受傷,分流後更被五名油尖警區重案組警員包圍查問。當他接受治療時,警員更一度走入診療室,但被醫護人員阻擋。但最後頭部受傷的阿偉在觀察時,仍被鎖上手銬。阿偉坦言自己什麼也沒有做,但被當成暴亂分子,「我好委屈 ... 」。

阿偉受傷至今仍然頭痛,記憶亦不清晰。他自言很少參與遊行,「我其實真係一個普通市民。」612 金鐘集會,阿偉放工五點後坐港鐵到金鐘,他自言只是想到場感受氣氛,拍一些照片,「我去到港鐵站,統一中心的出口,出口還有港鐵職員維持秩序,完全感受唔到係暴動。」他說事後才知道警務處處長盧偉聰當時已宣佈集會成為「騷亂」(riot)。盧偉聰在翌日的記者會才更正,因為翻譯問題,他指的騷亂其實是「暴動」。

不知集會已成「暴動」 中彈後血流披面

廣告

「一出地鐵站,當然好多示威者,但我其實見唔到警察。」當時他見到遠處有煙,不過事後才知道那些是催淚煙。阿偉剛剛踏出地鐵站,腳步還未到告士打道,已經中彈,「嚟得好快,根本走唔到。」記者嘗試問他那顆彈是什麼顏色、什麼硬度、有沒有火光?擊中他後有沒有散開,希望嘗試了解他中的究竟是什麼類型的彈,但阿偉都是記不起,「我只是記得中了之後就流血。」

阿偉額頭的當時傷勢 (受訪者提供)

阿偉額頭的當時傷勢 (受訪者提供)

廣告

港鐵職員和附近市民見他中彈,把他扶起,落地鐵站治療,還召喚救護車,不過阿偉拒絕,「我係好暈,不過又唔想阻到其他有需要嘅人,所以冇上白車。」協助他的市民向他建議,坐港鐵到油麻地廣華醫院就醫,阿偉同意。

本身以簡單包紮頭部的阿偉,走入急症室後,未見到醫護人員,駐院警崗的軍裝警員已走出,非常緊張,立即走上前問他為什麼、以及在哪裏受傷。「旁邊的人幫我答在金鐘受傷,佢哋仲同個軍裝講:『你睇下你啲同事做乜嘢?向人個頭開槍!』」軍裝警員即時十分緊張,向上級匯報。阿偉就在路人的協助下登記和等候分流,這時阿偉的一位朋友已趕到醫院,但同時亦有五位便衣探員到達。

油尖重案五人組到達 從未向事主宣佈拘捕

五人聲稱是油尖警區重案組探員,阿偉一從分流站走出,未見醫生,他們已把阿偉重重圍住,「問我係咪搞事、做乜參與暴動。」期間阿偉已經不准和外界聯絡,阿偉曾經要求見律師,但遭拒絕。

警員不斷查問期間,後來友人幫忙聯絡義務律師前來,阿偉才知自己仍有見律師的權利。義務律師向阿偉提供基本法律意見,警員繼續問,又為他錄口供,以及質疑他其實是否需要治療,「佢哋係咁問,其實你係咪真係要縫針?係你要求定護士要求?」大約一個小時,阿偉終於可以接受治療,警員要求進入診療室,在場醫護人員即時阻止,「有一位女醫生,另外一男一女護士,佢哋即刻話你哋唔可以咁做,你哋有冇拘捕令?」警員這個時候才指,阿偉已經遭到拘捕,但警員從來沒有向阿偉宣佈他已被拘捕,「醫生都話佢哋有冇搞錯。」

醫生指「救人最重要」

縫完針後後,阿偉要到觀察房接受觀察,五名探員一直坐在一旁,其後探員一度離開,軍裝警員把他用手銬鎖上,「我覺得真係好委屈,我乜都冇做過。」

第二天早上,阿偉終於可以離開。警方把他的手機、八達通、以及全身衣物全部列作證物扣查。警員給他換上預備好的衣物,然後用鐵鏈繫上手銬,把他帶上油麻地警署。他在警署再錄了一份口供後終於獲釋,保釋金也不用繳交。

杏林覺醒成員、醫生彭潔儀指,沒有法例說警方不能在醫院拘捕,但前提是警方行動不能影響醫院運作以及救治,更不應在沒有向病人宣佈拘捕的情況下,限制病人在醫院的活動範圍。另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的公立醫院高級醫生表示,在醫院內一定救人為先,「病人仲有傷口,一定係救人最重要,拘捕唔係最重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