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對「五四運動」精神的扭曲和背叛

2019/5/4 — 13:23

五四運動期間,抗議者於北京示威(資料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五四運動期間,抗議者於北京示威(資料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五四運動百週年嘆》

神州百載幾星霜,五四運動夢一場,
自由民主緩似蟻,封建威權凛且寒。
基本人權無保障,開明法治未得彰,
民運人士全拘禁,維權律師入監倉。
族裔人少需培訓,我輩拳大要打賞,
財大氣粗聲威壯,人多勢眾氣堅剛。
蠧蟲貪官操全算,五毛國賊扮當行,
趙家樓臺臨河嶽,高幹豪宅過重洋。
青春每週九九六,老闆成晚啤啤呼,
偷呃拐騙成國技,禮義廉恥難濫觴。
發展只講荷包富,進步不談正氣颺,
無權無勢無人氣,謝黨謝恩謝君皇。
天理未隨陵谷變,文明翻若馬俑僵,
中國特色果若是?華夏文化乜斤兩?
啟蒙啓足一世紀,專政專了七十年,
百年未知熟輕重,千秋怎判誰紂湯。

不斷要為已經發生的事作出一個定論,從中汲取教訓,是人類社會知性發展的重要一步,誰都廻避不了。

但另一方面,由官方主導,不斷對已經發生的歷史作出詮釋與再詮釋,這是所有極權專制政權特別慣常的做法。透過詮釋歷史,除了是汲取教訓之外,也可以重塑意識和觀念,歷史就變成了意識形態的工具。

廣告

人人都會說「要從歷史中學習,從歷史中吸取教訓」,同時也會有人說,「人類從歷史中汲取的最重要教訓,是人類從不懂得從歷史中汲取教訓」。

學習歷史的主要目標,不單是要培養什麼民族感情或民族認同,更不是鼓吹認識什麼主意,也不應該是要強制認同某個政權,而是要從客觀的歷史事實及歷史發展的規律中,公正地評價歷史事實及人物,汲取教訓,知所警惕,避免犯上同樣的錯誤。這縱然並不容易,但那應該是我們面對歷史時的起步點。特別是當政權要強力推行被操控的歷史教育的時候,端正學習歷史的態度,便是更加重要。

廣告

奧威爾說過,「誰控制過去就控制未來,誰控制現在就控制過去」(Who controls the past controls the future. Who controls the present controls the past. )。他這一個洞見提醒大家,要與所有意圖扭曲過去,從而去與操控今天、控制未來的陰謀及極權抗衡。

對於所有香港人及中國人,我們都要篤爆中共對五四運動歷史的扭曲,起碼應該知道今天中共對五四運動歷史的解說是如何荒謬。總有些愛黨盲毛、嘍囉港賊、五毛小粉紅式的臭蟲會把當權政府及領導人的腦袋當作自己的腦袋,然後把自己的腦袋放進肛門。但記住,五四精神的其中一個要點,便是獨立自主,擺脫權威,勿做臭蟲!

1911 年國民革命之後幾年之間,走向共和的希望看似漸漸破滅,又傳來巴黎和會的消息,令很多年輕人感到希望幻滅。這成為引爆五四運動的觸發點。

大批年輕學生走上街頭,打著「爭國權」、「反屈辱」、「反專制」、「反官僚」的口號,同時要爭取全面的改革,包括爭取「政治改革」、爭取「全面的社會改革」、爭取「文化及文明更新」、爭取「民主科學」。這些都是清清楚楚,無法推翻的事實。中共發表的「五四運動百周年」談話,為什麼完全不談這些?

在 1919 年五四運動發生之前的兩年,即 1917 年,俄羅斯的共產主義革命推翻了專制封建的沙俄皇朝。這令社會主義思想在中國社會變得突然具有特別的吸引力,為共產主義在中國社會的傳播提供了更大的動力。事實上,中國共產黨也於五四運動之後兩年,即 1921 年正式成立。所以,說中共是五四運動的其中一個重要得益者是不爭的事實。

但也必須搞清楚,兩年後中國共產黨成立時的第一批黨代表,及後來一段時間內最有代表性的人物,包括陳獨秀、李大釗、毛澤東等等,當年都不是五四運動領導人或積極參與者。李大釗及陳獨秀在言論上及觀念上播了不少種。陳獨秀後來成為了中共第一任總書記,他在五四運動之前的 1915 年,已經辧雜誌(1917 年正式命名為《新青年》),寫文章,推廣共產主義思想。但他對於五四運動也有保留,他後來就寫文章說過不認為共產主義運動與民族主義相關。

發動五四運動的,主要還是北大的學生。或者可以說,陳獨秀那個《新青年》的派系開創了一種氣氛,催化了五四運動的發生,但他們卻不是五四運動的主要領導者、組織者,甚至不是積極的參與者。很多積極支持學生,甚至後來投入過五四運動的人,往後都是與共產主義及中國共產黨水火不相容的,例如傅斯年,例如胡適。

如果抽象地說五四運動反映了當年年輕一代的「愛國精神」,這一點可能也不算不正確,但如果說這「愛國主義」是五四運動的「核心」,甚至進一步演繹成為「愛國主義的本質就是堅持愛國和愛黨、愛社會主義高度統一」,那肯定就是杜撰,肯定就是扭曲歷史。更荒謬的是把五四運動說成是要「新時代中國青年要聽黨話、跟黨走」,就是把歷史事件變成鬧劇及笑話了。這個大笑話肯定會成為將來的歷史笑抦。

今天中共夠膽冒天下之大不韙,對這件百年前的重大事件得出如此幼稚、可憐、荒謬的詮釋,不外乎是因為中共就是五四運動的主要利益涉及者。加上五四運動作為一個重要的近代歷史事件,中共就是要利用對事件的詮釋與再詮釋,為其今天的存在及所做的一切開脫。

五四運動的綱領及口號,涉及的是「反封建」、「反權威」、「反官僚」、「要爭取政治話語權」、要「從官僚手上重奪權力」,這與中共今天所謂的青年人「要對美好的生活飲水思源」、要「感恩黨和國家」、要「堅持愛國和愛黨、愛社會主義高度統一」、要「聽黨話、跟黨走」可以說是完全南轅北轍。做假做到咁離譜,可以證明中共已經成為一個完全失去了創造力與想像力的政治集團。

如果要檢討五四運動的歷史,要從這段歷史中汲取教訓,首先要問,上述那些要求是不是不合理,到了百年後的今天,中共作為五四運動的主要得益者,又已經在中華大地掌握及壟斷權力 70 年了,上述這些五四的訴求究竟實現了幾多?

中共在利用五四運動這件重大歷史事件抽水的時候,有沒有反省過自己為實現五四運動的願望作出過幾大的努力?中共政權又是否已經成為了五四運動的反動勢力?這一點其實相信已是有公論。在相關的歷史資料及資訊如此公開的情況下,還要迴避一些事實,甚至扭曲一些事實,其實也是說明了誰在背叛五四精神!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