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局長羅致光,你枉為社工!

2019/11/1 — 22:11

資料圖片:羅致光

資料圖片:羅致光

昨晚社總「陣地社工」成員被警襲擊致頭破血流,羅致光卻稱如非社工身份提供協助難評論。如此局長,如此回應,本會覺得羅致光枉為社工!

不是顧客,其生與死唔關社工事?

羅致光表示,部分在示威活動前線中的社工,未必正協助他們的服務使用者。羅致光彷佛重返校園執教,教我們分辨 who is our clients?這一課,只教懂我們前港大系主任當了局長後,人變得縮骨,說話變得蠱惑!要完成申請程序,才算是服務使用者(clients)?要完成登記和核實,才能算是有責任由社工跟進的服務對象?

廣告

社工在現場保護婆婆而受傷,羅致光認為因為婆婆沒有申請服務,同工沒有社工責任,所有同工完全是多管閒事,受傷是咎由自取!那麼,在現場抗爭者被當作被曱甴,就更加不是服務對象,死有餘辜,不值一提,社工上前保護,罪加一等?羅致光這說法,完全是詭辯。

上班當值時間以外,沒有社工職責?

廣告

前社會工作者註冊局首屆成員羅致光再表示,受傷社工並非以社工身份提供協助,難以作出評論。這點亦是難以接受的。第一,社工的使命和責任,是根據《社會工作者註冊條例》,亦受《工作守則》約束,倒過來說,社工在工餘時間內違反守則,亦屬違紀,那怎會在非當值時間內不需肩上社工責任呢?第二,休班警察也可佩戴警棍,這不是代表休班警員也是警員嗎?這例子不配用來解釋社工義務執勤的重要,但簡單直接地說,我們同工的責任,不只維持每天八小時的!第三,社工職責,不應限於與社福機構受聘執勤的情況下,很多時候,機構受到政府撥款的制肘,反而不能讓同工全面實踐社工價值和使命;第四,社工在示威現場監察警方有否按照警例執法,提醒情緒失控的警察停止濫捕濫暴,並為包括未成年人在內的被補人士,作出即時支援以保障他們的基本權益,正是維護人權及促進社會公義(《社會工作者工作守則》第一部分),絕對是執行社工職責,莫非局長認為社工是多管閒事,只能做一個市民信任度接近零的政權下的維穩工具?

籮柚坐在局長座位後,枉為社工!

羅致光的回應,反映了他或仍留戀政府局長一職,又或被同化為警方的伙伴,把 Human Beings 看成 Yellow Objects,又或相信社工的價值和使命,好比曱甴蟑螂般討厭!對社工教育界曾有這位前系主任教授級人物,對立法會社福界界別曾有過這位前議員,本會深感恥辱。

羅致光,你枉為社工,你只配稱為社福界劉江華!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