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廢噏・愛國心・教育

2020/5/24 — 10:01

晨早起身,見到自己作為「港獨馬前卒」,又登上新浪網、環球時報,可以為國家安全付出貢獻,真係直覺光榮。

尋日改曬學生 D 卷,可以繼續睇埋一本拆解中共近代愛國教育流變的書 Never Forget National Humiliation: Historical Memory in Chinese Politics and Foreign Relations  (Zheng Wang, Columbia University Press 2014)。Wang 的書裡面分析中共的愛國教育在 1989 年六四屠城後發生大變。中共元老們發覺共產主義、階級鬥爭故事無辦法為政權保體護命。一番檢討後,元老發覺都係班死𡃁仔唔識國家歷史、唔知道國家係幾咁辛酸地走過來,於是發動大、中、小學的全面愛國教育進場。

其中新故仔中的主旋律,就係拋棄勝者故事,不再講中國共產主義革命點樣偉光正,帶來歷史勝利、階級革命,炮打外國萬惡資本家;轉而講敗者故事,展開百年恥辱的榮辱敘事。愛國不愛國,先係最重要,階級放一邊,為國民形塑一種 victim consciousness。

廣告

百年恥辱當然係始於強權侵凌,包括外族犯我中華,將大清、民國共和、中共國都包攬叫做中國,多麼親切。然後大清帝國官員點樣多番同新興歐陸現代國家互動較勁的經歷選節取錄。看似有辱國體者大書特書,呈現大清官員智取蠻夷的可以省略。結論係:唯一能光復大中華榮光者就係中國共產黨。1989 年及後中共的屠城省思,除了教改,當然係全大陸各地都興建愛國主題設施,中學生半價、團遊免費,是為後來香港愛國遊學團的先聲。

係呢種 Trauma & Glory 的故事中,Wang 認為中共頭目都受著愛國論述影響,左右其外交回應。中共對美、日尤其如是,傾向升級對抗(1996 年台灣外峽危機、1999 年誤炸南斯拉夫大使館及 2001 年中美撞機事件)。一來中共自身剪裁歷史同記憶,動員群眾,合理化對其他群體的仇恨。二來這種記憶可以成為一種 institutional memory, 調節資訊的接受 (important information processors),包括領導人及大眾對外來資訊的情感反應。百年恥辱自然就是一個強烈的歷史比喻,讓人理解當今的中外互動如同往昔,同時限制中共高層的外交選項:包括好鍾意叫外國向自己道歉。(去到一個地步是對方講 I'm sorry ,也變成是一種 formal apology,成為愛國畫廊下鬼佬有歉意。)

廣告

(Wang 也有論及中共開始發覺Sovereignty/National Interest 是一個很好的外交辭令,去和外國打交道。有機會再討論。)

百年恥辱的故事為中共重新確立道德法理、管治基礎,也著力重新改造人體的記憶、反應、語言知覺。這種分析當然未有論及大眾反抗的可能,但 Wang 認為中國民主化只有從還原歷史真相開始,包括中共隱而不談自身帶來的的錯誤與災難。(中共如此滅絕人性,中共是應該被黨禁的。)

如果將呢種看法帶回近日香港公開試考題的爭議。「1900-45 年日本為中國帶來利多於弊」,生哥講起是為中共史觀與東洋史觀決鬥,再講落去就是這種為保中共國體的愛國榮辱敘述。班官無宣諸於口,但在 1989 年愛國教育歷史變革源流下,強逼人只能捍衛一種親中史觀,就不過是為中共的改造人類計劃擦脂抹粉。

事後許多回應指若考生醒目,都知係答反方多 points 易攞分。一來所言甚是,二來是勉強不衝擊愛黨史觀都可以咁答啦,中共港府收皮啦,三來是連正反思考都不容許下,這種滿身酒氣的老粗愛國主義在香港可以隨時全面上場,是人類劫難。教育陣地當然可以抵抗,但作為一種思想過程,當思想遇到禁區,自然是發展成一種偏差理解,使人類喪失在自由社會、官民相制下成長的知覺察省能力。老粗愛共主義的人類當然也是人類,不過就被改造成主要服務老共的榮辱人,時而垂淚涕泣,時而怒髮衝冠。如此看來,港英殖民教育下有能長出這樣一群人如此相通的人,或也代表過去香港教育對人類在民主社會基本能力長成培養的欠缺。

教育領域,幾許是人類未來發展的重要堡疊。憂戚與共的情感不是要單邊敘述,而是要有能力和能耐調和幾種衝突看法。自問極難做到,需要極多社會條件協肋。不過在假新聞和下流愛國主義橫行的今天,這也是人類在教育、學習和成長上的重要課題。而這種對人性通達的追求和培養,許是面對劫禍之際的一種重要抗爭能力。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