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從中國歷史看香港的大時代的八大關鍵點

2019/7/30 — 14:22

7.28 西環衝突

7.28 西環衝突

近個半月的香港大時代的瞬間爆發,見盡各派底細、各局人心,坊間的分析在解謎、偵察、訴求、資料補充,真正的是方法與出路,當然出路可以簡單數字解決:林鄭下台、警隊道歉、政府換人、正式撤回、正面回應五大訴求,但事情雖逾月半,已不單是一件輕易解決的事,作為中國歷史科教師,我嘗試從中國歷史中尋找以下八個關鍵點的軌跡與答案。

一、革命何時和怎樣才有成果?

對於抗爭來說,個半月仍繼續屹立不倒甚至繼續擴展算是長時間。現在的抗爭已比得上近代史上最大規模的民眾抗爭:1919年五四運動和1989年六四民運,兩者均歷史時約一至兩個月便結束,五四成功爭取了拒簽巴黎和會受辱的凡爾賽條約,六四則逼中共解放軍武力清場便結束,所以若然抗爭時間更長,將會對政權有前所未有的威脅。但如以中國洋務運動和政制改革來作例子,坦白說個半月的抗爭想有甚麼成果是沒有可能,五四運動是少有的成功例子,下文派系分析一段再述為何成功。洋務運動用了33年進行一個思想與器物的改革,雖有少成,但失敗告終,中國政制改革,由康有為、梁啟超在1894年開啟呼聲(同期孫中山亦成立興中會開展革命呼聲),共用了18年才推翻帝制,但其實至今還未出現孫中山所言理想的三民主義及民主議政制度,因為按時序至今一直受軍閥、蔣介石及中共所制肘。故此,是次運動的目的是維護民主自由核心價值及與停止政權過度的干涉之手,必定是長時間才有成果,大家要有心理準備,因為即使撤回或林鄭下台,不代表事情終結,只代表政權有其他的招數,正如當年國教事件,決定不硬推而其實在暗推一樣,亦如1911年辛亥革命推翻滿清不等如馬上出現民主議政:1912-1916袁世凱專政及稱帝、1916-1928軍閥混戰、1926-1949蔣介石軍事奪權及建立軍人政府並遷台、1949至今中共政府。

廣告

二、政權為何對聚眾有如斯恐懼?

細數中國歷史上的聚眾事件,包括:晚清公車上書希望滿清立憲、五四運動、文化大革命紅衛兵大串連及六四民運,只有1949年天安門廣場中國立國大典除外,可見十居其九都是反政府事件及動搖政權之事,雖然民間說法是期望政府進步,無怪乎國內人會認為人多聚眾的地方都無甚好事,避之則吉。如從中國歷史理解,近日警方和背後勢力的反應與行動都是出於自古以來對聚眾的恐懼,大家有這個理解之後,當然不單要知己知彼,更應想解決辦法。上述歷史事件有共同通點:都是在當時首都北京發生,並且集中一地,諸君請留意唯一成功個案:五四運動是一個月內由北大罷課擴展到小、中、大學罷課,甚至三罷:罷課、罷工、罷巿,並延至天津、上海等地,即是分散聚眾焦點。這裡可以得到一啟示:分散聚眾焦點才是成功之道。現在已開展了一點,如:今日元朗、明日港島,而界別上亦出現港鐵、紀律部隊以致公務員的聲音,如出現同日多地聚眾,以及並不同界別包括警方的反政府聲音,將會有一線?光。

廣告

三、如何處理速龍小隊和鄉紳勢力?

不少網上片段和分析力證警黑鄉紳合作,我認為不太出奇,反而還有人認為警察全是正義之師,無論從連登搜集的證據,或是未來一哥鄧炳強的背景推論,這個勢力的確存在,2013年鄧離任元朗警區指揮官時,獲鄉紳設宴歡送,當中包括前屏山鄉鄉委會主席綽號「高佬和」。鄧炳強與一眾新界鄉紳和黑幫有千絲萬縷關係,為人詬病,在他擔任元朗警區指揮官期間,被質疑多次包庇和縱容新界鄉黑勢力,任內因元朗警區幾宗警察醜聞,包括將「白粉當鹽」處理,需要勞煩警察公共關係科為鄧炳強解畫,甚至親自致電游說傳媒筆下留情,為醜聞降溫。

在中國歷史上,當權者強權而快速解決問題是必有打手和煽動者的。袁世凱1913年10月6日,中華民國大總統選舉中,袁世凱派手下偽裝組成的公民團數千人包圍了國會,打著「公民團」的旗幟,叫喊「今日非將公民所矚望的總統選出,不許選舉人出會場一步。」最後議員被迫選袁世凱為正式大總統。他強行稱帝時,有十三太保楊度等人組織籌安會,加上古德諾這個外國學者加持及袁子袁克定偽造《順天時報》支持。另一重要人物蔣介石的成功也只是在於拉攏各派軍閥,如招攬馮玉祥、張學良等名將。經濟上與上海一眾商家也是互相勾結。在1947年二二八事件更反映國民黨利用台灣資源支援中國戰線,希望快速解決共產黨,激起台灣原居民不滿。近代毛澤東要快速推行共產,也鼓勵農民批鬥地主,工人告發廠主。文革時為奪權亦靠紅衛兵,名為藝術文化監察,實為公然凌駕法律批鬥。近代高舉「依法治國」,只是這個法的應用是因人而定,因勢而定。總括來說,中國歷史遍佈靠打手、輿論及暴力手法來達到目的的實例,所以警官鄉紳黑的大結合,大家不用太驚訝,只是今次太公然和明顯而已。

四、民主陣型和理非和勇武已聯合,然則如何處理建制派系?

前者的成就是屬非常難得,這份團結是十分十分重要的,過往地區選舉民主派被建制派搶票除地區工作外,另一死因是民主派的分裂。過往我們常以為只有建制派一大陣形,但其實有古到今,陣型內必定存有不同派系,建制派亦然,今次是反過來拆散建制派的最佳時機。至少,可以看到幾派:一、自由黨花生派,相對較人性與投機;二、民建聯實際派,會比意見政府的;三、葉劉之流的奪權派;四、極度親中派;五、撐警派;六、高調鄉事派;七、低調鄉事派。其實七者是有不同的訴求,即是說可以分化他們,除非在大是大非之前突然齊心,但觀乎今日這個時勢,大家輪流割?,互相篤灰,看來是拉隴他們部分派系的好時機,中國歷史上有不少這些例子。

先說簡單的分化例子,史上最明顯的例子是國民黨初期分開排共與容共兩派,如蔣介石對汪精衛,最終在抗日戰爭時被分化,日本扶植了汪氏偽國民政府。軍閥年代軍閥也有不同派別,如袁世凱北洋極權派系段祺瑞、馮國璋對溫和較親革命派系黎元洪,最終也釀成段黎二人府院之爭及張動復辟等鬧劇。共產黨內部也有激進改革、溫和改革、重經濟及重民主等不同派系,激進如毛澤東的左派對右派,最終也出現五十年代末的反右派鬥爭、七十年代的文革、鄧小平三上三落及八十年代鄧小平對趙紫陽。一百年的中國歷史反映的是中國的左派勢力其實是分黨分派的,如在好時機,就像現在,用對方法,分化是可行的。

與對方陣容合作又如何呢?我常常在想,如能拉隴警方較黃的派系及建制較人性的派系過來又如何呢?中國歷史上的例子是有的,但合作不長遠,不穩固,但在大時代是可以考慮。晚清君主立憲派的梁啟超及革命推翻君主派的孫中山是擺明對立的,1898年二人曾努力成立聯合政府,梁晚年也努力鑽研共和思想,更努力與軍閥合作,期望軍閥實踐共和理念。國民黨和共產黨這對世仇近代也曾短暫合作過兩次,只因有共同敵人:軍閥和日本。毛澤東三面紅旗失敗後也嘗試和溫和改革派的劉少奇及鄧小平合作,即使路線不同。上述所有合作例子皆是失敗告終,分手收場,但在共同敵人及大時代之下跨界別合作是可以考慮的。

五、解決問題的關鍵當權領袖,但為何當權領袖未能解決問題?

坦白說解決辦法已非常清楚,然則未能解決之主因十分明顯,就是當權者不採納,為何當權者不採納這些方去解決問題呢?觀乎中國歷史發展,由秦至清的帝國年代明顯是家天下,但其實帝制被廢後,不代表中國發展已還政於民,更深刻地說是政府不相信還政於民這一套,反而一直相信絕對權力才能讓國家發展在正軌之上,至今亦然。辛亥革命後孫中山希望推行共和政制,卻被袁世凱以大總統之位濫權及妄想稱帝,期後各軍閥領袖段祺瑞、馮國璋、馮玉祥、張作霖基本上全是軍人政府,國民政府蔣介石更加不是崇尚民主,他以總司令之位奪當時國民政府主席汪精衛之權,更用武力對共產黨清黨與圍剿,遷台後中共上場,毛澤東是絕對共產支持者而非民主思想,他深信「大海航行靠舵手」;鄧小平接力也是用強硬手段推動經濟,觀乎六四事件便可知;江澤民更因在上海手段強硬而獲遷中央得而任主席;今日的習近平更加不言而喻,只有胡錦濤與溫家寶這個組合相對溫和,但整體中共是以強硬派為主。由1912-2019超過一百年了,你看到中國的領袖以民主方式解決問題嗎?他們最著重的是權力與國家經濟。故此要處理不應只是林鄭和警隊,這只是起始點,要處理的是整個中國式的領袖思維,而這個思維正正是政府和中聯辦作決定的最高價值考量。

可能有人會認為既然領袖關心經濟,也會愛民吧﹗袁世凱出賣山東權益給日本、軍閥政府對日本侵略中國表示「欣然同意」、蔣介石清黨,以及堅持先安內後攘外置全中國人在日本侵略之下,即使人民反對仍堅持己見,至1936年西安事變才肯放下身段。國民政府戰時的負債問題、金圓券、銀圓券及官商勾結(如:杜月笙等輩)弄得民不聊生,中共上場唯有毛澤東顧及工農利益不惜得罪地主及豪強,但三面紅旗過度追求超英趕美令中國大飢荒,發動文革令全中國天怒人怨,及後鄧小平處理六四的手法至今的習近平式處理手法。觀乎一百年的歷史,我只看到中國領袖只是關心人的生活,不是人的思想。這是中國歷史發展給我們的啟示,故此不要對中國式領袖有太大期望。

六、政府換人是否可以解決問題?例如第二把交椅頂上?

不用歷史來論,現今第二把交椅只屬不做不錯的泥鰍之輩,光見他先為警隊致歉,再向警隊致歉這行為已可見一斑,而且現今政府清一色均是同類同派人士。中國式的管治是很少存有不同意見在同一個管理層內的,所以中國歷史中的管理層都是同類人而已,哪會像日本、英國等內閣,各類型及各見解的人也有呢?先不計晚清時為革命派所詬病的清一色皇族內閣,袁世凱與各軍閥;國民黨內的蔣介石、李宗仁、馮玉祥;共產黨歷屆的黨主席和國務院總理,其實換上誰的結果也是一樣,因為也是同一類人。只有幾個個案是例外的,一是袁世凱的副總統黎元洪,相對較親革命派,是較溫和的軍閥,可是被另一強勢軍閥段祺瑞擊敗了。另一個例子是取代放棄國家主席的毛澤東而上任的劉少奇,他改變了經濟方針,以小資本元素穩定經濟。近代的鄧小平年代能容下開放派胡耀邦及趙紫陽已屬異例了。可能有人認為近代最新的例子是國務院總理溫家寶,他是相對的溫和派,但別忘記他在六四期間延遲召萬里回國,也有出賣趙紫陽的明證,也就是中共同一類人而已。結論有兩個:一、歷來中國管理層的確以同一類人為主,所以大家對於換人不要抱太大期望。二、不同類型的人當正印與副手,是必定出現相爭之局,不能共存,就是毛澤東最後要整死劉少奇、鄧小平要軟禁趙紫陽的道理一樣。故此要換,就要換一個能接納不同意見、不同類型的人的領袖才有作用。

七、對抗就被冠以「暴力」與「外國勢力介入」之名,如何回應被冠以「暴力」及「外國勢力介入」的污名?

近日有不少言論指議員鼓勵青年人用暴力解決問題,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女士更指我們要多看中國歷史:「勾結外部勢力及禍國殃民者沒有好下場」。我只能說很不幸地,中國歷史充滿著各種相關的成功例子。先論「暴力」,先不談秦朝陳勝吳廣揭竿起義帶動秦亡、黃巢之亂帶動唐亡、元末民變推翻蒙古暴政等古代例子。近代有不少帶有時代進步思想的軍事行動,大家可能只知道國父孫中山,其實他由1894至1917年的二十三年革命期間,他只用籌款、宣揚思想及暗殺等方法革命,直到1917年後他才意識到要有軍隊支持的重要,孫中山試過二十三年的非軍事武裝革命發現了無成效也終於在臨去世前倚靠桂系和滇系軍閥,甚至自立國民革命軍。蔣介石的國民黨領導地位,是靠清黨、軍力及打敗軍閥而建立的,中共更是經過三大戰役趕走國民黨的,電影也有得看了,謂之「解放」中國。「暴力」、「解放」、「革命」應由誰去定義?當權者?發動者?可能你會認為是政府是領導者,可以有合資格的暴力,請留意兩點:一、上述各人並非當時的實際領袖,二、民間也有不少暴力抗爭的成功個案:秋瑾以死來解放女權、黃興領導國內武裝革命、辛亥革命前六個月的黃花崗七十二烈士、五四運動期間火燒曹汝霖家及拳打章宗祥,令不少學生被監禁,最後三罷才能成功爭取拒簽和約和釋放被捕學生。最經典莫過於張學良及楊虎城西安事變挾持上司蔣介石以兵諫方式逼使他為全中國利益停止內戰,一致抗日。更經典的應該是退居二線的毛澤東發動文化大革命,成立文革委員會,建立青年紅衛兵,進行批鬥、破壞來維持絕對共產思想,文化破壞,人命死傷無數。中國政府從中國歷史中當然深深明白暴力必定連繫思想,思想亦必定連結人民,也必定對政府帶來衝擊,只是他們沒有膽量承受這些衝擊,也忘記了這些衝擊是為令中國進步,除文化大革命外,上述所有事件,都是令中國在國際上、經濟上及思想上大躍進,當權者不應忘記,也不能以「暴力」一概而論。華女士說「歷史上禍國殃民哪有一個好下場?」觀乎上述各例,大家自有公論。

至於華女士代表中國官方所言的「外國勢力介入」又應如何理解呢?真的是外國煽動亂港?先論現今的理解,正如上文所述,中國政府最重視經濟與權力,這兩項重點是讓中國屹立世界的重要力量,所以被冠以這個罪名是「無可厚非」及不難理解,簡單來說是「郁到佢條龍脈」。但華女士提我們要讀中國歷史:「勾結外部勢力的人沒有好下場。」姑且看看,晚清時期,康有為到英國管治的香港學法,梁啟超到日本學法,維新派人士當時更寫下《日本變制考》、《俄彼得變政考》等作品,結合外國方法,幫助中國推行君主立憲改革,孫中山的三民主義則是參考自美國林肯總統的思想而建立共和行政理念,蔣介石則到過俄國及日本學習軍事及政治思想,即或乎共產思想也是沿於德國人馬克思,共產黨及蘇維埃政權的建立更加是全靠蘇聯(共產國際)的協助及國民黨主席孫中山堅持「聯俄容共」之下才能生存過來。及至近代,抗日八年抗戰期間,中國得英、美、法等大國協助,不但戰勝日本,更取消過往不平等修約,亦令中國成為聯合國常任理事國之一,成為大國,及至五十年代中共開展與第三世界外交,七十年代至今的全方位外交至今。一百多年來,中國的思想與國家發展的進步一直離不開外國的協助與外國思想的融入,所以重點不在「外國勢力介入」,而是在九十年代共產國家相繼倒台及美國興起的「中國威脅論」對中國政權、經濟和國力帶來的衝擊和恐懼。我們應該向政府、向國家展示不同思想才能令國家進步,這是有史為證的。

八、個人心理如難以應付近日社會衝擊,應如何自處?

是的,有時對手太強,加上我上述的分析,大家必定會明白事情不會一時半刻可解決,甚至有一絲?光,但大家心累了,如何自處呢?如何打長期戰呢?六四後民運人士也花果飄零,難有重大作為了,心至今已累了三十年,所爭取的也維持了三十年了。今日的我們,只是過了月半,怎麼辦?上述提到孫中山的革命抗爭也是長期戰,甚至乎至死當天也說:「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須努力。」但值得留意孫中山的革命經歷了冷靜期,1913年之前的二十年,孫中山一直是攪革命失敗的,因為辛亥革命的成功是在共進會和文學社,而孫則在海外,在1913年他終於意識到要以武力討伐袁世凱,可是不但失敗告終,更流亡日本,三年的日本冷靜期間,孫中山雖不在中國,但重組國民黨、聯繫中日政府、國內的護國之役全在這三年發生。諸君,孫中山一樣心急如焚,一樣要處理個人事務(這三年期間孫中山處理離婚,以及和宋慶齡結婚事宜),我們需要冷靜、抽離、重整及燃點其他人,哪怕是數年、數十年,歷史告訴我們,成功需要時間。

筆者估計中共的策略是利用香港經濟的倒退來要脅香港人停止行動來換取穩定和經濟,但以香港經濟的實力,這些倒退也不會即時見到。若然能捱到政府換屆、中聯辦換班,又或經濟倒退未如預期般出現,改變才可期,改變可能只是中共和港官終於明白香港人的語言和意思,而香港人也理解到大陸的想法,但很坦白,筆者從港澳辦記招也聽不到官方有多大改變,港人的耐性、堅持、理解和策略因時制宜是必須的。大家加油。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