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從何志平案理解大灣區綱要

2019/3/13 — 15:19

資料圖片:何志平,圖片來源:何志平網站

資料圖片:何志平,圖片來源:何志平網站

關於我上星期提到《粤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下稱綱要)第三節提到:「依托港澳的海外商業網絡和海外運營經驗優勢,推動大灣區企業聯手走出去,在國際產能合作中發揮重要引領作用。」[1] 有讀者不明白香港有甚麼海外商業網絡和海外運營經驗優勢,近日何志平案即將判決,隨著法庭披露更多案件內情和他承認賄賂後的求情內容,可供說明何謂香港的海外商業網絡和海外運營經驗優勢,而這宗案件正正是關於國際產能合作,引領中非石油供應合作,而何志平作為香港政府的前問責局長,案發時他正出任懷疑是前特首有份成立的能源機構的常務副主席兼秘書長,而該機構的主席兼創辦人是中國內地最大的民營能源企業「中國華信」創辦人葉簡明,葉透露當年成功投得賴昌星留下的公司,開始石油事業;至去年10月,他承認賄賂甘肅前省委書記王三運而被補。[2]

這宗案件是典型「依托香港的海外商業網絡和海外運營經驗優勢推動中國走出去,在國際產能合作中發揮重要引領作用」,值得大家詳細參考。

在何志平的辯護律師的陳辭中指出:「何志平是在 2008 至 09 年認識中國華信主席葉簡明,並獲邀籌組智庫,何之所以答應,是因為覺得可利用自己在政府中獲得的能力和人脈,在國際舞台上發揮積極作用。辯方稱,雖然何志平參與中華能源基金會,才引伸出案中所涉及的行為,但不能否認何在基金會的工作帶來了很多貢獻……何志平對其行為感到『deeply regret』,但強調華信從未在乍得及烏干達取得生意,案中證據亦指出,其行為是為了華信的利益,而非為何志平本人謀取利益。」[3]

廣告

換言之,何志平已承認賄賂聯合國官員的控罪,求情時清楚說明當日參與該能源機構的工作正因為他在香港政府工作期間所獲得的國際人脈,可以為中國能源機構在國際舞台上發揮積極作用。案情透露,何志平在國際上與很多國家政要有聯繫,這種國際人脈對引領大灣區國際化,引領國際產能合作有非常重要的角色。譬如 2014 年 9 月 30 日,「何志平以電郵聯絡一名認識前塞內加爾外長加迪奧(Cheikh Gadio) 的中間人,指希望加迪奧能代為安排何志平與乍得總統會面,拉攏關係。」同年 10 月 19 日,「何志平與前烏干達外長、時任聯合國大會主席薩姆・庫泰薩(Sam Kutesa)於紐約聯合國總部會面」,相信是為了安排 11 月 11 日中國能源機構約見乍得總統的會面。透過何志平的引領,2015 年 8 月 2 日聯合國大會主席任命該能源公司主席出任聯大主席的「特別榮譽顧問」,另外,控罪指何志平與乍得總統代比(Idriss Deby)也有聯繫,積極推動國際產能合作。[4]

何志平的國際人脈不止如此,最新法庭資料顯示,他的國際化優勢遠至伊朗、利比亞和卡塔爾,包括「為伊朗引線,協助避過制裁購入稀有金屬,又為乍得、利比亞及卡塔爾等國家中介軍火交易。」[5] 

廣告

此外,綱要也提到要「發揮香港國際金融中心作用,為内地企業走出去提供投融資和諮詢等服務。」[1] 何志平亦曾發揮香港的國際金融中心地位,為中國內地企業走出去!

控方呈堂文件指「『伊朗有一筆受制裁的錢在一間中國的銀行,並希望以這筆錢購入稀有金屬。這稀有金屬可透過一間香港銀行購入,但不能接受被制裁的金錢,因此伊朗的代理希望找一間中國公司作中間人,並願意支付佣金』,並指『伊朗的聯繫很希望在石油及產品與我們建立商貿關係』。之後兩年,電郵都顯示有伊朗人員到北京與華信人員會面,何志平都從中安排。」[5]

最近從孟晚舟案才知悉一直有中國公司懷疑透過香港經營違反聯合國制裁令和違反美國制裁令國際貿易,而香港政府多年來一直是零檢控。立法會議員朱凱迪質詢政府才獲悉原來香港政府是透過以下兩種方法來「確保」零檢控:「不少被懷疑的香港註冊公司已被剔除註冊,亦有可疑船隻被拒絕進入香港水域,這均有效事先阻止不法分子利用香港作為違反聯合國安理會制裁的基地,從而維護香港的國際聲譽。」[6]

可見香港政府在促進轉口貿易上實施有利國際貿易的措施,而且香港享有特別關稅區地位,可以進口美國高科技軍民兩用產品,而且香港政府非常歡迎國際資金自由流入香港,2019 年香港成為全球第四高外來直接投資金額的經濟體,達到 1,120 億美元,而根據香港統計處數據,外來資金的最大份額來自離岸公司集中的英屬處女島(BVI),佔全部的 32.8%;第二高來自中國,佔 25.5%。[7] 香港政府實施寬鬆的資金自由流動政策,對大灣區發揮金融融資、走資等經濟活動有很獨特的地位,2017 年的著名 Paradise Papers 事件,有報導指有為數不少的離岸公司資金均是來自香港,在國際金融領域舉足輕重(圖表參考)。[8]

所以可以預期,隨著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的落實,香港將會有更多「機遇」發揮香港的國際化優勢,引領大灣區走出去,推動國際合作。何志平案對香港的國際化優勢中最重要的啟示當然是:一旦大灣區事務在國際上出了事,香港人可以擔當防火牆角色,終止一切國際社會向大灣區的追究;正如何志平太太胡慧中在求情信中所言,有些朋友拒絕為何志平寫求情信,認為他「沒有再可以利用的價值」。

 

[1] 姚松炎 (2019) 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中的香港定位,2月19日。
[2] 經濟日報 (2018) 何志平案 掀出「低調」富豪葉簡明,12月6日。
[3] 明報 (2019) 何志平呈149求情信 妻胡慧中:為生計需找工,3月13日。
[4] 香港01 (2017)【何志平被捕】中華能源基金起底 主席葉簡明曾任葉劉顧問,11月21日。
[5] 蘋果日報 (2018)【何志平涉貪】疑助伊朗避制裁 中介多國軍火交易,10月3日。
[6] 姚松炎 (2019) 香港政府如何執行聯合國制裁令?2月20日。
[7] Yiu, C.Y. (2019) Foreign Direct Investment Inflows to Hong Kong in 2018 ranks the 4th highest in the World, Feb 28. 
[8] 姚松炎 (2018) 香港的外來投資資金主要來自神秘的離岸公司,8月27日。

作者網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