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從王國維的「保皇」看今天的所謂「建制派」

2019/4/30 — 20:49

王國維(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王國維(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有這樣的一個政權,天天在標榜自己有多偉大,有多正確;天天在說自己是「唯一乜乜」,是「絕對物物」,要千秋萬代;對於人民的質疑,動不動就搬出什麼「天經地義」、「理所當然」、「順理成章」;對來自外間的批評,動不動就指責別人「妄加批評」、「指手畫腳」、「干預內政」、「說三道四」;昨天就要抵制加拿大,今天就要杯葛布拉格;但骨子裏這樣的政權就是怕得要死,虛弱不堪。

如果有道理,駛乜咁惡?如果真係咁正確,駛乜呢樣又話要禁止,嗰樣又話要絕不允許?講得白啲,其實是一片蒼白,弱不禁風,完全沒有辦法以理服人。 只能訴諸權勢,只能靠惡;只能靠「力」,不能靠「理」;只能訴諸盲毛、五毛與嘍囉之流的匍伏與模拜。

把維權律師,把獨立的記者捉盡放入黑獄還是未能安心。日前禁了二千多年前的老子,今天就連一個為王國維立的碑文都不能放過。

廣告

很多人都知道王國維寫了一本《人間詞話》,成為詞論的一本最重要著作。王國維是位傑出的詩人、是哲學家、是學者、是清華大學四大教授之一,也被奉為國學大師。他的詩詞不多,他也不濫作,傳世的詩有 192 首,詞更只有 115 闕。但他由 1903 年到 1907 年這五年之內所寫的詩詞,差不多篇篇都是傑作。而且很多都有很深刻的哲理思想。

但在政治上,他的態度十分保守,是一個典型的保皇黨。他支持皇權,對封建體制的舊制度充滿懷緬之情。他反對激進的改革,當然也反對革命。

廣告

他寫的其中一篇重要詩作《頤和園詞》,對慈禧太后充滿了溢美之詞;又把後來反悔不肯推行君主立憲,令國民革命變得無可避免的攝政王載灃媲美為周公旦,形容他是「已遣伯禽承大統,更扳公旦覲諸侯」。另一方面,他形容那些革命黨人及軍閥「度世原無術,登真或有方」。他似乎也贊成政治高壓政策,把革命黨人鑑湖女俠秋瑾比之為漢代的女賊徵側,把斬殺秋瑾的那個清朝官員歌頌為「朱顔白髪度英姿,想見手夷徵側時」。

民國革命,清朝覆亡之後,他就以滿清遺老自居。1911 年辛亥革命發生,他就與另一位當時的文化巨子羅振玉東渡日本。他反對民國革命,對革命造成的破壞,特別是對文物及制度的破壞十分不滿。在日本時寫的詩,認為日本才能保留華夏文明與禮制,在京都居住時說:「閭里尚存唐舊俗,橋門仍習漢遺經」。

他對革命後造成的亂局也十分反感,認為「市朝言論雞三足,今古興亡貉一丘」,又形容民國革命已經做成了「廟堂已見綱紀弛,城闕還看士風變」。他也認為他們不會長久,因此說「蹉跎白日看時運,絡繹升雲半有無」,相信封建皇權會復辟。

他以滿清遺老自居,到 1923 年,當時末代皇帝溥儀及其他皇室成員仍然居住在紫禁城之內,失去了實權,仍享受的待遇不變,王國維得到推薦,成為清故宮的「南書房行走」,即是變成了沒有實權的那個皇帝的其中一個弄臣。其地位或許也比擬今日那些人大常委,政協委員之類。

這令王國維顯得十分得意,寫下了一些他一生作為詩人最失敗的詩詞,例如說「許身稷契庸非拙,到眼開天感不勝」;「一從棲息丹山後,學得軒臺鸞鳯音」;又說「補天事業崎嶇後,憂國情懷鬢髪中」。係咪與今天那些保皇黨、建制派、五毛嘍囉狐假虎威、自鳴得意、販賣廉價愛黨情懷好相似呢?

這個時期,他也寫了不少擦皇帝鞋的詩句,例如皇帝有幅畫作,佢就話「一自天工施點染,畫堂長作四時春」;皇帝寫了一首詩來題畫,他就說「不須更誦元輿賦,盡在丹青造化中」。

這令我想起我們的特首,她一而再公開歌頌北京的總書記「令人欽佩」,又話佢「越嚟越有魅力」,真係水平太低,而且又露骨,又低莊,又核突。不過又真係冇理由將佢同王國維比較嘅!

王國維雖然在政治態度上保皇,但他始終是一個有風骨、有誠信、有堅持、有擔當的人。他也不是的那種政治風向雞式的人物,不會只是隨風擺柳。1924 年底,軍閥馮玉祥違反民國政府與清皇室的協議,把末代皇帝溥儀及其他滿清皇室成員驅逐離開紫禁城。王國維便覺得是奇恥大辱,幾次想投御河自盡,以表忠貞,最後都是家人嚴密監視而死不去。到 1927 年中,國民黨的北伐軍節節推進,逼近北京,王國維終於寫下遺書說:「五十之年,祇欠一死,經此世變,義無再辱」,在北京頤和園昆明池投水自盡,死的時候只有 50 歲。

我就不相信香港現在那些建制派有這種堅持與擔當,全部都只是機會主義者,黐住阿爺搵着數,政治尋租而已,與王國維的執著堅持又豈能同日而語。

照計這樣的人物如果活到今天,活在香港,唔好話嗰啲建制派、保皇黨、五毛嘍囉、漁農界代表、假博士,全部都冇埞企,就連那些劉大教授、雷大教授之流都肯定要借歪。

但今天就連王國維這幅石碑都要禁,或者可以證明新時期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之下,不但要迫害那些不識時務、不接受強權政治的人,不但講無為而治的老子要禁,就連講原則有堅持的保皇黨都不能容。怪不得香港那些建制派及政府高官只能不斷鬥墮落。如此說來,那些所謂得到政權接受和祝福的所謂「愛國愛港分子」及「建制派」還會是什麼貨色?可能就正是王國維所說的「度世原無術,登真或有方」那一類投機份子了。大家應該心裏有數,無需有任何幻想。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