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家麟

區家麟

曾經夢想浪遊世界,竟然實現了一大半。行過萬里路,又發覺,不如讀萬卷書;很多話要說,請讓我慢慢說。

2020/7/6 - 21:47

【惡法日誌】摧毀即貫徹 攬炒即繁榮

作者攝

作者攝

七月六日 晴 能見度五十公里以上 看不見路

閱讀中國法律,認真你就輸,精髓在「例外」、「含糊」、「霸道」。

「例外」,就是法例中的幽暗秘洞,隨時讓魑魅魍魎潛行。國安法一方面寫下法律原則如無罪推定(第五條),香港有案件管轄權,但有情形除外(第四十條);簡單而言,就是信不過林鄭根據中央意旨欽定的國安法官,信不過香港檢察傀儡律政司,總之中央認為香港不宜審的(第五十五條),就移送內地法院去審(第五十六條),用內地《刑事訴訟法》(第五十七條),即是黑箱送中,用大陸規矩;這條文又一隱藏陰險位:「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等相關法律規定」,注意「等」,即是隱藏住「其他法律」,相關規定必定包括沒有言明的《刑法》,即是可判死刑,明白了沒有。

廣告

本來,香港警察查案截聽要法官批准,但新法有例外,行政長官批准即可(第四十三條);國安委則不受司法覆核(第十四條);羅列警察職權(第十七條),最後一款是「其他」,即是百搭、隨便;分裂國家罪,以金錢或「其他」財物資助也有罪,即是一個口罩一瓶水都算。一方面說國安公署人員要遵守香港法律(第五十條),旋即又說執行職務時不受管轄、不受搜查扣押、享有「其他」權利和豁免(第六十條),「其他」,即國安太上皇任我行。

含糊字眼,遍布全文,「罪行」之形容,充滿了「可能造成嚴重後果」、引發「憎恨」、「脅迫」、「複雜情況」。案還未審,法律條文也難以如此理解,特區政府已聲明「光復香港,時代革命」有港獨含意,京官胡亂詮釋謂 8.31 謠傳太子站警察打死人也犯法,以心為法,創作力強大。特首欽定國安法官,條文謂「可」徵詢國安委和終審法院首席法官意見(第四十四條),「可徵詢」即是「可不徵詢」。法例講了一系列所謂法律原則,但無明言「沒有追溯力」;雖然有一句「本法施行以後的行為,適用本法定罪處刑」(第三十九條),但根本沒提到施行「以前」又如何。需要的時候咬文嚼字謂這才是「立法原意」,早已聽慣。

「霸道」則不需多講,法律連外國人在外國的言行也要管轄,自以為是宇宙大王;法例多處自相矛盾,不要緊,解釋權屬我(第六十五條)、亦凌駕其他法律(第六十二條);最妙是附則前最後一條,為了滴水不漏,連特區政府也信不過,恐防擦鞋不力,規定官員要為公署提供便利配合(第六十一條)。

難得國安大法在手,借勢火燒連環船,日後不只參選人,連「任公職」都要簽字或宣誓效忠(第六條);規定學校要展開國安教育(第十條),幼稚園小朋友也不放過,代表海嘯版國民教育即將來臨;又要加強指導監督社會團體與媒體(第九條),加強管理外國非正府組織與駐港傳媒(第五十四條),將大陸一套搬到香港。宣言式的綱領,沒有細節,特區黨委日後執行,可以無限上綱,一切「依法」。

套用《1984》的新語模式:

黨安即國安
摧毀即貫徹
攬炒即繁榮

 【惡法日誌.之二十三】

 

相關文章:
【惡法日誌】羅冠聰.雲圖
【惡法日誌】香港結界

(本文原刊於《蘋果日報》,此乃加長版)

作者網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