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憂心忡忡的父母

2019/9/14 — 22:38

作者圖片

作者圖片

今日下午三時許,一批手持國旗人士,在淘大花園商場聚集,有人指揮唱國歌,有中年女士舉起「支持警察,嚴正執法」「萬分感激香港警察」「我們都是李老師,暴徒可以打我了」,他們所指的「李老師」,就是早前在商場唱國歌,與反修例支持者衝突的教師。

同一時間,附近發生多場衝突,其中連儂牆附近,兩批政見不同的人互毆,有人扔玻璃瓶和水樽,也有人勸「不要打」。中年男士罵:「夠膽就除面罩,這個社會不只你們這批人的」,黑衣少年回罵:「黑社會」。

淘大花園附近,有人穿着「我愛警察」淺藍色衫,大叫「加油警察!」向警員表示「辛苦哂你們!」「阿蛇好嘢!」有男士竪起大姆指,有警員點頭微笑回應。也有女士投訴記者沒良心,認為傳媒從不報導撐警的新聞。

廣告

與舉國旗人士對峙的,是一批穿休閒衣服的人士,有女舉起:「孩子未來一同守護」單張,也有說普通話的人士,對撐警者回罵:「鄉下人」,眾人叫舉國旗者「回大陸!」又高叫「非法集結」,指舉國旗者也涉嫌非法集結,唯沒看到警察拘捕撐警者。

下午4時,防暴警察進入淘大花園商場裡,中庭聚集大批撐警人士,向警察喝采,警察徒步上電梯到二樓,在Dr Kong店鋪外按下一名少年,又再奔走入商場裡的走廊,拘捕另一名少年。

廣告

最少兩名少年被數十名警察拉起的封鎖線圍起,下午4時12分,忽然間,一名微胖的中年男士,激動地與防暴警察推撞,他是用雙手向警員的圓盾揮動。他大叫:「那是我兒子,我住在這裡!」原來在Dr Kong外被按下的是他23歲的兒子。

警員連忙把被拘捕少年帶走,大批防暴警察退後。中年男士死命地跟着,原來他姓楊,旁邊有一位穿桃紅色衫,長髮戴眼鏡的女士,是楊太。還有一名鬈頭髮的女士,是少年的阿姨。

楊氏一家說,他們在家看電視直播,看到一名被拘捕的少年樣子和兒子很相似。立即飛奔下樓,就來理論。

父親很激動,推着警員的圓盾質問:「我是淘大花園的住客」,推撞之間,太太擔心丈夫太激動,一度伸手阻擋丈夫,期間楊太的眼鏡也被推得差點飛脫,她一邊控制着丈夫,一邊眼裡含淚,希望跟警察理論。

群眾大叫:「黑警!放人」。

指揮官指示警員,別理會這對夫婦,快點後退,警員罕有地急速離開一樓,夫婦步步緊貼,楊先生向記者出示「淘大住客証」,重覆地說:「我們住在淘大花園,我們是街坊,我兒子下樓吃點東西也不可以?係度食嘢都要拉?」

「那是我的兒子,他落樓吃點東西而已,為何你們要拘捕他?」,楊父說了一次又一次,防暴警沒有回應。有警員以盾壓着採訪的記者,記者說:「這對是被捕者的父母」,警員沒回應,只對楊生說:「唔該你控制一下你的情緒。」

激動的楊父,鍥而不捨,追到扶手電梯,電梯沒運作,但極狹窄,警員向下行,楊父追撲上前,加上記者,眾人推擠,險象環生。楊太不止一次伸開雙手擋在丈夫和警察之間,擔心雙方進一步推撞。

群眾怒吼,一邊要求警察離開,一邊大喊:「黑社會」。

推擠到離開商場,楊先生還是不斷質疑:「做乜捉我個仔,我住這個地方,我想知道你做乜拉佢。佢落樓吃東西而已。」最後楊生說:「這是濫捕,看到年輕人就拉。」

楊生的兒子23歲,是獨子,據母親表示,兒子已經離開學校在上班,被捕時身穿有卡通公仔的T恤,短褲、球鞋,戴着眼鏡。其阿姨說,一直叫淘大商場落閘,這樣便可防止事件發生,奈何商場照樣營業;楊母則說:知道今天淘大有事,已緊張地立即打電話給兒子,兒子表示正在淘大商場的模型店逛街,這是最後的聯絡。她還有點自責地覺得,沒有更強硬地不讓兒子出街。

楊父表示,他在這場運動中是和理非,會參加和平集會,而兒子也像一般年輕人一樣,有參加集會,他亦甚擔心。「我一直是和理非,你拉我個仔,我真係接受唔到。我要回內地工作,我這樣走出來,可能影響工作,但我都唔理啦!我今日本來有點身體不舒服,我都一定要走落來搵番個仔,我豁咗出去了!」

目送兒子被防暴警察拉走之後,楊氏一家無奈地站在商場裡,不知道可以怎樣,楊氏夫婦像熱鍋上的螞蟻,憂心忡忡,楊母從袋拿出藥油,塗在額頭上。「我真是不知道怎辦?可以去那裡找回兒子」。

不少旁人慰問,向他們提供律師聯絡電話。最後聯絡上義務律師,據知在傍晚已找到律師一同到兒子所身處的警署。

楊氏夫婦身處的商場門口,後面正好是一間食店,因為大批警員到來,食店準備落閘,卷閘落了一半,忽然,一名職員遞上兩支豆漿給二人「送畀你地」,陌路人,還會為這對父母送上一點安慰。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