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們都是中大人

2019/11/12 — 23:50

立場新聞圖片

立場新聞圖片

如果警察要殲滅一代有思想的人而從芸芸大學之中選了中大,顯然易見是他們碰了釘,還要是最尖那種。

我是薄扶林大學畢業的,無意貶低薄大,我也遇上了兩位很好的老師。但薄扶林大學畢業的人對中大人實在是又愛又恨。一般薄大以精英為傲,英文流利精明過人。但薄大的社會科學或人文學科學生,不少在中大人面前都感到又羨又妒。他們的政政、新傳、文研等學院的傳統一直傳承下來,例如周保松老師十多年的政治哲學讀書會、師生夜話等,似乎才真正繼承了人文精神。左翼和進步思想在薄大社會科學和人文學科只是存在於 reading 之中,畢業後做個中環精英的始終是多數。不夠精英者如我有時會感到格格不入,畢業12年,身邊最要好又最聰明的朋友,七成都是中大政政和新傳畢業。以至不下於一位中大政政和新傳的老師問過我:你是哪一屆從敝系畢業的?

中大就是有這樣的向心力,這樣的傳統,人們稱它為暴大,學生都引以為榮。對,中大人就是最難纏的生物,他們可以無視任何扮演遮醜布角色的規條、秩序和形式(例如薄扶林大學學生一定知道的standing order),只為追求一種純粹的真理和黑白分明。所以有時薄扶林大學畢業生在職場遇上他們,會覺得他們失禮、不夠世故圓滑。但這世代,顛三倒四的人還不夠多嗎?難怪他們特別害怕有思想的人,大學就是為了培育有思想的人。

廣告

中學時老師已在黑板寫上新亞校歌:「艱險我奮進,困乏我多情,千斤擔子兩肩挑,趁青春,結隊向前行。」我們都是中大人,因為我們都是有思想的人,不可能被你殲滅淨盡。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