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看見希望

2019/6/17 — 12:05

(寫在 6 月 16 日,「我們不是『暴民』遊行」後)

    在 6 月 12 日反《逃犯條例》修訂的示威中,有教牧同工在場,盼望在警察和示威者中間作協調的工作,但遭警務人員嘲笑:「叫你們的耶穌落嚟見我哋!」假若我在場的話,我會對他們說:「耶穌在這裏,耶穌在場!」(相信在場的同工已這樣做了。)

    日本作家遠藤周作透過他所寫《沉默》一書去探索上帝在哪裏,「上帝是否沉默?」他的答案是:「終汝一生,或許上主依然保持沉默,但即使如此,你的所想所行,仍然無不為了彰顯他,且在一片沉默中,你仍能聽見。」

廣告

    上帝沒有沉默,只是透過人將說話發出,就好像耶穌是道(說話)成肉身,將他的恩典和真理表明出來。這幾天,我們就透過我們的行動和言語,表達出上帝是公義的主,他不是沉默,他在場,他沒遠離。

    一位法國的天主教作者貝爾納諾斯(Georges Bernanos)曾這樣說:「信仰是百分之九十的懷疑,和百分之十的希望。」信仰是懷疑與希望並存的。信仰只有懷疑,那麼真的很難教人相信。信仰只是希望,又或是只有好結果時,信仰只是一種安慰,或是 happy ending 大團圓而已。信仰是要在懷疑與希望中去尋索和體會的。

廣告

    過去幾年,我們所經歷的,都會讓我們感到懷疑、失望、灰心,可以說是活在那百分之九十的懷疑當中,我們稱這時代為「無力的時代」。不過,無論我們怎樣稱這時代,但讓我們不要失望,更不要絕望。我們的信仰,永遠不要我們這樣。我們的信念是:「光照在黑暗裏,黑暗郤沒有勝過光。」(約翰福音一章5節)在最漆黑的天空,我們見到更美麗的星光。我們就是仰望着那百分之十的希望和那天空的星光繼續前行。

    過去的一個星期,在 6 月 9 日,一百萬市民在炎熱天氣下參加遊行,反對政府強硬修訂條例。遊行花了差不多4、5個小時,晚上還不想離開,但得到的回應是修訂條例仍會繼續。政府那種一意孤行的態度,怎教人不會忿怒呢?

    6 月 12 日發生警民衝突,警方出動 150 枚催淚彈(比 2014 年 9 月 28 日所發的 87 枚更多和更快)、散彈鎗和布袋彈來驅散示威者,使數十人受傷。市民怒吼了!幾天後,政府只答應暫緩修訂條例,郤沒有撤回。對於警察所使用的武力,還將衝突定性為「暴動」,郤絕不肯道歉和收回。相信這只是為將來檢控被捕者,控以較嚴重罪行之用。

    無論如何,政府好像讓了一小步!這是否希望?不是,我們信仰的希望,不在於政權,而在於上主,也在於今天信靠上主的人,是否仍能緊守信仰,踐行於生活之中。

    上主在場,耶穌在場,「黑暗不能勝過光」,這是我們的信念,這是毫無置疑之事。問題在於我們信靠主的人如何而已。

    過去個多星期,我為這三件事而感恩,也因這三件事看見了希望:

    一,我多謝我曾事奉的教會,同工和信眾,他們為遊行人士提供了最好的服侍。我為教會而感恩。

    2003年7月1日的遊行,當日我仍未到位於灣仔的紅磚禮拜堂履新。參加了七一大遊行,在維園遇到了不少禮拜堂的青年人,與他們一同出發遊行。除89年六四外,這次是大家第一次參加的大遊行,大家都沒帶上很多裝備,飲用水不多。以為只是行個多小時,怎料未出發已在維園滯上了幾小時。在陽光及缺乏飲用水的情況下,行程確不容易。

    明白遊行人士的辛苦,所以在翌年的七一遊行,除開放教會給遊行人士休息外,也提供飲用水。得蒙教會內信眾一同合作,服侍的工作順利進行。仍記着當時的青年人,今天多已成家立室,兒女也多在小學甚至是中學唸書了。

    2014年發生雨傘運動,教會為逃避催淚彈的市民提供了休息、醫療和心靈的服侍。除了上述提及教會中的一群年青人(已是成年了)外,我又看見新一群年青人。他們除了在教會服侍外,也往金鐘地方佔領休息。

    2015年年底退休後,較少回到這地方。但過去一星期,因反修例的社會事件,我又回到這地。6月12日,政府總部外發生衝擊事件,也有不少受驚的市民走到禮拜堂,教會也如以往一樣,開放接待他們。在這地方,除了上面提及的教友外,我又遇到新一群青少年。2014年時的那群青年,不少已成家立室,甚至帶着嬰兒。我見到他們帶着嬰兒,推着嬰兒車,從維園走到政總。

    我要為他們感恩。看見一代一代的青年人成長,更重要的是,他們仍不忘他們對鄰舍服侍的使命,對社會公義的追求。

    二,香港教會不離地:

    香港教會過去多看重「政教的分離」,教會與社會之間的關係,最多只是辦學和提供社會服務,對於政治問題,多迴避不談。自雨傘運動,這幾年間,因政見和人生經歷不同,教會也如社會般出現撕裂情況,但並不算嚴重,反而刺激了教會更多反思信仰與政治之關係,而關心社會的趨勢也漸漸增強。

    就以今次反修訂「逃犯條例」來說,不錯,仍有教會關心這條例的修訂,只是因為怕有關條例影響教會在國內的宣教工作。但大部份教會也明白,修例所影響的,不只是教會,是人權和法治的問題。香港和中國內地司法制度不同,再加上內地刑法是人治。為打壓不同的政見和宗教人物,有關人士並不是以政治和宗教理由被起訴,而是以很多莫須有的罪名被起訴。被檢控的人在被審訊前多被長期囚禁,不得與家人見面、沒有律師諮詢、被失踪、被秘密審判,最後被公開承認犯罪。這種忽視人權和公義的司法制度,港人擔心,也不能接受。

    教會明白,沒有尊重人權和自由的社會,宗教生活也被影響。所以教會也更積極關心此事。不同宗派總會發出聲明,也有不少不代表宗派或堂會的信徒,發動個人簽名,反對修訂條例。

    在遊行前後,宗教團體舉辦祈禱會。遊行結束,有不少信徒仍留在政府總部前,高唱聖詩。Sing Hallelujah to the Lord,在過去一星期內,在總府總部外,隨時都可以聽到。

    遊行的路途中,有多間教會開放,讓遊行人士使用,這真是一幅美麗的圖畫——耶穌在場。

    我期望藉此經驗,教會信眾能更多反思信仰與社會及政治的關係。

    三,我為香港人,特別是青年人感恩:

    自 2003 年開始,在位於灣仔這三角地的禮拜堂中服務。10多年裏,常看到大大小小的遊行示威。除零星的衝突外,遊行示威多在和平中進行。這是香港值得驕傲的地方。今次反修例,連續兩星期有超過100萬市民走上街頭,除了付出汗和淚外,更欣賞那種有秩序和忍耐的精神,實在難得。香港人很可愛。

    2014 年的雨傘運動,和今天反修訂「逃犯條例」中,我看見了兩代青少年人。從電視畫面上,我看到今天參與反修訂條例的青年,比起2014年時更年輕。

    青年人的訴求是甚麼?2014年時,期望有真普選。是次,他們因看見修訂條例的不義,要求擱置。有些人更只是期望暫緩修例,期望政府有更多諮詢而已。這些訴求是否過份呢?青年人有理想,追求公義自由平等,我為他們歡呼,為他們感恩。

    使徒保羅曾這樣勸勉青年提摩太:「不可叫人小看你年輕,總要在言語、行為、愛心、信心、清潔上,都作信徒的榜樣。」(提摩太前書二章12節)他又說:「凡是真實的、凡是可敬的、凡是公義的、凡是清潔的、凡是可愛的、凡是有美名的,若有甚麼德行,若有甚麼稱讚,你們都要留意⋯⋯你們要繼續去做,賜平安的上帝就必與你們同在。」(腓立比書四章8~9節)我將這兩段經文送給所有青少年人。

    最後,聖經給我們提醒,也是應許的話:

    「以後,我要將我的靈澆灌凡有血肉之軀的。你們的兒女要說預言,你們的老人要做異夢,你們的少年要見異象。」(舊約,約珥書二章28節)

    「上帝說:在末後的日子,我要將我的靈澆灌凡血肉之軀的。你們的兒女要說預言;你們的少年要見異象;你們的老人要做異夢。」(新約,使徒行傳二章17節)

    舊約與新約有同樣的提醒和應許。讓我們不要停止夢想,不要失郤希望。

    在此,再次呼籲青少年珍惜自己的生命,我們的希望也是靠你們,無論時代是怎樣黑暗,讓我們仰望星群,持守我們對公義的執着,繼續向前走!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