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抓住黃金年代的尾巴

2019/4/25 — 12:22

圖片來源:作者 Facebook

圖片來源:作者 Facebook

今天(24 日)除了佔中判決,還看到一則由鍾庭耀博士主導的港大民研將會與港大分家,自立門戶,意味著一直甚具公信力的港大民調將要自籌經費,或影響營運。

想起自己剛大學畢業時,戴耀廷剛寫了篇公民抗命的文章,在各大校園引起很多討論,那時曾經主持了一個講座,邀請了戴耀廷和鍾庭耀的「雙庭組合」,討論假如真係搞公民抗命,應該點執行。

那時的講座內容都忘記了,但就令人憶起大學時期和鍾庭耀博士的多次對話。其中有兩樣至今還影響我。記得那論壇中除政治外,還和鍾談到港大的舍堂教育,那時不知為什麼在學生圈子中談論改革舍堂是很敏感的話題,但作為舍監的鍾博士則直接指出舍堂愈來愈多形式主義,例如講 Room Visit,在他還當大學生的八十年代,不少學生都關心政事,房間 A 學長談自由主義,房間 B 的則談社會主義,與現在的 Room Visit 只是閒聊是非八掛,不可同日而語。後來幾年,鍾博士的確帶領自己的舍堂進行改革,辦了公投和不少論壇,聽說後來更把多年的傳統迎新由十天減剩三天,又支持廢除各行禮如儀的形式。本來大學舍堂只是小群體,不少舍監都以「學生自主」為由很多事都不上身,但鍾想帶來改變的魄力總令人敬佩,這是第一件事。

廣告

後來在另一場合,有機會問他,當年的董建華民調事件,如何頂住壓力呢?他分享道,壓力實在相當大,每天應付極多訪問和質詢。後來,決定每天到沙灣徑體育館游泳,每天一小時,把煩事拋開,再面對公眾和官僚。那時很懷疑,真這麼簡單嗎?不知為何,我卻一直把這話記住了。這幾年創業,遇到莫大壓力時,也訴諸運動減壓,不如是否心理影響,也十分湊效。這是第二件事。

後來,港大民研幾乎在所有重要政治事件中都從不缺席,盡量提供認受性高而中立的民調,也有模擬投票,但性質卻又不像政治前線般火熱,不溫不火,本來就與鍾博士性格一致。

廣告

幾年過後,政治風向轉得比當初論壇上任何人推測的都來得快,佔中今天也正式落幕;港大民調也得和港大割離,自立門戶,也許將變得更脆弱。有趣的是,這幾年港大舍堂果真也完全轉型,以前那種集體主義已不再流行。

也許講格調的黃金年代真的過去,只能慶幸,在自己的 formative years,還能抓到那年代的尾巴。

 

(標題為編輯所擬)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