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抗疫角色不明確 市民對警隊信任度稍升 民意仍支持大規模社運抗爭

2020/4/6 — 9:00

自從 1 月底,香港社會的關注點從反修例運動轉移至武漢肺炎。其間,一些反修例運動的相關行動仍然在進行,最近的有 3 月 31 日晚太子站外的悼念,跟疫情相關的一些抗議行動亦帶有反修例運動的影子,但無可否認,社會運動在這一段時間是「被迫」暫緩下來。那一邊廂,特區政府在疫情初期的處理手法和能力也惹來多方批評和不滿,後來疫情曾經在一段時間看似穩定了一點,但到最近個多星期,隨着疫情在全球多個國家爆發,香港的確診數字亦比之前大幅上升。

疫情在香港出現了兩個月,到底民意有什麼樣的轉變?市民對特區政府和警察的信任度比之前運動高峰時有沒有回升?市民又怎樣評估抗爭運動在疫情後捲土重來的可能性?中文大學傳播與民意調查中心剛在 3 月 19 日至 27 日進行了新一輪民意調查,共訪問了 847 名 15 歲或以上的香港市民,一方面詢問一些關於疫情的意見,之前已由《南華早報》報道,另外,調查亦包括對政府和警察的信任度以及一些關於反修例運動的題目,可以回應以上的問題。

廣告

疫症下對政府信任度稍升 逾七成一認同民間自救

附圖先總結了關於信任度的結果。在對特區政府的信任度方面,問卷要求被訪者在 0 至 10 分當中評分(0 分最低),結果 41.4% 給予 0 分,這個 0 分比例比較去年 10 月中進行的民調下降了 8 個百分點左右,跟去年 9 月民調中的 0 分比例則差不多。不過,若跟去年 9 月的民調結果再仔細相比,給予 0 至 4 分的比例下降了 5 個百分點左右,給予 6 至 10 分的比例則上升了約 3 個百分點。整體上,市民在 3 月下旬調查期間對政府的信任度,回到稍稍高於去年 9 月的水平。

廣告

要指出的是,這結果不代表市民對政府看法正面,無論是去年 9 月抑或今年 3 月下旬,市民對政府的信任度始終在一個很低的水平,政府可能以為自己在抗疫方面也做了不少工作,但對市民而言,就算抗疫成功,功勞也不一定在政府。調查詢問被訪者,如果疫情沒有在香港大規模爆發,那是否政府處理得宜的成果,結果只有 24% 的市民同意,高達 55.7% 的市民不同意。相比之下,有 71.9% 市民同意,如果疫情沒有在香港大規模爆發,那是「市民民間自救」的成果,不同意的只有 10%。在大部分市民眼中,政府的防疫工作並不妥善,若疫情受控,也只是市民自己的功勞。

對警方正面評價回升 惟仍有 45.6% 給 0 分

至於對警察的信任度,給予 0 分的比例達 45.6%,比去年 10 月調查下降了 6 個百分點左右,比 9 月調查也低 2.7 個百分點,不過數字仍高於去年 8 月調查的相應比例。但另一方面,給予 6 至 10 分的市民合共 30.9%,這個百分比高於 10 月、9 月和 8 月的調查結果,只是比 6 月中的調查低一些。亦即是說,對警方評價極為負面的市民比例仍然高企,但對警方傾向正面評價的市民比例的確回升了不少。

這轉變其實不難理解,在疫情之下,警方雖然在處理個別示威活動時有濫捕之嫌,但隨着示威活動得到的關注較之前少,警方行動引發的爭議和批評亦相比之前少。同時,警方在處理疫情方面的角色不算明確,防疫工作做得好或不好,也跟警方關係不太大。對民望本來很低的人或組織而言,也許「沒有新聞就是好新聞」。但我們也可以反過來說,縱使警察在過去兩個月沒有成為批評的焦點,但仍然有高達 45.6% 的市民給予警察 0 分,說明對警方極度不滿的民意,有部分是頗根深柢固的,如果政府和警察以為疫情會讓市民忘記運動中警察的各種問題,那是不切實際的。

五成支持「疫後」大規模群眾運動爭訴求

市民對政府和警察的態度仍然傾向負面,那會否在往後的時間重新轉化為行動?在疫情發生之前,社會上正進行有關「黃色經濟圈」的討論,在疫情期間,市民如果有意欲,其實仍然可以進行政治消費。調查發現,42.6% 被訪者經常或有時刻意因為一些商店的政治立場而光顧它們(其餘回答很少、沒有,或拒絕作答),43.8% 被訪者經常或有時刻意因為一些商店的政治立場而不光顧它們。以政治立場劃分,62% 的民主派支持者及 83% 的本土派支持者有「幫襯黃店」,63% 的民主派支持者及 83% 的本土派支持者有「罷買藍店」,這些都是頗高的比例。

至於其他反修例運動的行動又怎樣呢?問卷詢問被訪者是否支持「反修例運動在疫情期間以各種方式繼續延續下去」,結果 36.6% 表示支持或非常支持,21.6%表示一般,36.9% 表示不支持或非常不支持。支持和不支持的比例基本上一樣,這大概部分是因為疫情期間,不少市民會認為安全和健康仍是最重要的,社會運動可以或甚至應該暫緩。但問到「當疫情消退後」,會否支持「以大規模的群眾運動去爭取訴求」,則 49.1% 表示支持或非常支持,17.2% 表示一般,29.6% 表示不支持或非常不支持,值得留意的是,五成這個比例,大概就是之前調查發現有參與過至少一項反修例運動的行動的比例。

對警察的信任度和對行動的支持度固然是高度相關的,在給予警方 0 分的市民當中,有 84.8% 支持在疫情後以大規模群眾運動爭取訴求,在給予警方 1 至 4 分的市民當中,有 50.8% 支持在疫情後以大規模群眾運動爭取訴求。

民意對抗爭支持紮實 一旦運動重臨仍可能愈滾愈大

總括而言,在疫情期間,民眾和媒體的焦點轉移,民意對政府和警察的反感,比起運動高峰期有所回落,可以說是必然的事,在這個背景考慮之下,我們反而可以說,民意對政府和警察的反感的下降程度,並不如想像中大。在政府對反修例運動的訴求仍未有充分回應的情况下,民意對社會運動的基本支持仍然頗為紮實,而一旦運動重臨,視乎政府的應對,運動仍有可能像去年一樣愈滾愈大。固然,到了 4 月初,疫情仍然沒有減退,有可能還會延續一段頗長的時間,大型行動仍會在一段時間內被「擱置」,疫情如何影響民意,尤其是如何影響市民如何看待抗爭運動,仍需要持續觀察。

原文刊於《明報》, 2020 年 4 月 3 日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