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抹黑反送中運動】中國政府疑購入娛樂色情資訊 Twitter 戶口 散播假消息

2019/9/19 — 14:07

《紐約時報》與澳洲戰略政策研究所(Australian Strategic Policy Institute)合作發表報道,指大量 Twitter 帳戶被中國利用散播假消息與誤導性輿論,對香港「反送中」運動進行抹黑,上月中已移除近千個涉及的帳戶,又暫停逾 20 萬有關帳戶。研究人員指,此抹黑行動手段之粗糙,顯示中方是倉促行事,這是因香港發生比預期中大規模的示威,才「急就章」以引導輿論走向,又指這次「資訊戰」的專業程度屬於「低水平」,反映行動並非解放軍或國安部主導。

澳洲戰略政策研究所(Australian Strategic Policy Institute)本月初發布報告,指中國政府利用西方社交媒體進行「資訊戰」,不過相對起俄羅斯政府 2016 年以 Twitter 影響美國總統大選的行動,研究人員指,中方的行動較倉促和不大精密,他們並沒有多花時間培養「KOL」,主要是在非英語系國家買入帳戶,這些帳戶以印尼、阿位伯語、葡萄牙語等為主要溝通語,平日轉發一些無關痛痕的消息、娛樂新聞,甚至色情網站之類,然後慢慢轉發英語消息為主,到 2017 年中起,這些帳戶開始以中文散播政治宣傳。

資訊戰手法粗糙  料非解放軍國安所為

廣告

其中一個名「@derrickmcnabbx」的帳戶在 6 月 15 日以中文發文,指「作為愛香港的香港人,我真是懷念從前有發展、有法治的香港」,其位置顯示是美國喬治亞州,今年之前此帳戶都是轉發與色情網站有關的消息。研究人員相信,這種粗糙的手法(blunt-force)顯示,今次「資訊戰」行動,是因香港發生比預期中大規模的示威,而作出的「緊急應變」(rapid response),以引導輿論走向。

研究人員又認為,這次抹黑「反送中」行動的專業程度屬於「低水平」,反映了並非解放軍或國安部主導,部份甚至可能是被黑客入侵的真帳戶。其中一個像是普通美國青少年的帳戶「@emiliya_naum」,他喜歡歌手 Justin Beiber,又會談及感受和日常,此帳戶停止使用很久後,今夏突然重新活躍,搖身一變成用中文「撐警」的「啦啦隊」:「香港警察做得好!我們支持你們!我們明白你們的辛苦!」。報道指,在其他社交媒體以此帳戶名卻找不到這人。

廣告

部份帳戶用以針對異見人士

其中一個是去年開戶、名叫「@HKpoliticalnew」 的 Twitter 帳戶,開始時以轉載英語新聞為主,由職業網球賽到英超聯,以至「世界最醜狗狗大賽」冠軍的英國鬥牛犬莎莎(Zsa Zsa)等的消息,都可以在這帳戶看到。突然由去年下半年開始,此帳戶開始以中文發帖文,內容集中談論於香港和中國政治,其中一個帖文指「港獨」是「死路一條」,卻常有人願意投身火海。今夏此帳戶,更成為眾多被用作影響外界對「反送中」運動觀感和輿論的社交媒體帳戶之一。

《紐時》又指,這些帳戶在被用作抹黑「反送中」前,部份被用作針對中國異見人士,當中被抹黑的包括銅鑼灣書店桂民海、學者楊建利等,另外研究人員又發現,每當當北京身陷「公關災難」時,這些帳戶也發揮作用。2017 年,當流亡美國的中國富商郭文貴開始就中共領導層「爆料」時,這些帳戶發出不少支持中國政府的訊息。

8 月 中 Twitter 發表聲明,表示已移除及暫停大量用以抹黑香港的「反送中」示威,散播假訊息與誤導性輿論的帳戶,更移除了近千個與中國政府有關的帳號,又暫停逾 20 萬個與此類抹黑行動有關、但尚未算活躍的帳戶 。Facebook 與 YouTube 亦同樣進行類似的「反抹黑」行動,移除及暫停大量帳戶。

《紐約時報》指,中國通過社交媒體如 Twitter 等,可能已進秘密行了兩年,發出了共 360 萬個帖文。不過 Twitter 的「反抹黑」行動,似乎未能完全阻止中方繼續利用其平台發布訊息。加洲智庫未來學院(Institute for the Future)發現有 17 個類似的帳戶仍活躍運作,發出的部份訊息,更與那些被移除帳戶轉發的一模一樣。《紐時》向 Twitter 查詢後,這些帳戶經已被移除,但拒絕評論帳戶是否中方「資訊戰」工具之一。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