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押後選舉與皇族內閣 — 告別體制內的路線

2020/8/3 — 16:02

立場新聞圖片

立場新聞圖片

【文:籠外人】

香港在過去一星期政局變幻莫測,先有大規模 DQ 立法會參選人,一共 12 位由溫和到激進光譜的參選人被取消參選資格,之後政府又再以疫情為幌子,宣佈押後立法會選舉一年。這對香港未來的抗爭有何影響呢?筆者就想起清末的立憲運動或許會帶來一些啟示。

晚清政府積弱,跟外國列強的戰爭都是屢戰屢敗,國外出現改革聲音,但經歷洋務運動和百日維新兩次新政後,改革終究失敗收場。日本經濟明治維新的改革後,在甲午戰爭擊敗清廷,一躍成為東亞強國,結果慈禧太后在 1900 年代推行晚清改革,除了取消科舉制度和派遣留學生到外地等器物層面的新政,更重要是在政治層面上的政制改革 — 立憲運動。改革目標是令清帝國變成君主立憲國家,民間的知識份子對立憲、設國會的期望甚高,在民間和清廷官員推動下,清政府更被迫將立憲期限由 10 年縮減到 5 年。不過,在 1911 年武昌革命前夕,清廷公佈首個內閣名單,由於當中半數為皇族宗親,故被戲稱「皇族內閣」。立憲派大為失望,認為清廷根本無意作體制內的改革,部分人轉投革命黨人。數月後,武昌起義成功,清廷覆滅。

廣告

回看香港,由回歸至今 23 年,中共的普選承諾還未兌現,在過去一年的反送中運動更成為港中決裂的先聲。港人其實已不寄望中共和港府會作出改變,甚至不相信他們會容許「改變」本身,但是只要有 0.1% 機會,港人還是想利用選舉的機會迫中共回應港人訴求。DQ 是港人已預料到中共會用的方法去阻止立會過半計劃,但港人預計不到的是中共會拖延選舉,這無異於一次舞弊(DQ)不夠,還要用押後選舉作第二次舞弊。港人已經被中共欺騙了一次又一次,難道今次又會相信選舉在一年之後如期舉行嗎?即使如期舉行,又會是一次公平公正的選舉嗎?押後選舉誠如「皇族內閣」,等同宣佈體制內的改革之路已經終結。滿清臣民在一百年前的時空,選擇了革命,而棄君皇。那麼香港人呢?中共將港人踢出體制,那麼雙方的對峙就不會在體制內的框架下進行,港人抗爭的自由度反而更高,同時港人的政治立場必然被迫趨向更激進的主張,而中共卻要面對更多不確定性。恐怕以押後選舉來迫港人入窮巷,並非一條妙計。

如果港人要在移民、暴民、順民,三者中擇其一,其實不論港人選擇那一個選項,都必然是中共不想見到的局面。如果港人選擇移民,動輒十萬計的中產、精英份子和年輕人遠走他鄉,即使中共用馴服了的大陸人取代,香港只會變成另一個普通的中國城市,再也發揮不到香港原本的「國際功能」。如果港人選擇成為街頭暴民,中共自不然要不斷對抗這些「港獨份子」,即使本地的暴民消滅了,還有那些流亡海外的「分裂份子」在勾結外國勢力!不過對中共最可怕的是港人選擇做順民,表面上誠服於中共,但心裹有多少不滿,順民卻不會宣之於口,結果成了另一個政治核彈。在順民當道的社會,黨媒可以做一個民意調查去證明人心已經回歸,100% 的順民都會支持中共口中的「一國兩制」,「港獨」消失了,不過這個調查中不會被問到的是:你支持「一國兩制」的原因到底是國安法的威脅,還是真心信奉習主席的「民族偉大復興夢」?如果順民心入面的答案是前者,則恐怕這個順民社會比暴民社會更值得中共害怕,順民的反噬必定比暴民的拳頭更具威脅。

廣告

港人在當了廿年順民,在去年卻超出中共意料之內,大舉進化成暴民,中共想再次馴服港人變回順民,在政治問題不解決的情況下,有可能嗎?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