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推動《香港人權及民主法案》 各位手足繼續努力

2019/10/8 — 9:29

美國國會(資料圖片,來源:Darren Halstead @ Unsplash)

美國國會(資料圖片,來源:Darren Halstead @ Unsplash)

講起香港人權民主法案,就不得不提早已通過咗、拎嚟制裁俄國官員嘅 Magnitsky Act。上次喺一個私人場合同 “Father of Magnitsky Act” Bill Browder 見面時,佢就曾經講過當 Magnitsky Act 通過後,俄羅斯政府係嚇到要將推翻 Magnitsky Act 作為外交政策嘅頭號目標。2016 年總統大選前,普京就試過透過接觸 Trump 嘅屋企人遊說佢當選 repeal 整條法案,當然最後無成功。咁驚青原因無他,都係出於私利,普京班底以及一眾 Oligarch 都唔知收收埋埋幾多錢喺美國/西方社會。

放翻嚟香港,無錯,條 bill 過咗之後係唔會有任何「死線」令政府一定要喺某個年份通過普選政改(充其量都只係一個「提醒」),但其阻嚇作用,以及好似 Magnitsky Act 咁由美國擴展到去其他地方立法嘅燃原功效,對於中共以及港府黨羽嚟講,係有一定殺傷力。同時一旦法案通過,美國朝野共識明顯,喺帶頭其他國家變得更強硬時,係有標竿作用,甚至可以帶動埋其他國家立類同法例。

咁到底香港人權及民主法案嘅通過會唔會有大變數呢?至少上兩個星期我地同兩黨關鍵議員/幕僚(其實佢地比起議員仲清楚其他 office 發生咩事),大家都大致覺得年底前通過係大機會嘅,唔會有太大擔憂(但遊說工作繼續係要做,尤其是針對Senate)。當然,喺無好似香港人咁了解前文後理嘅情況下,有啲示威者行徑佢地未必會立即同意,甚至會有憂慮,當然呢個時候文宣組、國際線就要慢慢打返個節奏,解說返,同時亦有賴手足們好似 AI 自我更新完善。面對接觸香港政治唔太深入嘅外國幕僚、議員,有個特質佢地都會好 buy:當香港抗爭者覺得自己反思過後時係會有道歉、更正嘅場面,有一個承擔同埋善念,同無良黑警、政府唔一樣。呢個亦會俾佢地有一個深印象,示威者嘅行徑都係會諗過度過先做,係有原因的,自然印象就會先天性地加分,會比較願意支持,即使可能會有佢地皺眉頭嘅場景出現。但無論如何,國際輿論風向都要仔細地檢視,呢方面有好多 page 都做得好好,我就唔斑門弄斧了。

廣告

成日話兄弟爬山各自努力,去到最尾,都係要信任香港人,然後喺各自擅長嘅崗位發揮,有意見都要 be humble 地講,最大目標係要為件事好。各位手足努力 🙏🙏🙏

 

廣告

(標題為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