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提防老千

2019/8/16 — 13:46

立場新聞圖片

立場新聞圖片

最近睡眠質素很差,老睡不穩,要不發惡夢要不老是半夜扎醒 ........ 不過這兩個月來,又有幾多香港人可以一宿無夢到天明?昨晚如常半夜三更方可入眠,須彌之間發現又回到小時候的成長地,母親帶著我從三樓的居所,到樓下麻雀館帳房,等待快下班的父親吃晚飯去。

帳房在二樓,但安全起見二樓的門只能從裡面打開,所以我跟母親如同平時一般從地下大門進去打算再從內裡的樓梯上樓,一班熟悉的 蹬腳枱面叔叔,三牌叔叔,一點也不後生的後生叔叔都走過來逗我玩,唯獨是最疼我的頭牌 財叔和老總英叔伯伯居然沒有出現,跟母親正要步上樓梯時還沒近視的我看見英叔伯伯及財叔原來正與幾個同事鬧哄哄的步出後巷,我馬上甩掉母親的手跑到後巷打算跟他們打招呼去!

瘦小的我穿過人堆,嚇然看見平時慈眉善目好好先生的英叔伯伯,一臉嚴肅的挺立在中間,財叔與幾位員工架著兩個嚇得面無血色的男子不知在說什麼,其中一個孔武有力的職員手中拿著一塊磚頭 ........ ,財叔發現了我跟英叔伯伯打了個眼色,英叔伯伯馬上換回慈祥長者五官,笑著跟我說 : 「 大哥誠來接爸爸嗎,快上帳房去,我買了眼鏡糖給你!」

廣告

母親馬上過來,連抱帶拖的把我拉到二樓帳房,我連忙問父親剛才那兩個被抓住的大人怎麼了?是不是沒交功課所以要被罰了?

父親笑笑回答 : 「 那兩個是老千,吃了豹子膽來我們大發出老千,給英叔抓了!」

廣告

我說 : 「 他們很老的嗎?怎麼叫老千?」

父親說 : 「 老千不一定老的,但他們一定不會是一個人,有人負責設局,有人裝作弱者給你斯負,有人誘導你說你會贏得七個一皮,等你入局時再一把要你輸得褲子也要拿去押店當掉!」

這時英叔伯伯回到帳房,聽得笑個不停 : 「 浦叻阿麼,說得這麼深奧,大哥誠怎會記得了?嗱,大哥誠我跟你說,總之對方太容易,太明顯的犯錯吃虧,你贏得太理所當然,太簡單的捉到對方的套路,那九成是老千!」

父親與母親笑不隴嘴 : 「 阿席你說得不是更深奧嗎?阿誠這些小,怎麼可能記得了?」

英叔伯伯也笑了,給我送上眼鏡糖說 : 「 倒也是倒也是,怎麼記得了?」

父親母親英叔伯伯你們錯了,我記得,窂窂記了足足四十多五十年!

反送中運動發展至今曠日持久,雙方都疲態畢現。前線示威者不斷被控以暴動罪,政府寸步不讓,年輕人堅持理想,結果是雙方磨擦不斷升級,我不敢說年輕人即使有崇高理念,違法動武甚至衝擊不同意見人士也不是問題,因為那不是我們香港尊崇的法治。

很多支持運動的朋友們,對於示威者日漸訴諸暴力時,除了強調警方濫暴,也不能否認掟磚、襲警,燒警察局,對不同意見人士動粗等事實的確存在,但承認前線確有衝擊犯法時,為什麼還要支持運動繼續下去?

反過來說,警察挾著維持治安的牌坊,行使接近慘無人道的暴力執法,無差別的虐待被捕者,唯恐天下不知,昭然若揭包庇黑社會教訓示威者也是正確,我亦更加不敢苟同,成百上千的示威者鋃鐺入獄,被控暴亂罪名,但與此同時,沒有一位濫權失職的警察被拘捕、調查、革職。處理元朗,荃灣,北角襲擊的警方沒有任何一人需要問責,沒有一個黑社會被控,一個也沒有!

這更加絕對不是我們尊崇,維護法理及公義的彰顯,香港引以為傲的法治!

政府對所有訴求保持置若罔聞,只是不停的譴責不停的把示威者妖魔化,一次又一次的增添警察與示威者的仇恨,打著法治旗號不公義、不人道、不合情、不合理的選擇性執法,令示威者與警察雙方的的情緒都越來越激動!

然後,臥底了不知多久的警察突然無來由的在鏡頭下公然表露身份,公然的打人,公然的製造衝突,公然的插贓嫁禍,又然後,機場示威中,環時記者及疑似公安輕易的被識破,被捆綁,再向著眾多的鏡頭義無反顧的曉以大義,然後的然後,鋪天蓋地的藍色文宣通報世界通報全中國,指責與要求平亂的呼聲甚囂塵上,仇恨再一次被廣傳,再一次被利用,劍指何方,呼之欲出,一塲編好劇本的資產階級鬥爭,迫英資港資大孖沙表態,順我者生 逆我者亡,或者慢慢的將你染紅,進一步控制香港的財經命脈!

四十多年前在大發麻雀館,父親與英叔伯伯跟我說的那段話湧上心頭!

是時候要靜心思考未來的路怎麼走!怎麼爭取初心的訴求!

任何暴力從來不能解決問題,和理非可能被標籤怯弱,但數以十萬上百萬上二百萬的和理非,力量不可同日而語!

子曰 : 大音希聲 大勇若怯!

八月十八日,讓我們再一次和平表達訴求,不要跟被編好的劇本走,不要被標籤成暴徒,不要成為我們討厭的人,不要行使我們鄙視的暴力,不要盲目衝擊!

818 維園見,和平,理性,提防老千,不要被設局!香港人 加油!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