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換特首只需四萬素人新血,三個月截止!

2019/12/12 — 21:57

【文:攬炒藝術家】

區選大勝,創造奇蹟,固然歸功大眾抗爭意志,而阻止自動當選的素人亦功不可沒。作為素人,能否在選委一戰再創奇蹟?本人前文〈變天最關鍵的特首選委界別,唔夠四個月就靜靜輸了!〉以較大路的界別計算出民主派勉強有超過600席選委是有可能攻取的。如今逐一審視研究一些被認為絕不可能攻取的界別,有驚人發現:原來只需四萬素人新血加入登記,就可以變天了,但只剩下三個多月時間。

某標榜中立的網媒曾為特首選委界別作專題介紹並劃分難易度,如今看來極為粗疏,甚或有誤導成分丶誇大難度。香港有三百多萬打工仔,三十多萬中小企,不論打工仔還是小老闆,只要有合適方法,其實可以在特首選委戰線出一分力,關鍵要在三個多月之內行動,因為很多界別需要在正式登記為選民前十二個月,先加入乜乜協會之類,行動限期變相提前一年至2020年4月2日,之後12個月才正式登記為選民。如何得知哪些界別有可能創造奇蹟?本人先研究各界別的登記規則,並且搜集相關界別潛在合資格選民的數據,發現多個界別雖然長期被建制把持,但原來潛在合資格選民遠多於當選者得票,相差十倍以上,現整合數據如下:

廣告

商界(第一)是一個經典例子,名為商界,但只有香港總商會的公司會員(年費$5,200),才有資格登記為選民,而該商會有大約四千公司會員,以較死板的合資格選民計算就只有這四千人了。但這只是賬面數字,在這畸形的小圈子選舉,選民資格往往是乜乜協會會員,變相把選民資格的定義外判給若干協會,因此需要追蹤這些協會的入會資格作計算。由於香港總商會的入會資格為商業機構,全港有34萬間,所以「潛在」合資格選民人數就是34萬(如果多間企業的老闆是同一人,可以委任員工作代表),而當中98%是中小企。順帶一提,非常鼓勵未有票的中小企老闆至少考慮參加這個界別。其他界別的「潛在」合資格選民計算均循以上思路。

廣告

勞工界的例子則較特別,雖然玩團體票,每個工會有一票,但成立工會,只需七個同行的朋友或同事便可,成本接近零,而且可以很輕易地七個人成立七個公會,變相平均每人就有一票(但一人不可代表多過一個工會投票),所以潛在選民的票數上限就是三百多萬打工仔。這是很關鍵的界別,更多的登記選民詳情參見前文〈變天最關鍵的特首選委界別,唔夠四個月就靜靜輸了!〉

商界(第二)是另一個特別例子,需要成香港中華總商會的公司會員(年費$2,000),而入會需要會員推薦,鑑於該會會員多為深藍甚至紅底,而且要審核一兩個月決定接納與否,這界別可歸類為半封閉界別,因此表中的潛在合資格選民上限僅為理論值,對此界別也許參考價值不大。

其他界別簡介如下:

紡織及製衣界

此界別登記選民絕大部分是乜乜商會的公司票丶團體票,只有幾十人個人票,但其實有一個學會可供素人加入,以取得選民資格,就是「香港紡織及服裝學會」,只需有相關學位/高級文憑及兩年相關工作經驗,不需要係老闆,只需年費$500就可以加入成為會員。這類素人大約有一萬七千,接近全部都無登記為選民,而當選此界別的立法會議員鍾國斌,只得千零票咋!另外一個方法,據連登教路:「就係成為紡織商,只要有商業登記,從事進出口紡織品(從/到內地或到美國)的商戶就申請得,重點係每年只需$61,好多大陸入貨的本地時裝店/IG shop/外貿網店都符合!」總之都係三個月內要行動啦。

工業界(一)

現時香港中小企已有大約一萬間屬於製造業/工業,還未計算其他被納入此界別的行業(見下段列點),但這界別竟然只有幾百間登記為選民。

凡根據《商業登記條例》登記的公司皆有資格加入香港工業總會,只要你屬於廿多個製造業或以下行業,並加入成為香港工業總會的會員(年費$3,300,有表決權),便可在12個月後登記為選民:

  • 軟件及資訊科技
  • 環保工業
  • 創意工業
  • 設計
  • 自動化應用設備

工業界(二)

成為香港中華廠商聯合會的會員(年費$3,000,有表決權)便有資格登記為選民,但要至少早一年入會。凡在香港註冊從事製造行業,又或在香港以外地區投資設廠及佔股25%以上者,可申請為該會會員。香港有一萬間中小企從事工業,但入會而且登記為選民的只有數百間。

香港僱主聯合會

選民必須是該會會員而且有權在大會表決,50人以下的企業年費$4650,要早12個月入會。驟眼看,該會歡迎中小企加入,任何僱主企業也可申請入會,有34萬企業有資格,但會章列明入會要經審批,至於是行政審批檢查文件是否齊全,還是政治審查則不得而知。這個會似乎很神祕,Google顯示「沒有這個頁面的資訊」,而且只顯示英文名稱Employers’ Federation of Hong Kong,但另一方面,該會參與了很多政府的乜乜委員會之類。作為中小企老闆,不妨嘗試入會,反正如被拒絕就不用交會費,但這個會只有百多名選民就控制了16名選委,CP值很高。

進出口界

中小企的最大類別,就是進出口商貿,有近十萬間,但進出口界的登記選民只有千餘票。要符合資格登記為選民,先要有進出口的應課稅品牌照丶或2008年前有進口飲用酒類牌照丶或註冊進口汽車的公司丶或有進出口受管制化學品牌照,或早一年加入十幾個乜乜協會商會的其中一個。其中較著名的是香港中華出入口商會,其榮譽會長黃定光正是進出口界議員。不過,該會網站的入會專頁竟然是「建設中」,入會詳情欠奉。如果閣下不是上述四類牌照持有人,就要查閱選舉事務處網頁,看看是否適合加入其中一個乜乜協會,多以貨物種類劃分。

批發及零售界

這是中小企的第二大類別,選民須先成為其中一個指定商會或協會(共85個)的會員(兼有表決權),並在登記選民前12個月入會。全港有五萬多間批發或零售企業,卻只有六七千選民,選委只要千餘票便當選了。只要有一千中小企老闆加入,即可改變戰局。

飲食界

此界別的代表是張宇人議員,以二千四百票左右當選,擊敗六百多票的傘兵伍永德。其實只要有食物業牌照就可登記為選民,為數約二萬五千,逾八成沒有登記。呼籲黃店食肆老闆登記,以及發掘多些黃店吧。

中醫界

上屆民主派取得零的突破,由於選委是全票制,這代表民主派在這界別絕對有得打。只要是註冊中醫、表列中醫或指定十個乜乜會的會員,就可登記為選民。香港大約有一萬個中醫,只有六千多人登記為選民,投票的更只有二千多人,上屆當選者由最高的一千三百多票至最低的八百多票不等,民主派要全取所有選委就需要多五六百票。沒有投票、甚至沒有登記的八千個中醫之中,有沒有你的朋友?呼籲他們登記兼投票。

工程界

民主派未曾奪取此界別的立法會議席,但意外地在上屆取得半數選委議席,雖然得票數目仍以建制佔優。只要是註冊專業工程師或香港工程師學會的會員(有表決權),就可登記為選民,僅香港工程師學會就有三萬多人符合資格,但總登記選民只有不足一萬,二千多票就可當選為選委,民主派絕對有力一爭。

以上各個界別,撇除半封閉的商界(第二),共有243席為建制派所擁有,如民主派能全部搶過來,加埋現有的444席(已計及區議員界別),便是687席,即使有四個十多席的小界別搶灘失敗,仍有超過600席。這些界別加起來的選民總數只有三萬餘人(包括團體票),所以只需4萬素人新血加入登記,界別便藍變黃,其中有不少界別,上屆民主派只要多幾百人便可搶奪。如以上屆標準,甚至總共只要有一萬素人恰當地加入這些界別,便能全數易幟;反之如無新血加入,這些界別將幾近全軍覆沒。以上建制票倉界別的計算,並未涵蓋相對較易的體育、演藝、文化及出版界(60席),因為本人覺得較難量化其潛在選民人數。其中的體育小組及文化小組(各15席)相對較易搶灘,參見前文〈變天最關鍵的特首選委界別,唔夠四個月就靜靜輸了!〉。至於宗教界的天主教及基督教則以抽籤而非投票選出,故未計算在內。另外,民主派票倉之中,上屆有三個界別佔大多數但未能全取,如能全取則另有19席進賬。

綜合上述分析,以下是依難易劃分的特首選委形勢圖。難易並非以表面是否有競爭作區分,因為競爭可源自建制內鬨或有零星陪跑者,關鍵應看其選民的登記門檻及其潛在選民數目,屢次自動當選的界別亦不一定牢不可破。注意,下圖的紅藍之分,純為難易分割,並不一定代表選委是否紅色背景,紅(高難度)的選委也有可能是建制中較開明的人士。

策略總結

由於小圈子選舉的畸形安排,不少界別需要早一年加入乜乜協會(有些協會甚至連該行業人士也未聽聞過),才可登記為選民,而且有些只限團體票,所以我們這些素人應跳出舒適圈,除了登記個人票,也要登記團體票。例如打工仔,可依上文所說登記勞工界團體票,可搶關鍵60席,另外再依個人背景登記個人票。如果是中小企老闆,至少可以加入香港總商會以便登記商界(第一)團體票,甚至更進取的可以仿效建制商界的策略,同時加入上文提及的幾個關鍵商會,到正式登記時再按形勢決定界別(一間公司最多一個界別,而同一老闆如有多於一間公司,可授權員工代表;同一人最多代表一個團體)。當中尤以圖中藍色及綠色界別為必爭之地,敬請留意身邊有沒有朋友可以加入這些界別,大部分要在三個多月內行動,要廣傳!

展望

遠水不能救近火?非也,中共只要監察4月2日前一些關鍵商會的會員增加、新增工會註冊數目,就大概知自己是否數夠票,不用等到2021年特首選委界別的選舉。中共如果預計唔夠票,要想想下一步如何?有上中下三策,下策是大規模DQ或明目張膽的違規造票之類,雖然保住欽點特首的權力,但觸發美國及國際更大的施壓及制裁,並且形同正式宣佈兩制已死,香港失去了國際金融及貿易地位,外資荒逃,完美攬炒。中策是鞏固建制中的游離票,分化及拉攏部分民主派,咁就要作出政治上的若干讓步,程度視乎估算差多少票以及泛民是否團結,箇中也會有滲透、收買,以及一些相對不太明目張膽的茅招。上策是眼見反正小圈子選舉守不住,索性廢除小圈子,及早宣佈普選,在中美博弈止蝕,而普選規則可能參考一些多黨制的歐洲國家,盡量分化民主派或引誘民主派出多於一人參選特首。當然,若中共夠票或國際壓力不足就絕不輕易提出普選。若有數萬新血攻佔上述建制票倉,則變天及普選並非奢談。那麼,老一輩的傳統泛民為何不這樣做?是否在體制內抗爭未盡全力?當然是。當年我們很多香港人,又何嘗不是未盡全力。但願今後搏盡,多線進擊,無懼攬炒,無負流血義士,共勉之。

PS:如你從未登記任何功能組別(包括超級區議會),截止登記/更改組別日期則為5月2日而非4月2日。戴個頭盔,請加入某界別的乜乜協會前,務必自行double check該會籍類別是否有權在大會表決,以免影響選民資格。

 

作者自我簡介:不怕攬炒但不急於攬炒的香港人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