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彥邦

林彥邦

傳媒人,涉足報章、電台、電視,沉迷文字,喜愛說故事,希望成為擅長說故事的人。

2019/8/23 - 9:48

教師、機師、律師 之後呢?

資料圖片,圖片來源:國泰航空 facebook

資料圖片,圖片來源:國泰航空 facebook

中共明顯開始收網,一手軟一手硬,林鄭口說要和解建立對話平台,同時秋後算帳毫不留情。

而且是特意針對專業界別人士的重手打壓。

最先,亦較少引起迴響的,不是近日焦點的國泰或航空界,而是一直以來中共無法收服的教育界。

廣告

最早的例子是賴得鍾,超過一個月以前的事;然後最近有戴健暉。

在這兩宗事例之間,就是連串針對國泰的打壓;近日亦有見習事務律師,因為仇警言論被投訴,律政司拒絕其向高院的 admission,事件仍在上訴階段(更新,打甩咗,萬幸);最新則是國泰表明涉及公司生死的員工指引。

問題:為何專業人士成為重點打擊對象?

其一,今次的運動明顯和過往的群眾運動模式不同,特別是前線抗爭者都是「無面人」,而且近乎視死如歸,無大台下政權難以針對性打擊領頭人,以及攻擊力最強亦最義無反顧的參與者。(對這批人他們用的是大肆拘捕、放鬼分化的技倆,2014 年亦用過,不詳述)

其二,既然難以針對前線打擊,就改為釜底抽薪,針對香港社會本身的中堅力量:中產專業人士。

中產專業人士相比前線(當然可能也有中產是前線),有的是社會資源、知識、人脈,以及可能相對較佳的財政基礎,他們看似沒有太直接參與前線抗爭,但背後的聲援以至支援其實相當關鍵。

但同一時間,這批人亦是非常脆弱的。

他們有社會資源代表有名有姓、財政基礎代表財政壓力,他們背負的專業操守更成為他們的阿基里斯之踵,教師可以託詞「教壞細路」、機師可以指控危害航空安全、律師可以違反專業操守。

更致命的是這些個人可能骨頭硬,但他們任職的機構要不被中國掌握財政命脈(如國泰),要不根本就是政府體系的一部份(例如學校和辦學團體),要整頓懲治當中個別個案殺一儆百,根本易如反掌;而同一時間,同一界別內持親政府意見的人,卻無論如何胡言亂語、甚至胡作非為都不會有後果(例如 … 何律師?)。

直接打擊是表、寒蟬效應是裡,整頓收編專業界別是長遠效果。

下一個會是誰?

港鐵?或許吧,人民日報已經點名批評港鐵放生「暴徒」;醫護、大專教師,以至其他,教師、機師、律師之後,誰會成為下一個批鬥對象?

p.s.

補充,所謂專業,核心是無論個人持何種意見,都不會因此左右一個真正專業的人,在自己專業範疇的服務和工作。

這一點,有些人以己度人者永遠不懂,又或者有些人,會一直裝作不懂,因為他們要的不是專業,而是效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