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新城市連儂牆:「I am proud of working in Pacific Place」

2019/7/17 — 12:47

十幾年在沙田區教書讀書,我對沙田的印象是:這裡住了不少溫和中產。生了孩子的小夫妻都愛搬入沙田,貪這裡適合一家大細,希望在這裡安居樂業。

這個印象在今晚有點打破了。傍晚趕到新城市廣場客戶服務部。站在我旁邊的一對母女,住在大圍十幾年,成年女兒說,她在沙田區成長的,新城市廣場她們一家一周光顧兩三次,留下不少腳毛。

今天她們很憤怒,飯也不吃,從七點幾企到九點,企前面還要激昂地嗌口號:「新鴻基,交待!」在一個閒日,竟有五百人湧出來,也是令我意外。

廣告

她們說,星期日那晚她們白天遊行完畢,之後去吃晚飯,在希爾頓商場見到防暴警察,覺得嚇一跳,但希爾頓的保安員盡忠職守,派人站在每一個出口,安撫顧客,表示就算未必成功,也會嘗試阻止警察進入商場。她們認為:「小商場都可以咁做,點解新城市會畀警察入來?置顧客居民安全不顧?」

今晚在新城市出現的五百人,和之前示威最大不同是,他們不少人沒有戴口罩。大家都知道新城市曾應警方要求,交出閉路電視錄像,今個晚上,都不介意露面。有女士穿着整齊套裝高跟鞋來,顯然是剛下班,也有推着載着幼兒的 BB 車的家長圍觀。商鋪紛紛提早落閘,不過員工都可以安全離開,不像周日被困店內。

廣告

群情是洶湧而憤怒的。幾位顧客服務部職員都沒有做聲,由於現場人多,冷氣供應不足,他們於人群之中漲紅了臉。有社工嘗試介入協調,但最後他們報稱不適,由救護員送走。群眾不滿,有婆婆捉着其中一位中年男士職員的手表示不舒服,希望一起到「控制室」搵高層,大家都明白她想扭計,不想讓職員離開。職員沒有憤怒,沒好氣地笑。最後救護員勸說下,婆婆始終拖着職員的手才一起離開。

人群中有人說:「知道新城市既前線職員都好慘,但都係想佢向上級施壓。」示威者一度轉戰地庫的停車場向女職員查問,女職員被包圍感到焦慮,示威者不久後回到中庭。

拖着職員的婆婆不是獨例。不少中年婦人,沒戴上口罩,比年輕人更氣憤。有六十歲的女士表示,她以前甚少關心政治,丈夫經常談中共歷史,她覺得「好遙遠,關我甚麼事,平常愛去旅行唱吓歌」,今次在成年女兒的啟蒙下,忽然醒了,看了大量資訊,覺得反送中條例好貼身,林鄭的態度令她更不滿。她承認,星期日那晚她在後方,有份在運動物資的人鏈中幫手。她笑說:「現在我比丈夫更激了,今晚是我勸佢來!」

晚上警民在新城市衝擊時候,不少人已回到家裡,即使看到電視中,示威者圍毆警察,他們都覺得警方在部署上有更大責任。對於新城市作為私人企業的商場,讓警察入來進行大規模行動,他們難以接受。有退休前公務員稱:「我覺得暴力幾時都唔啱,但成個背景係,年輕人被刺激到一個地步會咁做」;之前話自己政治冷感,今次忽然熱血了的太太稱:「呢啲係官逼民反。」

職員離去後,人群不肯散去,或圍坐討論時事,也有人自發把商場變成「連儂商場」,找人拿來告示貼,大夥兒埋頭寫出心聲,有幾句特別要求財團要有企業責任。

「SHK = Shame of Hong Kong」「新鴻基 Sell Hong Kong」「無香港人就無新鴻基,唔識咩嘢係飲水思源?」「太古廣場保護香港;新地廣場出賣港人」

最耐人尋味是,出現了 memo of the day。有人在告示貼以一句英文寫出「I am proud of working in Pacific Place.」很可能是在太古廣場工作的職員,今日路過新城市,寫下了這一句。

作者攝

作者攝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