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暴動罪審訊】辯方質疑「速龍小隊」姍姍來遲  有何目的 批控方對真偽態度馬虎

2018/5/7 — 18:11

背景圖片來源:朝雲 攝

背景圖片來源:朝雲 攝

因涉 2016 年年初一旺角騷亂,本土民主前線前發言人梁天琦等五人被控暴動、煽惑暴動、非法集結等罪一案今日於高等法院續審,代表梁天琦的大律師蔡維邦今午繼續結案陳詞。蔡維邦陳詞時指,警方供稱案發當晚並無足夠警力執法,但綜合多名證人口供,其實當晚旺角附近有大量可供調配警力,而處理特發事件的「速龍小隊」更加是姍姍來遲。他質疑,當晚警方正準備清場,卻「咁啱」有人將亞皆老街上的機動部隊警員調離現場,令亞皆老街上只剩下缺乏裝備的交通警,反問:「這樣是否有些反智呢?」

蔡維邦又比喻,這令他聯想到「鹹蛋超人」每次都是被怪獸打得死去活來時,才會出動一招殺手鐧,「日本公司安排可能是為了收視,但警方安排是為了什麼,我就真的無法告訴大家。」

蔡維邦指,根據控方證人,食環署高級督察賴友裕的口供,食環署早在2016年農曆新年前數星期,就已預先和警方進行過兩次會議,要求警方為他們在農曆年件執法提供協助,當時警方亦為食環署人員提供了特別的直線電話,但當時高級督察戴誠輝卻向食環署表示,警方人手資源很有限,質疑為何當時警方在早已得悉食環擔心執法有困難的情況下,仍不打算派足夠警員提供協助。

廣告

蔡維邦又引述賴友裕作供時稱,如果當晚有無牌小販擺賣,他們會作出票控,甚至拘捕,但比較初級的食環署人員作供時卻稱,當日收到的唯一指示只是站崗。

蔡維邦指,綜合多名證人口供,年初一晚9點多,當無牌小販開始在砵蘭街上擺賣時,連同警方及食環署人員,現場已有大約50名執法人員,包括大量在旺角區附近、可供調配的機動部隊警員,質疑警方證人供稱,當晚警方並無足夠人手執法的說法。蔡維邦舉例,當晚十點多的時候,砵蘭街上發生了的士被圍堵事件後,幾分鐘內就已經有一輛警車到場,印證上述說法。

廣告

蔡維邦指,當的士駛離後,砵蘭街上的氣氛本來相當平靜,只是像平常過年過節,但警方在晚上11時45分「無端白事」推出高台車,現場群眾情緒隨即被激發。

蔡維邦:警方推出高台車激發群眾 2014年早有前科

蔡維邦指,雖然警方口裡說推出高台只是為了控制人群,但其實他們早在2014年佔領時,早就有用高台車向群眾噴射催淚水劑的「前科」,因此他們推出高台車一定會激發現場群眾情緒,亦令事情演變得越來越惡劣。

蔡維邦又提醒陪審團,在考慮控方陳詞時,必須小心警惕他們似是而非的分析。蔡維邦舉例,控方早前在盤問梁天琦時,曾呈上一張從本民前Facebook擷取的圖片,用以說明本民前早在案發前一天已決定要去旺角「勇武捍衛」小販,圖質疑梁天琦誠信,惟之後辯方發現,原來圖片顯示的上載時間2月7日,其實是美國加州時間。

批評控方對真偽態度馬虎 玩弄文字遊戲混拗視聽

蔡維邦質疑,控方團隊有這麼多律師,有香港警察,甚至有香港政府,可以請專家證人,但控方一直沒有就事件作主動澄清,竟要辯方自己傳召證人以正視聽,「你們應看到,控方對本案的真偽,採取什麼態度。」控方在又多次質疑,當時本民前的選舉遊行其實只是煙幕,真正的目的在於對抗警方執法。不過蔡維邦批評,控方在盤問和陳詞中玩弄文字遊戲,鋪排和邏輯混拗視聽,顛倒黑白,直斥製造煙幕的是控方。

蔡維邦指,當晚警方在旺角的部署十分「奇怪」。他引述曾有警員證供稱,大約在2月9日凌晨1點多時,警方正準備清場,便沿砵蘭街向亞皆老街方向推進。但蔡維邦質疑,當時警方明知道這樣推進,人群必然會湧入亞皆老街 ,但當時卻「咁啱」有人將亞皆老街上的機動部隊警員調離現場,令亞皆老街上只剩下缺乏裝備的交通警,反問:「這樣是否有些反智呢?」

質疑調走機動部隊成員後 仍將人群趕入亞皆老街

蔡維邦又指,之前有警方證人供稱,如果召喚速龍部隊成員,他們最快可以在2小時候後到達現場。蔡維邦指,如果如控方所定性,在2月8日晚上午夜前砵蘭街上已發生暴動,為何直至2越9日凌晨4時,當山東街發生丟磚頭事件時,「速龍部隊卻是姍姍來遲?」「我們要思考,為何那事情會被不斷容許發生,升溫,惡化?」

蔡維邦比喻,這案件就令他聯想到小時候看的卡通片「鹹蛋超人」,每一集都會有外星怪獸侵襲地球,超人每次都要被怪獸打到死去活來、垂死掙扎的一刻,才會忽然想到自己有一招殺手鐧,然後就快速地把怪獸打敗。蔡維邦表示,日本公司這樣的安排是為了收視,「但警方安排是為了什麼,我就真的無法告訴大家。」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