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最實質的成果

2019/9/28 — 12:30

9.15 攝於中環(作者提供)

9.15 攝於中環(作者提供)

本周最令人振奮的新聞,不是林鄭落區假對話,而是《香港人權及民主法案 2019》(眾院法案H.R.3289,參院法案S.1838)獲美國參眾兩院外交關係及外交事務委員會分別受理,預計下月提交兩院表決。

三個月前,沒幾多人覺得能成事,轉眼卻已排隊等上大會,而且聯署議員大增(共和黨眾議員 Chris Smith 六月提出法案時,只有六位議員是 cosponsors,現時已急增至三十九人),法案通過在望。

說起來是既高興復可悲:不計林鄭遲了三個月的一句「撤回」,這條法案,可謂運動至今取得的最實質「成果」。

廣告

周四(9.26)那場戒備森嚴的對話會,有位紫衣真香港人說得好。過去三個月,「一百萬人二百萬人上街、遍地開花連儂牆、人鏈、願榮光歸香港、中秋(獅子山)、罷課罷買罷食罷搭⋯⋯」,「五大訴求」民意十分清晰,林鄭卻「好似乜嘢都唔知」。身為行政長官,竟然連民意最大公約數「獨立調查委員會」也死不答應,反而遠隔重洋的美國議員,「雪中送炭」為我們炮製大禮。

要「黑手」幫港人守護核心價值和討回應得民主,「慈母」卻當我們透明,這豈非太諷刺?

廣告

美國這份「大禮」,暫時未知效力如何,但觀乎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耿爽昨日大罵「法案罔顧事實、顛倒黑白,公然為香港激進勢力和暴力分子張目,粗暴干涉中國內政」,及民建聯周浩鼎今午急急腳跑到美領館抗議「美方對香港事務指手畫腳」,可見法案的潛在效力還是挺大的,北京的焦急表情已全寫在臉上。

2019年版「人權民主法案」在六月提出時,主要針對逃犯修訂條例,隨著時局急劇變化,「送中」已成明日黃花,法案也作出相應修訂,包括刪去不合時宜的內容,和修訂了「簽證申請」及「制裁範圍」兩個部分。

在黃之鋒等人游說下,眾議院的「人權民主法案」修訂版尤其貼近香港民情:由美國總統提出的「制裁名單」,其制裁範圍將不再限於「銅鑼灣書店」等事件裡作出跨境綁架拘押的人士,而是擴大至包括「persons in Hong Kong or in mainland China responsible for the erosion of Hong Kong’s autonomy and serious abuses of human rights」。

換言之,一旦法案通過,參與打壓香港人權的如特首林鄭、律政司司長鄭若驊、警務處處長盧偉聰、建制派各議員、國務院港澳辦官員⋯⋯都可被列入制裁名單。(制裁手段包括凍結資產及拒絕簽證,後者包括涉事人及其直系親屬。)

根據法案的 SEC. 7,除了總統,國會相關委員會主席也可建議「制裁名單」,總統須於 120 日內回覆。黃之鋒昨日便在其臉書提到,美中經濟與安全審查委員會(USCC)已向他索取來屆香港區選的選舉主任名單。也就是說,若有人在這次區選被「DQ」,這些選舉主任恐怕就會跌入「制裁名單」。

據共和黨眾議員Chris Smith(原法案及修正案提案人)網站資料,眾議院的《香港人權及民主法案 2019》(HR 3289)主要內容如下:
• Direct the Secretary of State to certify to Congress annually whether Hong Kong continues to deserve special treatment under U.S. law different from mainland China in such matters as trade, customs, sanctions enforcement, law enforcement cooperation, and protection of human rights and the rule of law.
• Underscore the need for the State Department not to deny entry visas based on the applicants’ arrest or detention for participating in nonviolent protest activities in Hong Kong. VISA
• Require an annual report on whether the Hong Kong government adequately enforces U.S. export controls and sanctions laws
• Require the Secretary of State to submit a strategy to Congress to protect U.S. citizens and businesses in Hong Kong from the erosion of autonomy and the rule of law because of actions taken by the Chinese Communist governments
• Require the President to identify and sanction persons in Hong Kong or in mainland China responsible for the erosion of Hong Kong’s autonomy and serious abuses of human rights.

不過「制裁」只對在美國有資產及常到美國者有效,加上它只涉及個別人士,對爭取「五大訴求」真有用嗎?

個人認為,除非美國連習總及其他中共領導也敢制裁,否則制裁這一環節比較像是在「落中共的面」,讓對方知驚:如果仍然無視對「一國兩制」承諾,美國就會出最後殺著。

這殺著向來存在,就是取消香港享有的「特別待遇」。「人權民主法案」的Sec. 4 (a)寫道:

IN GENERAL. — The Secretary of State shall annually certify to Congress,….whether Hong Kong is sufficiently autonomous to justify special treatment by the United States for bilateral agreements and programs⋯⋯, including the degree to which Hong Kong’s autonomy has been eroded due to actions taken by the Government of China that are inconsistent with its commitments in the Basic Law and the Joint Declaration

美國國務卿須每年向國會證明香港有「足夠自治權」,美國才會延續香港的特別待遇。這「Sec. 4 (a)」及下面的「Sec. 4 (b) Visa Applicants」,都是對《香港政策法》(Hong Kong Policy Act)作出的修訂。

1992年訂立的《香港政策法》(United States–Hong Kong Policy Act),原意是讓美國政府對應香港在九七後的地位變化。此法例的關鍵之處,是將香港視為有別於中國的地區,無論關稅、高科技出口、航空服務協議、簽證安排、貨幣兌換等皆給予異於中國的「差別待遇」。正因這差別待遇,香港得以成為國際金融中心。

差別待遇消失,就是香港攬炒時。

按《香港政策法》,只有美國總統有權收回這個「差別待遇」:當他認為香港不再符合《中英聯合聲明》提到的一國兩制高度自治,即「自治不足」(not sufficiently autonomous)時,便可用行政命令暫停《香港政策法》(美國法典第5722條,Presidential order)。

Presidential order

但事關重大,總統總不會輕易發出這道行政命令罷?而且,應如何判斷香港是否「not sufficiently autonomous」?

「人權民主法案」通過後,美方就可按著更仔細的程序來處理香港問題。譬如,當國務院按《香港政策法》交出「年度報告」(提交年度報告的做法停了十多年,直至 2018 年再被寫入法例中;2019 年的報告可按此閱讀),同時,國務卿按《香港人權及民主法》向國會羅列大量證據,證明香港「已無自治」、變成「一國一制」後,等於對北京提出了一次嚴正警告;之後北京若還沒有改善,繼續打壓香港人的權利,總統就可進一步發出行政命令,暫停給予差別待遇。

從這個角度看,「人權民主法案」像一張梯,方便美國循序漸進威嚇中國。威嚇若收效,香港人的訴求就有機會得到回應。就像六月法案一提出來,林鄭即跪低表示「暫緩」一樣。

當然,在總統特朗普眼中,什麼都只是「做 deal 工具」,人權及民主法、香港獨立關稅區地位、對中國政策的取態等,都不過是他打中美貿易戰的籌碼,最終目的是贏得明年總統大選。他會如何利用這工具,是未知之數,但能夠在此刻令中共政權膽戰心驚、害怕失去香港這道「後門」,「人權民主法案」已經算很棒了。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