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會否逼出革命形勢

2019/7/26 — 20:54

反送中運動,由於西環/中環死不撤回送中,至今已經越過幾度門坎,逐漸接近革命形勢。這究竟是禍是福?

何謂革命形勢

6.9 百萬黃絲上街,表示這場反送中運動確有深厚群眾基礎。大量群眾政治化,且以行動直接介入抗爭,這是所有革命形勢出現的前提。在高度工業化社會的革命形勢,其首要特徵不是普遍使用武力。我們千萬不要給陳勝吳廣或者辛亥/井岡山那樣的舊式革命所誤導。革命形勢,也不一定一開始就旨在推翻舊政權。它的起點可以很低。標誌其為革命形勢的,至少有以下幾點:

廣告

(1)  針對政府某個施政,大量群眾直接行動起來,且開始支持對抗警察的激進行動;
(2)  政府頑抗,反而日益失掉正當性(legitimation crisis),人民從反個別施政變成反政府和要求體制外變革;
(3)  政府體制内開始出現裂痕,部分人同情反對派。
(4)  開始出現「統治者再無法按原貌統治下去,而人民也無法繼續忍受這個政府」的兩陣攤牌的情況。

1986 年菲律賓的人民革命就是這樣。有時候,形勢發展到 (3),原統治集團先作讓步,站穩腳跟之後即反撲,社會變革中斷並回到原點。2011 年埃及的阿拉伯之春就是這樣夭折,軍人回朝。

廣告

反送中運動從誕生到現在,有兩個組成部分:黃絲群眾與激進青年。後者擔任行動先鋒,而前者則做後衛。兩者趨同,則走向高潮;反之則走向低潮。六月以來,是逐漸趨同。這責任首先在中聯辦和林鄭。從種種跡象看來,西環一面繼續強硬,堅不撤回法案,一面奪林鄭之權,直接指揮若干官員行事。黃絲群眾方面,也清楚無論有無陰謀,西環騎著中環搞送中,客觀上在消滅港人自治權,豈可不反抗。無論中聯辦是否故意激怒港人,造成不可控制局面,總之,客觀上,是他們的頑固無恥,推動反送中運動不斷激進化,以便為自己乘機擴權製造更多藉口。兩陣對圓,日益激烈。六月以來,反送中運動也因此走向高潮。上述 4 點革命形勢特徵,前兩點已經開始出現,第 3 點也有點苗頭(大量匿名政府 EO 出聲,總商會要求獨立調查等等)。

跨過了幾度坎

6.9 之後,林鄭宣布繼續立法。中年以上者多數覺得此仗打不贏。他們不知道,原來青年黃絲已經立下決心要升級行動。不過 6.12 打頭陣的幾百個激進青年,市民會否支持呢?出乎意料,隨後的 6.16 大遊行,不是一百萬而是二百萬人出來,不只狠狠摑了林鄭政府一巴掌,而且也令運動跨過了第一道坎:黃絲群眾開始接受衝擊立法會這樣一種低度武力,且以遊行表態。火熱的六月說明群眾意識已經與過去的絕對和平主義斷裂。如果大家記得之前港人多麼和理非,就會警覺轉變之大。

林鄭「暫緩」法案,仍然引來 7.1 五十五萬人示威之外,青年當晚更佔領立法會。同樣出乎意料的是,如此接近「奪權」、在任何國家都可控以叛亂罪(台灣太陽花的佔領會有不同結果只是因為當時立法院院長和總統發生權鬥)的事情,卻依然獲得市民大量同情。這時運動跨越第二道坎:正當性危機。林鄭可能以為她暫緩送中,已夠仁慈。她想不到市民的認識已經有了飛躍:你不撤回,誰知道你之後會否再推?這個懷疑背後,其實是對林鄭政府徹底不信任,反而相信她在毀約 — 毀滅一國兩制之約。於是,不只法案本身壞,林鄭本身更壞,其政府才是問題所在。群眾不只要求她下臺,且「要求雙普選」。這已經是走向體制外的變革了。

如果林鄭還有點頭腦,她應該知道,原罪在身,任何強硬、報復性對策只會造成更大反彈。7.14 沙田的大衝突後,民意繼續針對警察,就是明證。但林鄭繼續與民為敵,於是有了 7.21 上環和元朗的事件。但市民似乎不畏懼,目前正在籌備元朗的遊行。警方已經拒絕申請。當天會發生什麼事情,難以逆料。總體來說,運動似乎在跨過第三道坎,即是連普通市民也不怕暴力威脅,繼續抗衡不義政府。如果到這一步政府還不讓步,而無論是青年先鋒還是黃絲群眾又都不肯放棄,這時就可能出現「統治者再無法按原貌統治下去,而人民也無法繼續忍受這個政府」的兩陣攤牌的情況,也就是運動再越過第四道坎,從反送中運動變成反政府、求變革權力的革命形勢了。但第三和第四道坎要完全闖過去,要準備付出的代價會大很多很多,而有多少群眾承受得起,尚屬未知。

革命好呀 — 但怎樣革啊

有些黃絲人對於元朗非常擔心擦槍走火。擔心是必要的,但不能因此而放棄。元朗遊行的正面之處在於確保元朗安全,確保元朗容得下多元聲音(無論黃藍),而非變成黑社會天下。但網上也有過激言論,強調報復和反擊黑社會;有些更離譜到把矛頭指向所有鄉民。不過,連登上也有人立即反駁。一篇〈唯一一次不能各自爬山〉的文章,強調「7.27 衝親就死得,莫講話圍村燒村。…這件事不能各自爬山,因為牽一髮,動全身。一鑊熟。請三思。任何暴力/衝擊,都可以令把萬勢不復嘅政府由 7.21 拯救出來」。

真民主派在這個關頭,既要站出來,更要支持健康力量,抵制只會帶來反效果的過激行為,而非盲撐冒險主義。遊行人士必要時可以自衛,但不主動攻擊,且自衛一達目的即可停止。如果武力攻擊派堅持己見,則真民主派寧可退出行動,也不超越底綫。寧願當場分手,也不能附和盲目使用武力攻擊的做法。

有網上言論高談成立臨時立法會,籌組新政府。的確,為了實現雙普選,最後只能依靠人民自己動手。但是目前黃絲市民已經有足夠力量嗎?敵人用大炮彈藥武裝到牙齒,黃絲市民至今散沙一盤,憑此實力可以革命嗎?革命政府是「驅逐蝗蟲」的政府,還是像 7.7 遊行那樣,爭取大陸人民/旅客的支持的政府?究竟香港革命,要不要連結大陸民主力量?如果尚無共識,如何建立港人新政府?上次衝進立法會,才想之後怎樣做。難道成立革命政府可以這樣嗎?

只能智取,不能力取

人民對於毀約之政府,有權革命。但以香港彈丸之地,只能智取,不能力取。種種跡象顯示,中共高層中已經有人在故意佈局,誘敵深入。繼 7.1 立法會擺空城計,7.21 部分遊行群眾轉往、抵達中聯辦之前,中聯辦門前所有警察忽然神奇失蹤,讓後來的示威者輕易塗污。真民主派不應因為統治者的陰謀就放棄抗爭,但抗爭需要大仁大勇,而非匹夫之勇,否則連累港人一戰而亡。

所謂智取,首先需要大家回答一個問題:如何憑彈丸之地和北京恐龍較量?過去的運動模式,只是條件反射式:兵來將擋,水來土掩,一個一個戰役去回應。但是戰略思維告訴大家,抗戰也要從全局的力量對比來思考對策。香港彈丸之地,得首先有個好戰略:在大陸還未出現變數之前,盡量避免決戰 — 抗戰可以,但不輕易講決戰。梁啟智最近有文章提醒大家,波羅的海三個小國如何在強鄰之中求存。香港幾乎已是中共囊中之物,則港人更加需要智勇雙全,方有前途。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