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李家超人有三急

2019/4/19 — 15:06

李家超,圖片來源:香港眾志

李家超,圖片來源:香港眾志

保安局局長李家超公開表示對修改《逃犯條例》十分心急,顯然說漏了嘴。

李家超究竟急甚麼?若說急於遣返在台灣殺死女朋友的嫌疑犯,過去一年來,台灣政府三度接觸特區當局,要求商討如何移交該疑犯,唯港方卻未有回應及拒絕會面。李家超蹉跎歲月至今,還好意思討人憐憫,呼籲大家從受害人家人的角度著想,但他自己整年卻坐在茅厠上聞風不動,又何曾有為這些家人著想過?

若說害怕疑犯潛逃,因此急於修法再把他移交台灣,就更加無稽。該疑犯在港觸犯的罪行,法庭已裁定有罪,日內將會判刑,若刑期短,修例未成已釋放疑犯。若刑期長,只要特區當局不再拖延誤事的話,該有時間跟台灣政府達成司法互助協議,再把疑犯移交台灣也未遲,根本無須趕於七月前更訂《逃犯條例》。

廣告

更實在的問題是,即使急忙改好也是白費功夫,因為台灣政府一再聲明不會接受新安排,因為新修訂的《逃犯條例》把台灣視為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部分,沒有任何台灣政黨會認同,更不要說執政的民進黨了。同時,新例一旦施行,特區政府可按北京的引渡要求,把在港過境或旅遊的台灣人送到大陸受審。

其實李家超的急,是急於避免繼續出醜,以免因出醜而引起的政治後果。條例修改建議推出以來,當局的大話空話統統給人拆穿。甚麼修補漏洞維護公義,甚麼別無他法唯有修例,甚麼順應台灣請求,撇清原意來自北京的嫌疑,都是一場又一場的煙幕。千言萬語,都是謊言和歪理,不過是暗渡陳倉的遮羞布,借港人在台灣犯案抽水,敞開方便之門,讓大陸日後可以引渡之名向香港伸手要人。

廣告

更甚的是李家超之流的進退失據,自打嘴巴。當局的建議給人批駁得體無完膚,其論據亦全失立足之點,卻一概視而不見。唯一改變是遷就商界,從可被引渡回大陸的罪行清單中,刪除跟商務有關的九項條文,但依然無法釋除商界疑慮,因為欲加之罪,何患無詞。反而删除九項罪行,正反映特區當局認同商界擔憂,對大陸司法制度不予信任。但既然不信任,又為何要修改《逃犯條例》呢?

面對法律界以至公眾批評,李家超不回應挑戰,不澄清質疑,不討論反建議,更不撤回提案。他不是無言以對,而是厚顏無耻,繼續若無其事,重覆又重覆地舊調重彈,甚麼修補漏洞維護公義丶別無他法唯有修例丶盡早遣返疑犯等等,彷彿過去兩個月的討論從未發生,彷彿早被駁倒的官方看法依舊完美無缺,劇本照讀,高官我自為之,一切行禮如儀,也彷彿大家沒可奈何。

不錯,只要李家超自己不覺丟臉得無地自容,他當然可以蹉跎下去。問題是,憑這様的窩囊表現,天天理屈詞窮丶事事有問不答丶常常自說自話,諮詢下去,時間越長,只會惹起更多人更大的反感,由此引發的政治後果,便不能不著急了。

首先,七一將臨,修改《逃犯條例》必成眾矢之的,局長那副麻木不仁又裝作維護公義的官僚嘴臉,也必成眾人之耻,起煽風點火的作用。有自知之明的,當然要盡早離開暴風眼,以免成為七一政治動員的一大推手。

其次,今次政府輸盡民意,只好靠建制派立法會議員鐵票支持,但單憑當局不知所謂的論調,隨時火燒連環船,拖低建制派政黨的支持度,對十一月區議會選舉和下年立法會選舉,都是極其不利的因素。

其三,北京可以即時穩住大商會的支持,但社會討論越深入,商賈名流基於自身利益和親身經驗,比市民更易明白威脅所在,反對聲音將會更强大有力,一個以商界為主要支持基礎的特區政府,卻出賣商人利益,將陷入管治危機。

不過,當局和建制派議員至今仍然自作聰明,他們若堅持錯誤下去,高速而粗暴通過修例,定必留下污名,付出代價。難道扮作無知無辜無能,就可以把責任推得一乾二淨?

 

原刊於 RFA 網站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