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核彈都唔割 才能突破政權分化

2019/8/29 — 15:49

立場新聞圖片

立場新聞圖片

【文:黃偉國(高教公民召集人)】

在對抗專權政體的社會運動中,大家都擔心的,除了暴力鎮壓及秋後算帳之外,被分化及後出賣是另一個關注的範疇。

暴力鎮壓,可以招致反效果,市民不單只抗拒政權支持的警暴,更會容忍、諒解,甚至支持抗爭者以不傷害無辜、不破壞私人財產為原則的武力手段,對準政權及其支持勢力成為共識,更視為政權要為蔑視市民訴求而必須的懲罰。

廣告

秋後算帳做成的寒嬋效應及透過集體恐嚇作為施暴的手段,但是在極端狀態下,可以成為整個行業的從業員,為保生存及基本權利而造成的強大反彈,並以集體怠工及擺工癱瘓行業運作做成龐大的經濟及聲譽損失,迫領導及管理層為不合法及失德的決定承擔惡果。

但是,政權也明白「攻心計」更是有效瓦解整場運動的重要手段。

廣告

分化,就是政權假設人性總是無知、軟弱、是自私,然後只需要威迫(疑似)利誘,就會屈報、軟化。此外,政權又把自己塑造成為一個屹立不倒及打不死的力量,市民只能選擇投降任由魚肉及報復。對於反對黨,政權更視之為眼中釘,但又無能力即時消滅它,於是分化的工作對於瓦解反對黨內的不同力量,及令人相信反對黨出賣市民,破壞他的公眾形象及信任。

還記得 2010 年民主黨核心領導在西環中聯辦的會議室,與中聯辦人士會面的相片,然後 2012 年政改方案得以通過,但不代表北京當局「放生」反對黨。近年來選舉主任取消議員參選資格易過食生菜,因為政府話你支持「港獨」、「自決」,你的從政生涯玩完了,以後的選舉都唔洗選了!即使你贏咗選舉,立法會主席又可以話你宣誓不莊嚴,然後取消你的議員資格。總之,立法會增加多少直選議員的意義已經消失。也許當年入局旨在表達誠意向北京效忠,結果卻是得不償失。

隨著反送中引發的大型群眾運動,「五大訴求,缺一不可」成為不同形式參與者的共識,齊上齊落,這一種跨世代層的社會凝聚力可謂前所未有。對於林鄭政權而言,盡打「經濟民生牌」、「警暴合法牌」及「北京支持牌」,已經無法撼動相當數目的市民,因為他們早已知悉整個統治集團只是由一班無能的大話精組成,以洗腦方式透過親政府印刷及電子媒體不斷重複官腔。所以,若果能夠瓦解運動,其中一個缺口正是好好利用以往曾經被視為出賣市民的政團。

被分化的對象,無論是政黨領導層的大佬大姐、社會政治菁英、大集團的主管,是否知悉自己的心態、價值觀及處理方式正是統治集團重點針對的部分。例如,若果他們偏向息事寧人、利用犧牲及出賣個別人士來換取「大和解」求政權收手、甚至以檯底交易、密室談判的形式預先傾妥達成協議、參與以對著空氣說話為溝通基礎的「對話平台」、甚至涉及一些基本立場的事件又語焉不詳等。

這些被政權選中的被分化的對象,總有一些其實「離地」的假設,例如和解總比衝突好,但不明白政權就是利用衝突做成困局,迫你只能夠選擇「談判」及「妥協」,但只有被分化的對象不斷讓步,甚至以務實及突破困局為藉口出賣原則及戰友。或者他們強調「妥協」是唯一的選項,完全忽略「唔玩拍檯走人」既是另一個選項,更成為反制政權操弄的手段。結果,當市民不斷質疑、批評,甚至攻擊被分化對象的時候,內部的分歧進而成為內部分裂,正是政權樂於其成的結果。

最後,被政權選中被分化的對象,筆者有以下的一段話與他們分享:「任何犧牲基本自由以換取短暫安全的人,最後既得不到安全也得不到自由。」

「高教公民」網址

延伸閱讀

「高教公民」成立宣言:學術自主 公民自強

本文章原刊於《蘋果日報》觀點版,特別鳴謝作者及《蘋果日報》授權轉載。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