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棋子,非只是棋子

2020/6/1 — 9:58

賭王去世,中美大賭局卻開始進入到高潮,賭檯在香港,檯面上一大堆利益。這時北京(主要可能是習近平)盡地一搏,加大賭注,希望美國不跟;但正如牠們意料之中,美國不僅繼續跟下去,還有「大對方一億」的氣勢,無懼與中國糾纏。北京於上週四(5月28日)通過港版「國安法」,就像正式翻出手上的四張牌,可留下了最後的一張,要到正式立法後才揭曉。而美國方面,國務卿Pompeo與總統特朗普也連續亮出了自己的四張牌,並等待著中國的進一步動作。

美國總統特朗普(資料圖片,來源:美國白宮 Facebook)

美國總統特朗普(資料圖片,來源:美國白宮 Facebook)

廣告

特朗普於上週五的講話,提到需檢視引渡條約、出口管制、旅遊指引等,並制裁某些中港官員,但具體怎樣制裁官員、制裁哪些官員,和檢視後怎樣行動,卻沒有說得清楚;而在談及要廢除給予香港過去的特別待遇(包括獨立關稅區),也沒有一個時間表。他的講話,就像人大通過的港版「國安法」草案,只列出一個框架,缺乏細節。所以,雙方在賭檯上的最後一張底牌,就是這些細節(及可能再之後加辣的制裁、反制裁措施),這些細節是否真的落實,是否帶來他們期待中的影響效果,才是此場賭局勝負的關鍵。

美國在近期,應該會做很多遊說工作,以便拉攏盟友、暗示大家要歸邊。但由於中國市場龐大、牽涉利益眾多,歐洲方面已經率先表態不會參與美國的豪賭,打擊了美國要圍堵中國的戰略部署(這也是中國不怕美國行動的一個重要原因)。即使現在由美國最重要盟友組成的「五眼聯盟」,內部的幾國亦各自有盤算(澳洲也都不敢制裁中國),很難完全配合到美國。而這亦促使到中國,更有「底氣」地繼續與美國「玩」下去。

廣告

但若中國愈是無懼,愈容易真的激怒美國,也愈令到雙方沒有談判的空間。我預料這次中美雙方將很難互相讓步,或很難達成所謂「檯底下的交易」,冷戰的大門已經打開。特朗普上述的制裁措施算是對香港較全面地開火,但於制裁官員、凍結他們資產方面,仍是沒有做得很絕、沒有即時執行,留給了牠們或牠們的家屬更多轉移資產的時間。而在出口管制方面,雖然華府將香港——這個作為中國目前唯一還能引進美國高科技產品、技術的「漏洞」堵上了,但中國政府仍有可能通過高額的報酬,去引誘其它國外公司(例如德資的公司),幫牠購買美國或歐盟等發達國家的高科技產品。

所以特朗普宣佈的這一系列針對香港的制裁措施,既是基本上能被我們預料得到(我們預料得到就等於中國政府亦預料得到),而且從上述分析也可知道中國對這些措施,會有一定的應對辦法。特朗普政府還是傾向伺機而動,在「大對方一億」之後,並不想馬上主動亮出底牌,而更像在等待對方的下一步動作。如此是穩妥的做法但不夠主動,很難出奇制勝,侵侵或許可考慮於港版「國安法」細節未公佈前,盡快趁對方仍未完全準備好之時,實施一系列、全方位的制裁措施(但可以設定期限),讓港共政府和北京要先親身感受到被制裁的後果,「針拮到肉牠們才知痛」。

中方的反制裁措施

而在中國方面,牠們或有可能提出以下幾點反制裁的措施,但對華府的打擊力度,未必很大,且要執行的可能性,也不是太高。

1. 採用各種方式,迫使美資/美國公司大規模撤出中國。這樣做不僅對中國本身也有非常大的傷害(單是國內失業人數,又會有大幅度的增加),而這也正正是符合華府現在的「去中國化」策略,令更多美國企業/資金能夠返回到美國國內或流向其它國家,並令一直與「華爾街」不合弦的特朗普(「華爾街」是親民主黨),可以借中國之手,來刮「華爾街」一巴。
2. 威脅或挾持在華的美國人作人質。這不是沒有可能的事,皆因在孟晚舟被捕之後,中國也曾試過逮捕在華的加拿大公民來作報復。不過中國這次要對付的是比加拿大強硬得多的美國,若此招處理得不好的話,很容易擦槍走火,引發軍事衝突,但我覺得短期內,中國還未想跟美國正式開戰。
3. 增加關稅。這招絕對會引致美國的又一輪報復,你增加10%,美國可能會增加20%,由於中國對美的貿易是巨額的順差,這肯定導致中國損敵800,卻自損3000,很難以此來作為有效的反擊手段(事實上在中美貿易戰之中,中國仍是要有所低頭)。
4. 限制稀土出口。之前已經經常被提到這是中國的「殺手鐧」,但中國政府難以控制整個國內的稀土行業,非法開採和出口稀土很常見,美國可以通過這些渠道去購買,來維持資源的供應。況且除中國外,美國還能夠透過其它市場去購買稀土,只不過要付的價錢會比現在的高。所以中國政府也應該知道,限制稀土出口這張牌,難以對美國構成巨大的威脅。

香港抗爭者與美國政府的配合

如前面所述,美方肯定想拉攏歐盟,來一起圍堵中國,但可惜在龐大利益面前,歐盟很多國家(特別是德國),已表態向中國下跪。香港這邊可以做的是,發動輿論戰,加強火力、甚至集中在歐盟(特別是德國)的一些議員社交媒體上留言,令他們或他們的支持者更感受到香港人目前所受到的嚴重威脅、中方對西方自由世界進擊的意圖、及分享他們政府與中國合作對人權打壓的新聞等(最近有傳德國西門子與中國軍工企業合作),促使他們國民、議員、在野黨施加壓力給歐洲的領導人,讓這些領導人為考慮連任等因素,而改變現在的對華態度。

最近明尼蘇達州的警暴案,於美國鬧得沸沸揚揚,這所引發的騷亂、示威,已經蔓延全美國。而隔岸觀火的香港人,更多在擔心此次嚴重的事件,會否令到美國的視線被完全轉移(事實上現時美國國內已經不太care香港的問題)。但我覺得,香港抗爭者,可以將明尼蘇達州的警暴案與香港的警暴問題結合一起,在網絡上發酵,從而或許會獲得更多美國民眾的同情,拉近了他們對香港警暴的感受距離,令美國政府更有民意/輿論基礎,去「加辣」制裁香港的黑警(同時也以此來作為一個對比,突出美國政府處理警暴問題已比港共政府好很多,並用這來有所化解美國的民怨,爭取他們與美國政府的更進一步支持)。

香港人抗爭的方式靈活,早已有提議大家去兌美元來挑戰香港聯繫匯率制度。而於現時的環境之下,不需要號召,都已經有很多人(不分藍黃陣營)會將手上的港幣兌換成美元,以防萬一。而大家兌換的美元,很難在日常使用,多作為存款,但若是更充分發揮黃色經濟圈的優勢,於圈內流通美元,將美元帶入日常生活,這是否可行?(龍門冰室已經有所行動,但惹來多方抨擊,而我覺得當客人用美元付款的時候,商家找續都需要盡量用美元,以減少爭議,令到美元更能在黃色經濟圈內流通)。

小結

於香港時間2020年5月30日的雨夜,特朗普正式加入到香港的戰局、宣佈對香港制裁。香港人身處於這大時代之中,被作為棋子的一部分,但這棋子卻能夠影響到中美或世界大局,有機會帶動自由世界那抗擊非民主體制的進程,進入到新的一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