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樓市將會成為壓毀港共政權的最後一根稻草

2019/12/11 — 16:59

資料圖片,來源:Emil Bruckner @ Unsplash

資料圖片,來源:Emil Bruckner @ Unsplash

半年以嚟,林奠政府從來無反省過成個運動的根本問題在於自己同警暴,彷彿活在平行時空,到宜家仍然講社會怨氣來自年青人未能置業,缺乏向上流的機會,呢個係深層次社會矛盾云云。

十月的施政報告,印象最深刻的就係提高按揭比例:八百萬以下樓按揭提高到九成,八百至一千萬樓價則提高到八成,同時放寬壓力測試。即時反應就係為樓市打咗一針短期春藥,二手賣家即時封盤及提價。措施卻完全無助平息民憤,個個都講緊「五大訴求」,要追究警暴,要真雙普選,林奠救樓市措施被評為「牛頭不搭馬咀」。

買樓一直都係港共政權的統戰手段

廣告

放寬入市資格,穩定樓市措施表面睇嚟好似同個平定亂局全無關係,其實係重要嘅民心統戰工具。人生意義本來虛無,大部份人營營役役,直至終老,唔會有咩大建樹。太過空閒就會去追求啲更加形而上嘅理念,例如自由、民主、法治、人權呢啲不利統戰的思想。

所以港共政權一直以嚟就打造咗「香港樓價只升不跌」的神話,「買樓上車」變成大眾共同人生指標。令每個人負上咗三十年的債務,如同戴上三十年枷鎖,供樓為虛無的人生提供一個漫長而穩定的目標,為每天庸碌的生活賦予意義。三十年內,只會將「穩定」放喺第一位,用工作同債務將生活及腦袋填滿,自然沒有時間同空間去追求其他虛無縹緲的普世價值;頭腦變得簡單,得番好少時間去接收外來資訊,唔會進一步分析求證:四點鐘警謊大話會,CCTVB 就會成為最垂手可得的資訊來源。三十年過後,樓供完,已經五六十歲,就到咗所謂的「收成期」,更加會視破壞穩定的抗爭者為死敵,自然企喺政權一邊。

廣告

供樓成為「樓奴」,「奴」不單只係經濟行為上,更加緊要嘅係成為「思想上的奴隸」。試諗下如果你係剛剛買咗層一千萬樓,借咗銀行八百萬的國泰機師,仲敢唔敢係架機到廣播「香港人,加油」?又敢唔敢喺自己嘅面書到寫句「光復香港,時代革命」?如果你有層樓揹住幾百萬債,又想唔想自己成為負資產的一員?

相反,一直無能力「上車」的年輕一群,既無負擔,又無枷鎖,無咗份工咪再搵,不會受制於白色恐怖,所以不受港共政權統戰收編。林奠個句「They have no stake in the society」係真心嘅,不過佢嘅 stake 即係 debt,無 debt 就無從威脅。所以誘之以利,放寬入門門檻,等啲年青人成為「樓奴」,係希望直擊問題核心,複製新加坡人人有樓供的房屋政策,收編人心,不過香港人的進化與及警暴之兇殘完全超乎想像,起唔到效果。

樓市沙士式崩盤會成為壓毀港共政權的最後一根稻草

一個地方的樓市地價,基於供求關係;一個地方的樓價要節節上升,最基本的要求係穩定,長遠的穩定同長治久安是樓市向上發展的基本因素。十八區區區都經歷催淚彈洗禮,警暴隨時可侵入私人財產,以致人心惶惶;中產專業人士如今第一熱話唔再係邊區睇樓,而係邊到容易投資移民,點樣搞離岸戶口轉走資金;中國內部銀根短缺,銀行、中小企骨牌式倒閉,中美貿易戰陰霾下廠商撤出大陸,加上自由行大幅減少,大陸金主再撐唔起樓市;多國向香港發出旅遊警示,投行降低本港評級展望,外資轉戰落戶星加坡;「一國兩制」變成中央全面管治,中英聯合聲明已淪為歷史廢紙,咁你仲相信傾家蕩產買嘅一紙樓契可保障到 2047 之後?

內外交困,香港的樓市危如累卵,當樓市出現沙士時崩盤式下跌的的時候,當一眾樓奴變成負資產,無咗份工供唔到樓俾人收樓,就會醒過嚟發現人生不只有供樓,當呢一大班既得利益者都加入反政府浪潮的時候,就會成為壓垮港共政權的最後一根稻草。第一城兩房租金已經跌穿一萬,樓市交投經過十月小陽春後已經回軟,你見施永青連日發文鞭撻「黃色經濟圈」,講「攬炒係不道德嘅行為」,你就知正正刺痛咗最痛處,而佢檔生意叫「中原地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