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歷史科成了任人打罵的小姑娘

2020/5/17 — 14:59

楊潤雄

楊潤雄

【文;Birdy】

世事充滿吊詭性。據說有人問周恩來對法國大革命意義的看法,他回答:現在談這個問題為時尚早。如果故事為真,周恩來似乎語言機智,但實質上只是避重就輕,不給人捉住任何口實的機會。

又如果此故事為真的話,也側面反映了在共產黨統治下,大家應該如何謹言慎行。因為,任何的說話都可能被人作誅心之論,說少一點更安全。

廣告

近日文憑試歷史科的考題引起了軒然大波,就很有共產黨/文革來了的氣氛。

作為教育局,本應以教育專業角度分析問題,教育局說法是:「由於題目所選取的兩份資料信息相近,都是偏向一方,顯示日本在 20 世紀初對中國的援助,以致試題具引導性」。教育局說的話是真的嗎?

廣告

如果仔細看看題目所引的資料,第一份所引的是關於日本法政大學校長梅謙次郎為中國學生設立「法政速成科」。法政速成科在清末開辦,但很快便停辦。雖然僅僅開了五班,畢業生中卻不少是赫赫有名的傑出人物,包括陳天華、汪精衛、宋教仁、胡漢民以至首任中央人民政府最高人民法院院長沈鈞儒。法政速成科的畢業生未必從事法學,但學習了新思想後不少就去搞革命。所以有人說這些法政速成科學員以有限的新學知識未必可以造就一個民主富強、和諧有序的新國家,但足以摧毀一個專制腐敗、風雨飄搖的舊體制。

不過,儘管日本作為清末民初中國人的重要留學基地(連周恩來都曾留學日本),對中國的近代發展發揮了很大影響,但題目問的不是這些,而是要考生「歸納出一個可能妨礙中國現代化努力的問題」。題目文意雖然有點不清(資料內容甚少,難以從不足夠的材料歸納出一般性的結論;此外,為何是「中國現代化努力」卻不是「中國現代化」,是誰的努力?),但考生大概可以就資料發揮,談中國當時欠缺人才,尤其法政人才的問題。這個資料有沒有誤導成份?唯一可能的誤導就是僅按表面文字的意思去理解,以為日本與清國關係和諧,很願意協助滿足清廷的要求。如果出卷者真的有心制造這種「誤導」,也只是作為題目第三部份的鋪墊,用作區分僅懂得閱讀理解的學生和那些對資料以外史實有一定掌握能力學生。

至於題目所引的第二部份資料,漢冶萍公司的日本借款案本來就是史學界一直關心研究的題目。漢冶萍公司(即漢冶萍煤鐵廠礦公司)在 1908 年合併漢陽鐵廠、大冶鐵礦、萍鄉煤礦而成立,是清朝中國最大鋼鐵廠,佔全國全年鋼產量九成以上。由於控制漢冶萍公司就等於控制了清政府的重工業,所以日本早有覬覦之心,透過多次借款,影響漢冶萍公司的發展。辛亥革命之後,北方袁世凱支持的清政府仍擁有極大勢力,中華民國臨時政府缺乏經費繼續進行革命,於是計劃將漢冶萍公司抵押給日本人取得資金。須注意,當時和三井物產簽署的共有三份合同,題目中所引的合同可說是三份中最少爭議性的。另外兩份包括了將漢冶萍公司變成中日合辦,以及有「中華民國政府同意將來對中國之礦山、鐵路、電氣及其他事業讓於外國人時,如條件相同,則讓給三井物產株式會社」等字句,明顯是日本人藉借款擴張對中國經濟的影響力。

不過,借款一事原是秘密商議,一經曝光,便引起朝野排山倒海的反對聲浪。剛好末代皇帝溥儀也在二月宣告退位,南北雙方開始議和,軍費壓力驟減,南京政府於是借故廢約。可是日本人對於控制漢冶萍公司的計劃仍然不息,在 1915 年向中國提出的「二十一條款」之中,包括了「俟將來機會相當,將漢冶萍公司作為兩國合辦事業,未經日本政府之同意,所有該公司一切權力產業,中國政府不得自行處分,亦不得使該公司任意處分」的內容。

關於漢冶萍公司的日本借款問題,是中國近代史中一個非常特別的課題:剛成立的新生政權,如何能解決經費問題?如想將資金來源寄望外國,則會惹來出賣國本的嚴厲批評(因此也有歷史研究者聚焦於為借款奔走出力的原清朝郵傳部大臣盛宣懷,以減輕黨國元老如孫中山和黃興的尷尬角色)。題目問「到 1912 年 1 月,革命黨人在推翻清政府一事上有多成功」?可說是對準了問題的關鍵。

同樣道理,這則資料為第三條問題制造鋪墊。表面上日本像在中國的關鍵時刻伸出援手,實則有豐富內情,也有極大的「討論空間」。被「誤導」的學生就是那些對有關史實完全不認識的學生。

有了之前兩則資料的鋪墊(或「誤導」),按題目設計的邏輯,問是否同意「日本為中國帶來的利多於弊」自然順利成章。這兒出現一些很有趣的問題,如果題目只問 1900- 10 年代日本是否為中國帶來的利多於弊,那又會不會「嚴重傷害國民感情及尊嚴」?為什麼將問題擴展到「1900-45 年間」就變得那麼嚴重?又假如有第三份資料,日本當年說明建立大東亞共榮圈對中國的意義,對題目口誅筆伐的人會覺得題目是更較好還是較差了?

不用假如,因為批評者早就將「討論空間」關上了。他們不准別人討論,也不會和你討論。題目將原本資料涉及的 1900-10 年代擴展到「1900-45 年間」,我猜想是中日關係原非中國歷史科內一個專題,在課程發展議會與香港考試及評核局聯合編訂的「課程及評估指引」內,提到的日本全集中在抗日戰爭或日本對中國的侵略。因此,把時間擴展到「1900-45 年間」,是特地讓一般學生能夠應用早背誦下來的抗戰材料,穩拿一些分數。那些像教育局所說,「達至偏頗的結論,偏離全面而客觀的歷史事實」的學生,根本就是全不讀書,對近代歷史全沒有認識的學生。至於較出色的學生,則可從兩則資料發揮,提出更立體的論據,題目也達到了區分差異的功能。

不過,答案可以是「利多於弊」嗎?除了毛澤東或僅閱讀兩則資料便隨便發揮的考生,恐怕沒有人會選擇達成幾不可能的任務。當然,要判定題目的設計是否專業,題目的評分準則亦是重要的關鍵。評分準則怎樣看「利多於弊」呢?是否真有違背史學界的觀點?但教育局在不知評分準則的情況下有什麼證據質疑試題?就題目本身,絕不能誅心地說「嚴重傷害了在日本侵華戰爭中受到莫大苦難的國民的感情和尊嚴」。

曾有人說,歷史是任人打扮的小姑娘。現在的歷史科竟變成了任人打罵的小姑娘。接著被打罵的,肯定就不止是科目了。

(作者個人簡介:好讀書,但對政事不安,已難自困書室。好研究考題,曾有多年公開試擬題經驗。)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