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歷史科現代文字獄

2020/5/17 — 12:31

【文:香港思流,中學生組織,中學生罷課籌備平台籌備單位之一】

作為同樣修讀歷史科的過來人,筆者認為在課堂上最有得著的並不是人云亦云,照紙搬字的歷史內容。當然對歷史事實的熟識度在評論歷史的過程中有著不可或缺的地位。但真相是無論修讀中國歷史,世界歷史或是任何過去的各種民間記載,最根本,最原始的學習動機是透過了解世界各地各個朝代、每個歷史時期的興盛衰落,分析每個政權的利弊、病端,從而借古鑒今,訓練批判性思考,學習從多角度、不同層面判斷事情,並作出最為客觀,最為理性的分析、判斷和決定。多角度的分析能力不僅可套用於不同科目的學習上(例如通識),還有助學生個人成長,甚至大至對現今社會各種價值觀的評論和觀感表達。

教育局局長楊潤雄在社會上引發爭議,更有不明白歷史科根本目的的市民,甚至學生本身,認為取消歷史科一條 DBQ 分題,只是雞毛蒜皮的小事,甚至覺得事不關己,或是完全政治冷感,對權益持續受侵害的事實麻木。其實此齣鬧劇與月前取消 DSE 卷四說話卷的形式相差無幾。繼續麻木下去,繼續事不關己,到最後只會被當權者得寸進尺,變本加厲地侵蝕香港本土文化,學生的言論和思想自由,像溫水煮蛙一樣,在彌留之際才意識到反抗的逼切性,便為時已晚了。

廣告

再者,這次被提出,受爭議的題目是一條最為基本,隨處可見的問題模式。例如歷史科學生必做的一條練習題:「第二次世界大戰帶來的影響利多於弊。」此題目是否傷及了猶太人國民的感情和尊嚴?其實歷史題目僅是實事論事,雖說日本侵華是出於軍國主義的目的,令中國人蒙受民族屠殺,但的確在日本侵華後令中國政制上帶來歷史性的轉變。舉個例子,如日本不曾進攻中國,國民黨必先於1949年前大舉殲滅共產黨,不會促成第二次國共合作,共產黨於二戰後亦不能成功翻身。

返回重點,如果連最普遍的問題都被取消,被納入反愛國主義的違規題目,以後再有任何比今次題目更耍花樣,更關係到中共習爺爺的民望尊嚴的題目,無論是 DBQ 還是 essay 都有很大機會再次被陷入爭議,甚至面臨被取消、被消失的終局。

廣告

其實仔細一想,一直以來這類「同意與否」「利多於弊」等題目類型在公開試中都有潛在的既定答案。答題時選錯立場,即使證詞有理有據,只因不符合歷史書上的史料大勢,最後只會淪落低分或不及格的下場。楊潤雄這次提出的爭議,只不過是把一直以來的公開試潛規則放上舞台公開評論。一直以來的教育制度都沒有自由公開討論的空間。

林奠早前提及教育不是無掩雞籠。但事實上,教育確實是無掩雞籠。被濾鏡修飾的教育,怎麼算得上真正的教育,真正的自主學習?講難聽的也只是當權者的其中一種洗腦控制手法罷了。真正的教育,真正的學習,並不應該被所謂的有掩雞籠所掩蓋, 而是明白學海無涯的道理。為人師表應該撇開個人觀感,不連帶色彩的政治考量,全心全意用最原始,有教無類的初心把腦中的知識一字不漏的表達、傳授,並給予足夠開放的空間讓學生自由公開的討論,深究。被問到學術性、政治性的疑問亦給予中立合宜的答案,並允許開放式的和平討論,才能達至真正教育的目標。

子曰:「學而不思則罔,思而不學則殆。」沒有思考的填鴨式洗腦教育,只會事倍功半,一曝十寒。

作者 Instagram Page, Facebook Page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