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殺人如草不聞聲

2019/11/17 — 16:01

最近我媽淡淡然的吐了一句:「如果你跟細佬遲十幾年出世,我想我要擔心你們在前線。」坦白說,如果我真係年少,可能我也會在街上砌路障。我是否一個推崇暴力的人,肯定不是。但眼見政權的暴力,決策不變,而香港人已經試盡各種方法幾十年,選擇尋求更能突破的方法,這絕對是可以理解。

政府低估香港人的憤怒

街上有句口號很觸動我:「是你教我和平示威無用」,如果大家還記得 7.21 之前,以至香港人這幾十年來的示威方法,就知道香港人是有幾守秩序、有禮、和理非。上街會清潔垃圾、有救護車來會開路、搭港鐵會準備碎銀共用畀錢,葵芳站內被警察射催淚彈,第二日立即有市民去清潔。香港人的和平示威是世界知名,這一切一切都反映出香港人有幾愛自己的屋企,換來的卻是政權一次又一次的踐踏,政府低估香港人的憤怒,永遠一意孤行,以為用武力就可以嚇怕所有人,誰不知愛的另一面就是激發出更強大的勇氣和憤怒,做更多過去香港人沒有想象過的直接行動。

廣告

政府低估香港人的絕望

這場運動中,年輕人一個接一個倒下,先有自殺明志的,再來就是一單接一單可疑的被自殺然後隨即被判為「無可疑」的案件,在政府眼中,彷佛人命根本不重要。但我想把時間線推前一點,年輕人的消亡一早已經不斷發生。早在四五年前開始,年輕人的自殺和情緒病個案越來越多,有機構的調查數字為每 2 個中學生就有 1 個受抑鬱困擾(2018)。一個人自殺可能是個別事件,但每日四五宗的自殺個案,就是社會問題。很多有份跟進的前線教師、社工、專家都疲於奔命,在我們眼中,一單自殺都嫌多,但政府又做過什麼。

廣告

半年前我參加過一個教育界的會議,席上主持的精神科醫生和校長大多憤慨地指控政府不打算放資源去解決這狀況、降低自殺率,結果一些希望能支援情緒個案的計劃因為政府不肯投放資源而要中斷。最後在無可奈何的情況下,會上建議學校申請什麼教育基金時,都應以學習發展、STEAM 為重點,「以支援精神健康去申請未必會批」,我聽後心裡一寒。這反映一個事實,就是政府只重視看起來亮麗和短視的政策,無決心改變年輕人的真實狀況和需要。

可見的暴力 VS 不可見的暴力

為什麼人要自殺,這當中涉及不少個人層面的問題,但社會環境絕望、看不到未來的希望、沒有生存空間,也是關鍵因素,這不只是有冇錢買樓的問題,而是我們的社會在各方面都對年輕人、基層不寬容。香港人生存狀態嚴苛,政策大多由準備「收成期」的人所操控,毫無長遠規劃,這一切一切根本就是扼殺人的生命,殺人政權一早就在運作。「虐政何妨援律例,殺人如草不聞聲。」

社會運動上的暴力,「私了」、堵路、破壞所謂日常生活,這確是很容易就可見的暴力,我不認為沒有錯。但我希望大家不要無視那些不可見的制度暴力,長久以來都在扼殺年輕人和基層的生命,有果必有因,香港人把困在自己身上的絕望,轉化成尋求改革的希望,這是必然會發生的進程,也是政府的自作孽。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