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民主與科學」的百年呼喚

2019/5/2 — 18:42

1919 年北京爆發「五四運動」(資料圖片)

1919 年北京爆發「五四運動」(資料圖片)

今年 5 月 4 日,是 1919 年「五四運動」100 週年。一個世紀前的 5 月 4 日,幾千名北京的大學生在天安門前高呼「外抗強權,內懲國賊」、「還我青島」、「廢除 21 條」等口號,固然具鮮明的反帝愛國性質;而當時思想文化界對「德先生」(民主)與「賽先生」(科學)的呼喚和「打倒孔家店」的呐喊,則有強烈的反封建的追求思想解放特徵。

1945 年 8 月中國人民抗日戰爭和反法西斯戰爭勝利結束,中國作為戰勝國,廢除了帝國主義強加的一系列不平等條約,收回臺灣、澎湖和南海諸島,收回所有租界,並成為聯合國創始會員國和常任理事國,位列世界「四強」,基本上已對「五四運動」承傳的「反帝」任務交出一張合格成績單;然而百年過去,中國對「五四」先賢「民主與科學」的呼喚卻始終「猶抱琵琶半遮面」,「五四」運動以「打倒孔家店」為象徵的衝決羅網的思想解放依然「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須努力」!

本來,百年以來最有機會讓「五四運動」呼喚的「德先生」和「賽先生」在中華大地安家落戶的黃金機會是 1978 年:當時,胡耀邦等中共改革派領導人經歷文革浩劫後大徹大悟,一方面發起「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討論,痛批「兩個凡是」,將毛澤東由「神」還原為「人」;另一方面大力平反 300 多萬宗冤、假、錯案,為所謂「地主、富農、反革命分子、壞分子、右派分子」摘帽,恢復他們的公民權利,這一人類歷史上規模空前的人權解放加上「真理標準」討論的思想解放,令中國人民在「五四運動」60 週年的 1979 年一度聽到了「德先生」與「賽先生」到來的「樓梯響」。遺憾的是,在「五四運動」70 週年的 1989 年,「六四」一聲槍響,一黨專政的頑固體制再度碾粹了「德先生」和「賽先生」降臨中國的期盼!

廣告

令人擔憂的是,在「五四」先賢針對「廢黜百家,獨尊儒術」的千年思想禁錮提出「打倒孔家店」百年之後,在中華大地卻響起與之相反的「定於一尊,一錘定音」的個人崇拜口號。這不僅是對「五四精神」的逆反,也是對馬克思主義的背離。正如 1978 年 12 月的中共十一屆三中全會公報所指出,即使是毛澤東,「他對於包括自己在內的任何人,始終堅持一分為二的科學態度。要求一個革命領袖沒有缺點、錯誤,那不是馬克思主義」。很明顯,「定於一尊,一錘定音」的前提就是假設黨的最高領袖是「神」不是「人」,「句句是真理,一句頂一萬句」。然而,毛澤東和反右、大饑荒、十年文革的歷史實踐,以及斯大林、金日成、波爾布特等共產黨領袖的教訓,無一不證明,革命領袖對客觀世界的認識毫無例外會受到時間、空間條件的制約和局限,沒有哪一個人會時時、事事、處處「偉大、光榮、正確」。正如古云「人非聖賢,孰能無過?」最高領導人難免會有對形勢誤判、決策失當之時,若然全黨、全國、全軍仍「定於一尊,一錘定音」,豈不是弄出全局性、顛覆性錯誤?所以「定於一尊,一錘定音」的提法既不民主,也不科學,明顯是對「五四精神」的逆歷史潮流而動!

與此相連繫的是,把「妄議中央」視為違反黨紀,也值得商榷。因為「中央」由「人」而不是「神」組成,是「人」總有局限性,難免犯錯誤。有人出於公心,不計個人安危,挺身而出,犯顏直諫,有何不妥?1927 年秋,正是全靠毛澤東「妄議中央」,反對「進攻中心城市,奪取全國政權」的「中央大政方針」,堅持根據國情走「農村包圍城市」的「井岡山道路」,才為中共打天下奠定勝利基礎;1978 年底,全靠鄧小平、陳雲、胡耀邦等老一輩革命家「妄議中央」,果斷中止毛澤東「階級鬥爭為綱」的「中央大政方針」,將中共工作重心轉移到「經濟建設為中心」,開啟了改革開放新時期,才令中國由「十年浩劫」後「國民經濟到了崩潰邊緣」,騰飛為今日的世界第二大經濟體!

廣告

在紀念「五四運動」100 週年的時候,對照先輩們「民主與科學」的呼喚,我們作為後人,有自豪,也有慚愧;有交代,也有遺憾!希望反思之後,「雄關漫道真如鐵,而今邁步從頭越」!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