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區議會新氣象】沙田「和你傾」 街坊議論身份建構與認同 「住喺香港就係香港人嗎?」

2020/1/18 — 12:11

昨夜七時許,有市民在沙田百步梯舉行「和你傾」活動,邀請在場的人分享對「身份認同」的看法。 活動開始時,主持向參與者問道:「住喺香港就係香港人嗎?」看台一方的觀眾沈默半响。十五分鐘後,終於有市民上前發表意見,而一些發言者的開場白是這樣的:

「(我)講嘢一舊舊,請大家見諒。」

「我唔係好識講嘢 … 請多多包涵。」

廣告

「我第一次揸咪同大家講嘢 … 」

他們都支吾地開口,彷彿覺得自己不擅於說話。三、四十多人散佈在百步梯上,有仍穿上校服、背着書包的中學生,有白髮蒼蒼的老人家,還有身穿恤衫的「上班族」。起初各人都顯得腼腆,似乎都不太願意開口做發表意見的第一人,不少人仍專注於手上的電話螢幕。

廣告

縱然氣氛起初有點膠著,但當有人挺身發言後,不少市民就開始輪流發言了 ...

*   *   *

負責人歐先生從區議員借出的音響好像不太有用,時而發出雜音,時而發不到聲音 ,卻無損市民討論時政的興致。主持叫道「不如坐近啲」,各人就靠攏一起,議論紛紛。

「住喺香港就係香港人嗎?」

有人分享樂隊 My Little Airport 在今年發佈的《吳小姐》一曲,其歌詞使她很感共鳴:「佢覺得呢個瞬間 /  最前線嘅人係自己/後面用士巴拿拆緊鐵欄嘅人又係自己/旁邊鬧緊街坊唔好影相嘅人又係自己 /遠處坐緊監嘅人又係自己」,形容作為「香港人」的共同體,是意指大家要面臨同一命運,承擔同一難關。

有自稱「九十後」的男士則以歷史論述香港人身份。他提到,正是因為他經歷過 2003 年沙士肆虐香港、2014 年雨傘運動,至現時的反修例運動,與其他人共渡歷史後,令他更瞭解這城市,亦建構他對「香港人」的認同。他覺得對某些價值認同與否並非重要,最要緊是要接納及承認香港歷史,才算上「香港人」。

話筒繼而傳至另一人,有名年輕女子理直氣壯地說:「宜家係我地唔能夠再依靠別人去建構身份認同的時候。」 她不忿特首林鄭月娥不斷批評「暴徒」影響「香港人」安寧,覺得她意圖將勇武示威者從「香港人」的社群隔絕,「邊個將『穩定』(嘅重要性)擺到咁高?根本係政府強硬灌輸『穩定』係香港人嘅身份認同。」她認為要解決這問題,香港人要多光顧支持民主運動的商戶及援助本土文化事業。

那麼不支持反修例運動的人呢?他們又是否「香港人」?民眾對此有異議。有人認為,那些人多認同自己是「在香港的中國人」,對中國的感情「血濃於水」,大多又不植根於香港,一賺夠錢就離港,所以就不認同他們是「香港人」,「要搵到香港人嘅共同信仰先可以建構身份認同,如果(佢地)唔相信呢啲價值,係無可能建構(香港人)身份」。

接著有名男生弱弱地說道:「可能大家對我接下嚟講嘅嘢唔認同 … 」他引述台灣總統蔡英文連任成功後所發表的話:「我們都是台灣人,所有的台灣人都是家人」,認為只要希望社會進步、愛這個地方,便是「香港人」。即使反對民主運動的人會覺得示威者在影響經濟,但起碼他們亦在關心香港,所以也可算為「香港人」。

*   *   *

不知不覺已到晚上九時多,「和你傾」也快要完結。雖然參與者沒對議題得出甚麼結論,但每當有人發言後,幾乎所有人會為他鼓掌,相信這是他們的共識。

在討論結束後問負責人歐先生:「你覺得香港人怕醜嗎?」他笑一笑,點頭默認,再說:「始終有些民眾還認為政治與生活扯不上關係, 『和你傾』就是希望能提升市民的政治意識,這樣才能將社會運動延續下去。」他冀望能仿效古時希臘羅馬文明的「公民講場」般,市民能在公開場合討論時政,而非僅僅「圍內傾」。

「和你傾」沒有大台,發言者亦不會經過篩選。「每人有五分鐘發言時間」、「尊重發言人,別叫囂打斷」、「意見不同時,以和平理性方式解決」是他設下的僅有規則。

*   *   *

離開百步梯,步入新城市廣場中庭時,發現牆上張貼不少有關「黃色經濟圈」的文宣海報,有另一群市民則在圍觀、討論,彷如剛才舉行的討論會般。在我們日常生活中,原來「和你傾」無處不在,也許香港人也不是太怕醜。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