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泛民是抗共路上的譚德塞

2020/5/10 — 13:20

(作者製圖)

(作者製圖)

立法會選舉又到,含淚投票的口號彷彿縈繞不散的鬼魂一樣浮上水面。大敵當前,同心合力不分化,說起來相當順口,不過在矯情的口號背後,卻令人想起武漢肺炎之下帶領全世界陷入泥濘之中的世衛,和其主腦譚德塞。

◉ 名為反對派的共犯

譚德塞不論原因為何,客觀事實就是從最初就完全把中共的說詞照單全收,抗疫方針亦是用中共的準則判斷,當然不乏對中共的讚美和辯護。當各國疫情變得嚴重,才慢條斯理的說情況已經有變,彷彿一切都是意料之外。用這個標準來形容泛民,可能有點不可思議,不過細心一看,泛民作為所謂反對派,對於中共其實也是相當信任。

廣告

與譚德塞一樣,泛民都相當信任中共的承諾,例如「五十年不變」、「港人高度自治」,到後來的「高鐵不會超支」之類,都是在提出之際不反抗,後來才一副「點解會咁架」的驚恐樣子。面對騙徒慣犯還多番中招,這個到底是「受害者」還是「共犯」,就自然不言而喻。

◉ 情緒勒索三十載

廣告

譚德塞的發言邏輯很簡單,在疫情仍然嚴峻的時候,世界各國應該合作,不應該互相指責,才可以同心抗疫。對於在明在暗仍然在扮演救世主兼受害者的中共而言,當然再好不過。同時,世衛作為「全球抗疫指揮總部」的地位,令其佔據道德高地,支持世衛就是支持抗疫,批評世衛就是與人類作對。如此的權威聲音,令一眾名人歌手、國際企業、社交平台紛紛臣服。

情緒勒索這招,泛民倒是早就瞭如指掌。光是從「泛民主派」這個稱號,就知道它已經與民主運動劃上等號。就像世衛一樣,泛民自從八十年代就已經是民主「大台」,每當有選舉,看到泛民蓋下去就是。權威嘛,得服從。反對泛民,就是反對民主運動,就是破壞之前所作的努力成果。可惜的是,抗共就像抗疫,在泛民的指揮底下永遠不會看到盡頭,只會是 Tom and Jerry 式的打情罵俏,消費民怨至淨盡。

◉ 問題喺個制度

世衛今次發揮作用令全世界中伏,是中共鋪排已久的劇本。先姑勿論病毒本身是否中共刻意放出,利用拉攏第三世界國家的策略,安插人手滲透國際組織是中共近年一直準備的事情。在純粹以國家作投票基礎的制度下,中共自然佔盡優勢。武漢肺炎事件令歐美國家發現根本制度已有問題,與其再花時間在聯合國系統下爭取什麼理事會主席,不如減其預算兼另起爐灶。

同理,在香港,透過投票選出代議士,將民間聲音濃縮在議事廳,本來是約定俗成的有效規則,但明顯制度已經崩潰,連所謂最後防線的司法系統都被徹底滲透,再在被中共掌握的規則下尋求曙光,就好像現在的聯合國一樣,要從制度內改變完全是費時失事。明知架構絕不公平,還要堅持附和,失敗只會成為唯一的結果。

◉ 各自為政拒絕權威

從抗疫經驗而言,最有效的方式就是拒絕權威。從拒絕世衛(或是被世衛拒絕)的台灣抗疫方針,到香港人不相信政府而自行提升衛生水平抗疫的效果就可見一斑。服從權威雖然可以將責任卸開,卻同時放棄了掌握自己命運的權力。去年開始的抗爭,同樣是以流水式「無大台」為宗旨,透過核心的「五大訴求,缺一不可」精神去維繫,其結果是每人都應該有自己的批判思考,掌握狀況然後判斷行動。

對於打算成為指揮者或者代言人的人物和組織,無論是附和、無視還是反對,悉隨尊便,只要謹記我們其實都有選擇的權利,而每個選擇都是用自己的未來作賭注,條路自己揀,仆街唔好喊。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