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宇軒 (Sampson)

黃宇軒 (Sampson)

英國曼徹斯特大學地理系博士,香港土生土長的城市研究者、藝術家及獨立策展人。

2020/5/28 - 16:08

港人如何走上「讓香港自治,否則就讓香港毀滅」的抗爭路?

5月27日上街反惡法的抗爭者

5月27日上街反惡法的抗爭者

1. 半世紀前,香港已有人開始追求這個城市的自主:爭取民主、自由、公義,擺脫任何殖民和威權的宰制。半世紀以來,有這追求的香港人愈來愈多。

2. 香港前途談判時(1980s),已有不少清醒的人說,不能將香港交給獨裁政權,這是二十世紀中,香港人第一次作最清晰的呼喊。那時已有人提出,讓香港人自治,是應有之路。

3. 中共在1989年六四屠城後,更多人清醒了,知道將香港交給一個殺人政權,只會斷送這個城市裡,對公義有追求的人的生命——如今是徹底印證了。

廣告

4. 香港人在九七過後,一直要求民主,一直被拖,已是很大的屈辱。2010年,「五區總辭,變相公投」,爭取相普選,是很自覺的一次反擊,改變了之後的路。

5. 民主政制不斷被拖、全無落實之外,香港人這些年來也不斷在抵擋侵蝕自由和自主的攻擊:從國安到國民教育,從CEPA到逃犯條例,巧立名目的政策,不斷企圖破壞香港人的生活,不一而足。

6. 「白皮書」是重要的轉捩點,從2014年開始,香港人終於真正明白,所有的承諾都是假的,所以有了「對話之路已盡」的說法和覺悟,並知道今後只有反抗和「打」的路,也是這時開始,警察更直接地成了政權的工具。

7. 在同一時間,中共流氓政權的本質,從汶川大地震起,就表露無遺。香港人和世界,對中共政權的卑劣,有了更多「當代」的體會。

8. 從2014年佔領起,香港人的覺醒,也帶領全世界,看到中共半點也容不下自由、民主、公義這些普世價值,由此開始,知道「打」和尋求方法脫離它的壞影響,是追求那些核心價值的唯一出路。認同這道路的群眾,也在幾年間不斷壯大起來。

9. 「反送中運動」,正好鞏固了這群不斷壯大、有了明確反抗意識的香港人。2019年,終於到來的一波街頭全面決戰,也蔓延到各種體制上的對峙,有了更多來自全球各地的盟友。

10. 如果「打」是唯一的方法,香港人也絕對意識到現實的製肘,武力懸殊,「打」的目的,除了是讓世界看見這場絕地的反抗、讓政權無法繼續管治外,也是清楚地宣告:要麼給香港人自由、民主、自治,否則他們寧可親手摧毀這城市,也不讓極權擁有它。

(寫在5.28,人大表決「港版國安法」之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