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仲明

高仲明

從事新聞攝影 20 年,一直以香港為基地。2019 年,他以為自己仍可以在衝突場面中來去自如,記錄抗爭中的人與事。可惜歲月不仁,他腰酸背痛,再也跑不動,只能在催淚煙中食塵。8 月,高仲明因為對催淚煙嚴重過敏,呼吸困難,先後兩度入院,從此退下火線。作為香港人,他不甘心缺席這場空前的抗爭。遂另闢蹊徑,以警暴為主題,拍攝受害者的人像照。《港傷》獲「Sony World Photography Awards 2020」Documentary — 專業組冠軍。高仲明關注的議題包括貧窮、無家者、少數族裔等。Facebook:https://bit.ly/3dYmOLj

2020/7/10 - 19:23

【港傷.18】趙家賢:「耳廓被扯脫的聲音,我永世都記得」

趙家賢ㅤ35 歲ㅤ區議員、民主動力召集人(高仲明攝)

趙家賢ㅤ35 歲ㅤ區議員、民主動力召集人(高仲明攝)

【攝:高仲明,文:蔡慧敏】

趙家賢ㅤ35 歲ㅤ區議員、民主動力召集人

2019 年 11 月 3 日,香港市民在多個大型商場築人鏈、反警暴。警方擘槍衝入商場,以胡椒噴霧鎮壓。當中最血腥的一幕,發生在港島東的太古城中心。晚上七時,商場外一名語帶鄉音的男子因為政見問題向途人揮刀,數人浴血。當區區議員趙家賢上前調停,被該名男子咬甩左耳

廣告

「耳廓被扯脫的聲音,我永世都記得。」當時趙家賢血流披面,幾近休克。急救員不斷拍打其臉部令他保持清醒。他留院接近三星期,做過接駁手術,可惜耳廓壞死,需要移除,最終縫了三十五針。

若十指痛歸心,滿佈神經的耳廓更是牽一線、動全身。傷口至今仍會突如其來的陣痛,「好似閃電一樣。」疼痛波及整個左邊身,趙家賢的左肩和左臂不能擧起,需要做物理治療;兩邊耳朵不平衡,容易暈弦;雙腿乏力,出入要撐著手杖雨傘,「本來送給老人家,沒想過要自用。」

因為與疑兇有體液接觸,趙家賢需服食抗愛滋藥,令精神混沌,難以集中。而且藥物傷身,需要定時驗血監察。「本來打算區選後嘗試懷孕。真是很對不起太太。」他倆的造人大計一直未能付諸行動,原因之一是樓價吃人,婚後仍與父母同住,缺乏育兒空間。區議員月薪約 $34,000,與太古城平均呎價逾 $18,000 相比,置業猶如精衞填海。是次受傷,令生育計劃無限期押後。

11 月 24 日的區議會選舉是「逆權運動」爆發以來的民意指標,反對派取得空前勝利。趙家賢的選舉工程雖然因為遇襲而打住,仍以 63% 選票當選,成功三度連任,「藍絲最喜歡罵民調不可靠,今次是政府的選舉,一人一票,我就是贏了你們。」他的對手丁煌在選舉前幾個月才空降,曾追著黃絲街坊咆哮:「太古不要連儂牆、太古不要連儂牆。」建制派覺得這樣的候選人會有勝算?「坦白講,他們老早失去爭取中間票的能力。唯有靠 TVB 不斷宣揚『黃絲好暴力』,不想香港變成這樣,就要投建制派啦。」

趙家賢得票比上屆的 73% 明顯下調,原因之一是區內人口成份有所改變,「近年中資機構大舉買樓,錢洗白了,不怕被中共收回。物業當作宿舍,但不屬於那些嘍囉。」疑兇陳真報稱無業,卻居於屋苑內市值超過 $1,500 萬的單位。趙家賢與當日四名傷者已入稟高等法院,向疑兇索償。陳真被控「有意圖傷人罪」(法例 212 章第 17 條),最高可判處終身監禁。

2020 年 4 月 26 日,太古城中心有「和你 Sing」示威,防暴警再次衝入商場。趙家賢質問警方進入私人地方的原因,警員對他嘲諷:「他沒有耳朵聽不到。」當中三至四名警員更不停在他旁邊摸耳朵。趙家賢批評這些行徑「小學雞都不如」,已根據《殘疾歧視條例》向平機會投訴

香港攝影記者高仲明憑作品《Wounds of Hong Kong 港傷》獲得 Sony 世界攝影獎 2020 公開賽、紀實攝影組冠軍。該輯作品拍攝港人在抗爭中的種種傷勢,惟主辦方 World Photography Organisation 指相關影像「對某些人來說可能具煽動性」,並將十幅參賽作品的其中六幅下架。被下架的都是明顯見到傷痕的照片。

高仲明早前的眾籌已經完成。所得款項會用來製作《Wounds of Hong Kong 港傷》相集,並在香港及世界各地舉行展覽。香港的展覽早前在 Openground 舉行。購買相集,可以私訊高仲明的 Facebook 專頁,在 Openground 和指定黃店亦有發售。

《Wounds of Hong Kong 港傷》的相片和文字是大家的。任何媒體、機構或個人只要註明出處,均歡迎轉載或使用,以廣流傳。「攬炒團隊」(APPG)已採用部份照片,製成「Edvidence of Human Right Abuse」文宣,要求英國國會調查香港的人權狀況。書中有 24 位受訪者,《立場新聞》會率先連載部份內容。

(標題為編輯所擬)

作者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