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港府徹查元朗恐襲案與否,示威者與平民百姓也可以是輸家

2019/7/23 — 20:39

2019年7月21日夜,元朗

2019年7月21日夜,元朗

約兩年半前,香港發生港鐵縱火案事件,惹來恐襲的疑雲。當時筆者在一些網媒發表文章釐清指,雖然施襲者發動了無差別攻擊,但由於他行兇時沒特定的政治或宗教目的,所以他的行為算不上是恐襲。

不過,在 7 月 21 日的元朗傷人案中,情況則迥然不同。正如沈旭暉和梁啟智等人指出,施襲者的行兇手法和動機與學術上的恐襲定義完全相符(問題只剩下「這宗案件究竟是非國家個體發動的恐襲還是國家支持的恐怖主義(state-sponsored terrorism)?」),其中沈旭暉表示任何文明社會的政治領袖也會「定性,嚴查,做一切可做的穩定人心」梁啟智更明言港府應該要向施襲者和團體「凍結財產、禁止籌集財產,和禁止團體招募」等。

在原則上,筆者當然完全認同相關的建議。遺憾的是,現實政治中,魔鬼不時在於細節。即使港府煞有介事高調表示會徹查事件,並強調會作出深刻反思、檢討和改善,情況仍可以愈趨對示威者和平民百姓不利。

廣告

港府可反恐為名ㅤ打壓異見為實

尤記得筆者在探討港鐵縱火案時曾提及過,我們不能排除香港會出現「有人刻意製造恐襲陰霾,使港府有藉口加強反恐為名,加強警方的配備和權力為實」的可能性。其實,當社會出現恐襲事件,坊間的直覺訴諸於「政府需要增強警力保護市民,甚至認為應該賦予警方更大權力去查明事件及杜絕同類問題再次發生」並不為奇。可是,在威權政體中,掌權者可以藉此順水推舟:當警員的權力獲得擴大、其裝備愈趨精良後,他們在實際上更易借助反恐的名義鎮壓異見者,中共在新疆的「反恐」工作便是其中一個顯例。

廣告

港府把元朗傷人案與示威者衝擊中聯辦大樓的定性混為一談,固然不能撇除打壓異見示威者的嫌疑,但即使港府把兩宗事件區分開來談論和處理,她亦可以「反恐」之名擴大警權和提升警方的裝備,為日後加強打壓異見人士鳴鑼開道。在這個過程中,平民百姓亦不能幸免於難。其實,近個半月,港府和警方已朝着這個方向邁進:警方於 6 月 11 日在金鐘港鐵站無差別截停年輕人搜身、6 月 12 日在金鐘無差別攻擊示威者和途人、7 月 7 日旺角清場行動中無差別包抄示威者、途人和街坊、7 月 14 日沙田清場行動中闖入新城市廣場無差別包抄示威者、途人和街坊等,前線警員在執法期間大多沒有佩帶委任證。與此同時,警員在維持 6 月 30 日的撐警遊行中對遊行人士襲擊記者、異見議員和途人視而不見。在這個情況下,你還能相信,倘若香港警員的權力獲得擴大、其裝備得到提升後,平民百姓便可得到較大的保障嗎?

 

全文原載於《信仰百川》7 月 22 日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