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雲

朝雲

左膠

2019/3/22 - 16:19

港版 9 Angry Men & Ladies,退庭三日見端倪,爭持第五日終揭曉

梁天琦、容偉業,圖片來源:朝雲攝

梁天琦、容偉業,圖片來源:朝雲攝

22/3 高等法院

港版 9 Angry Men & Ladies,退庭三日見端倪,爭持五日終揭曉

* * *

廣告

五女四男的陪審團,由星期一起退庭商議,從此沒有步出高院,直至作出裁決。揭盅的日子愈近,旁聽的民眾愈多,迄至星期五終於定讞。

五日之中,陪審團不時呈交問題,請黃崇厚法官解答。包括非法集結成立與否,是取決於有意「令人害怕」;抑或客觀「令人害怕」。

黃官解釋非法集結作為刑事控罪,能否成立要先論意圖。必須證明被告有心「令人害怕」,若果無心則不足以入罪。

此外陪審團亦問到,「意圖」是否等同「真誠相信」。控辯雙方爭鋒甚久,法官的結論傾向控方。「意圖」與「真誠相信」是兩回事,不用考慮後者。

黃官澄清「意圖」僅僅解釋為「想」,比如一人明知勝算渺茫,依然鋌而走險,終究犯法。陪審團無需考慮被告是否「真誠相信」其煽動是否有效。

但黃官亦補充「意圖」之外另一入罪條件。除了要證明被告想犯法,下一步亦須證明其煽動產生實際效果,方告罪成。

* * *

在場旁聽的法律人解釋,陪審團正逐一商討能否入罪的條件,每遇不明便請教法官。控方致力跨過定罪門檻;辯方則致力提高門檻。

陪審團的問題幾乎都圍繞第四被告「美國隊長」容偉業。但無人清楚陪審團是先討論容的案情釐定準則,抑或已對其他被告作裁決,庭外眾說紛紜。

直至第三晚,文浩正律師向記者披露,他根據陪審團的提問取向,料想他們已解決梁天琦等前三人的控罪,而且皆獲無罪,僅僅卡在容偉業上,爭持激烈,結果如其所料。

* * *

梁天琦,圖片來源:朝雲攝

梁天琦,圖片來源:朝雲攝

第一被告梁天琦

暴動罪 — 7:2 無罪

此前梁已承認一項襲警,兼之另一暴動罪成,須繼續完成刑期

* * *

第二被告李諾文

暴動罪 — 7:2 無罪

當庭釋放

* * *

第三被告林傲軒

暴動罪 — 7:2 無罪

當庭釋放

* * *

容偉業,圖片來源:朝雲攝

容偉業,圖片來源:朝雲攝

第四被告容偉業

煽惑非法集結 — 8:1 無罪

非法集結 — 5:4 無法達成有效裁決

暴動罪(砵蘭街)— 8:1 無罪

暴動罪(亞皆老街)— 7:2 無罪

襲警 — 8:1 有罪

暴動罪(山東街)— 8:1 有罪

暴動罪(花園街)— 9:0 有罪

* * *

容偉業在審訊前最後一晚在仍在通宵工作,逕赴法庭,定罪後遭即時還柙,直至 4/4 重返高院,與另一早已承認暴動罪的袁智駒一起處理求情,再候判刑。

* * *

後記

旺角案中若干被告遭律致司交付高等法院,因法官能裁定更重的刑期,然而亦增添另一門檻,便是陪審團。
無需
在高院交由陪審團定奪的暴動罪嫌,定罪率顯然比其他法院低。尊重陪審團運用常識判案的傳統,繼續發揮寧縱無枉的法治功效。

美國的陪審團員履行職責後,可以受訪披露內幕,名劇《十二怒漢》正以此為題材。然而香港不同美國,跟從英制,陪審團終身不能披露內情,否則犯法。

我們永遠不會知道五日五夜的法院中,九名公民掀起幾多波瀾,決定數人一生前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