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無史識,真係好大件事

2020/2/21 — 15:26

鄂圖曼帝國軍隊的畫像(資料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鄂圖曼帝國軍隊的畫像(資料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文:熊仔】

2 月 3 日,《華爾街日報》刊登了一篇題為《中國是真正的亞洲病夫》(China is the Real Sick Man of Asia)的評論文章。撰文之日,中國外交部「反擊」,先是指相關文章帶有種族歧視色彩,並取消三名在北京工作的《華爾街日報》記者的記者證,目的是報復相關媒體不願收回文章的回應。

但,呢篇文條題點解要講史識?係因為本地記者只係識得「東亞病夫」(Sick Man of East Asia),即係十九世紀中葉以來形容清朝管治失敗,被迫簽不平等條約的時期。可惜,病夫(Sick Man)呢個字最初唔係應用響亞洲,而係應用在更接近列強的歐洲本土,在十九世紀初已經漸露衰亡之勢的鄂圖曼帝國(Ottoman Empire,1453-1918)。

廣告

名符其實的病夫

鄂圖曼帝國嘅立國,係滅咗曾經顯赫一時,但後來領土面積越縮越細嘅東羅馬帝國/拜占庭帝國(Eastern Roman Empire/Byzantine Empire,395-1453)。聽到個名,都應該估到東羅馬帝國係同曾經在世界歷史上呼風喚雨嘅羅馬帝國(Roman Empire)有關。長話短說,攻破到東羅馬帝國嘅皇帝,點解都無可能係渣嘢。事實上,鄂圖曼帝國嘅領土,一直都係以種族多元見稱。領土幅員遼闊,最強盛之時,歐洲最遠曾與奧地利為鄰、非洲則西至今天突尼斯、南至今天埃及的尼羅河流域、東至亞洲今天科威特及也門一帶,北至今天烏克蘭南部。

廣告

可惜,鄂圖曼帝國衰落之勢早在十七世紀已呈,而歐洲列國嘅崛起,促使他們既在歐洲發動戰爭,亦透過歐洲以外嘅殖民主義,來爭取更多嘅資源,以推動自身嘅經濟發展。鏡頭一轉至十九世紀初嘅歐洲,保守勢力在合力剿滅拿破崙以後,就用「分餅仔」嘅方法,去圍堵法國,以減少法國再「出事」嘅機會。鄂圖曼帝國嘅衰落,亦係呢個時候走入歐洲人嘅視線。奧地利(Austria)嘅哈斯堡皇朝(Habsburg),睇準咗可以唔駛籌建艦隊,都可以加入殖民地爭奪行列,以保自己漸漸在歐洲大陸所失嘅勢力。但同樣打緊類似如意算盤嘅,仲有雄踞北方嘅沙俄皇朝。沙俄為得到終年不結冰嘅暖水港,想盡方法要向南拓展版圖,加上在鄂圖曼帝國治下嘅巴爾幹半島,即今日嘅塞爾維亞、波斯尼亞等國,種族上算係斯拉夫民族,所以俄羅斯就想打民族主義嘅旗號,去同奧地利以及後來嘅奧地利—匈牙利帝國(即係奧匈帝國)爭一日之長短。最終,呢兩個國家,加埋當時想爭取獨立嘅巴爾幹民族,仲有一個想保住自己所得嘅鄂圖曼帝國,就響十九世紀中後葉、二十世紀初,就響呢個地區到打生打死。而第一次世界大戰亦都係響呢個背景之下引發出來的。鄂圖曼帝國亦都終結響第一次世界大戰手上,影響幾大,可想而知。

早於 1853 年,響上面所講嘅事完全未發生之前,曾任首相,但後來轉任英國外交大臣的 John Russell (1792-1878),借用沙皇尼古拉一世(Nicholas I)的說話,指「鄂圖曼帝國猶如一個病入膏肓的人,將會四分五裂」,並指英俄雙方必須充份協調,以免產生矛盾。當時實行「光榮孤立」(Glorious Isolation)的英國,對歐洲事務本興趣不大,但結果卻與法國一同捲入克里米亞戰爭(Crimean War,1853-1856),與俄國在鄂圖曼帝國的領土上大打出手,亦是歐洲近代史之中,其中一場最「無謂」的戰爭。

「三省吾身」與「無知」

曾子在《論語》中,曾經論及「三省吾身」,包括有否盡力完成別人所託、有否言而有信、有否實踐所學。可惜,今天的中共政權,上至習近平、下至陳肇始,皆學鄭少秋在《大時代》中飾演的丁蟹來做人治國。屢屢大堆口號,但每每發生問題,則文過飾非,諉過他人。先是控告首先發現武漢肺炎的醫生,包括李文亮等八人。李醫生最後死於肺炎感染,僅 34 歲,在那時卻被捧為「英雄」。集權在手卻諉過下屬,完全缺乏承擔。即使往後炒咗湖北省及武漢市市委書記都好,「人頭落地」卻沒有解決問題。淨係睇吓對確診定義可以五時花六時變,唔夠試劑就入唔到醫院、入唔到醫院就唔會確診、死咗都可以唔駛計數。仲有仲有,到底個病毒點嚟,係食野味定係實驗室出事;仲有醫藥企業得人俾醫你用就去搶先註冊專利。出哂事,人哋美國想派疾病預防及控制中心(Center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CDC)嚟幫手,中國政府推完人幾次莊之後,就響咀炮部,哎,唔係,係外交部,個記者會入邊,不斷咁話美國好唔幫手。仲話人哋「封關」係製造恐慌。

上面呢堆事,有邊一件唔係在在顯出中共政權嘅弱點?掌權嘅毫無承擔、統計數字只係一啲交出嚟嘅數字,弄虛作假之風,皆因上有好者,下有甚然。自己製造出嚟嘅危機,不單不承認責任,反而仲叫人讚佢響處理危機嘅「果斷」。大佬,你「果斷」就唔駛搞成咁啦!仲有,學埋啲旁門左道,用盡方法控制世界衛生組織,結果出嚟講嘢毫無公信力。幫個病毒起個名都已經可以變成一揪唔知乜,仲話咩要避免污名化;又話咩唔駛實施出入境限制。大佬,依家係你唔搞掂佢,啲人就嚟歧視你。歧視係唔啱,咁但係你負責全球衛生嘅組織,你搞唔掂,啲人就會用土炮方法,就咩都有可能。排拒台灣參與又係咩玩法?中共最鐘意嘅,就係響全球各地都設立傳媒,全部都係跳「忠字舞」,跟手返到大陸就不斷咁話人哋外國媒體都係咁報㗎,你睇吓我哋幾威!

當然,香港嘅特衰政府更差。

??❌。
消毒搓手液?❌。
隔離設施?今日話你聽會去你屋企。
你反對?出 ? ‍嚟打你、拉你。
叫你封關?唔得。點解?支吾以對。
連戴唔戴口罩都可以拗一餐。

大佬,打緊仗㗎!醫護罷工叫你封關,先話唔中計,結果幾日後就封剩機場、深圳灣、港珠澳。正如古代名言,「係你教我『暴力』有用的。」仲有仲有,個局長可以剩係識得喊,喊住話知道醫護壓力好大,咁你做過啲咩?❌。

好喇好喇,結果發生咗搶廁紙嘅劫案,啲人因為更政府嘅廢而恐慌,結果武漢肺炎上腦,即係武腦炎,連白米、廁紙都要搶。新加坡個部長走出嚟笑香港,教人情何以堪?

未上任嘅時候「好打得」,原來最後只係「書蟲」一條。考試好叻咩?叻過佢嘅大有人在。唔輸得、唔聽人講、要鬥氣,呢種人「叻」,又點?睇吓香港過去呢大半年,因為呢個人折騰咗幾多?原來唔單止現實生活入邊唔識買廁紙,響為官嘅世界當中,都係唔識買口罩。俾你手上有全世界嘅錢都無用啦!

唔想俾人話 sick man,最緊要係證明俾人睇你有願意承認錯誤嘅勇氣,有改變嘅能力。鬧人哋點係無用嘅。你估當時鄂圖曼帝國就算傳召駐當地嘅英國大使,殺埋佢,會改變到其他人點樣睇鄂圖曼帝國嗎?停止一啲無謂口述同咀炮,認認真真做好自己可以做嘅嘢好過啦。何況,the writing is on the wall,到你唔認咩?

 

全民教育局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