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爭民主保自由救香港一路向前 回到未來只是「堅離地」政治妄想

2019/9/19 — 21:16

香港特首林鄭月娥閉門講話的錄音全紀錄流出,透露她認為可以用摧毀法治的手段去維護法治,也可以撇開自己施政錯失和政治制度衰敗去大談如何修復香港。她的思覺失調已令她和特區政府的民望貼地難起,六月之前那個「一國兩制」坐以待斃的香港已經一去不返,林鄭想回到從前,注定只是一場幻想。

講話中,林鄭語出驚人之處,更在於她自嘆已成孤家寡人 — 她看到身邊空空如也,只剩下警隊盡忠效命,因此情願不情願也好,凡事也得聽從警方意見,也不得不賦予它前所未有的權力來平定局面。

換言之,她心虛得認為公務員不會站在她那邊,只相信警方是她唯一可倚靠的力量,看來警隊以外的特區領導班子和公務員隊伍都形同虛設,因此別無選擇,任由警方自把自為,以警暴制止示威者挑戰,完全無視警暴是暴力升級的源頭,更把危機當作治安問題處理,卻不管政治問題才是治安問題的根本。

廣告

這套危機管理的認知和手法除了毛病多多,包括不斷製造警民仇恨、認知失焦和對策錯位,而毛病的根源更在於一份苦大仇深的剿敵意識,一份對警方神聖不可侵犯的虔誠敬拜,以至用軍事手段解決政治問題的執迷不悟。這些基本態度不變,一切應對方法都是好勇鬥狠,目的是殲滅敵人 — 勇武也好,和理非也好,或遲或早都要被針對。同時,以政治鬥爭為主調,也等於自絕於以政治和解重建香港的一切和平途徑,而眼下的對話,不外是一場又一場假戲、爛戲。

若說她的危機管理是思覺失調和政治妄想,她修復香港的種種圖謀根本是捨本逐末、隔靴搔癢。她的「理想」從來不是發掘真相、檢討過失、認錯道歉、溝通對話、從而達致共識和解,然後重新出發。恰恰相反,林鄭主張速捕速告速判,公檢法三權配合,以便一網打盡前線抗爭者,同時全面開動宣傳機器,奪回海內外的輿論話語權,更積極爭取願意協助者的支持。待局勢平定後,林鄭要檢討的,不是怎樣確保施政貼近民意,以免失誤歷史重演,反而是如何重整統治工具的效力。

廣告

她雖然沒有具體言明如何重整統治力量,但不外是從嚴管制香港,包括增強警力、提高網上網下宣傳威力、加倍統戰效率、壓制政治言論、加強思想控制等等,因為正如錄音紀錄所透露,她認為今次事件弄得滿城風雨,僅僅是由於低估市民對大陸的反感和猜疑,同時政府無法抵擋反對者的宣傳攻勢,簡言之,錯就錯在管制不足、宣傳不足。

由此至今,她只責怪市民不知好歹、不明事理,卻不直面自己的錯誤是其立場出賣港人,加上態度囂張拂逆民意,再加上警方有恃無恐凶殘暴戾執法,也因此使大家逐漸明白,今次反「送中」運動,不單是反對一條惡法,也是反對一個可以出賣港人的政府,更反對一個可以讓政府出賣民眾的政治制度。同樣,警暴不斷升級,濫權濫捕橫行,不單是使人痛恨警隊,也使人憤怒現行制度之中並無監督警權的獨立機構,而歸根究底,原因是政治制度讓警權失去制衡。

因此,要挽香港狂瀾於既倒,香港人已經抓緊方向,就是爭民主、保自由從而救香港,因為沒有民主,不要說無法制止類似「送中」條例的惡法會捲土重來,也無法確保可以公正公平監察警方權力,甚至要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還原六月以來眾多事件的真相,也得取決於只須聽命於中央的特首,事情荒謬可謂近乎奇蹟,而一半議席由功能組別代表組成的立法機關,同樣無力迫使當局順從民意。

當爭取真普選之聲響遍民間,林鄭卻依然迷信野蠻統治,即以警暴、宣傳、統戰,再加上雙管齊下,一面警黑合作,縱容以「愛國愛港」黑社會暴力襲擊市民、製造衝突場面、恐嚇和平示威者、破壞民間活動,另一面虛張聲勢,吹噓向大地產商收回土地,加快公屋上樓速度,以空中樓閣的構想迴避問題,騙取民心。

若與廣大市民的民主訴求相比,林鄭思維根本不接地氣,也不問民憤的根本因由,猶如生活在虛擬空間,迷醉於春秋殘夢之中。跟她對話還有何可談?

 

原刊於 RFA 網站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