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人語

立場人語

2020/5/27 - 23:06

【特寫】5.27 抗爭者在想什麼? 同屬反惡法二讀,這次重現不了 6.12

《國歌法》恢復二讀的前夕,連登、Telegram 等一貫發放抗爭資訊的頻道開始為今日(5 月 27 日)的示威活動「吹大雞」。

將近一年前,歷史性的 6 月 12 日的前一晚,是《逃犯條例》修訂草案恢復二讀的前夕。當時網民也發起留守及包圍立法會,也是「吹大雞」。當時的紛爭主要在於時間:6 月 11 晚出好?定 6 月 12 日早上出好?早上出,趕得切嗎?

一年後,紛爭已遠遠不僅限於時間。問題不是「出唔出得切」,而是「出唔出好」?

廣告

昨晚傳出消息指,警方將加強部署,嚴密佈防,將動用超過 3000 警力,採取「快刀斬亂麻」式的策略。接近深夜時分,又有消息指建制派議員已經漏夜返回議會,準備守到早上直接開會審議《國歌法》草案。

種種跡象顯示,集結金鐘似乎將是「死路一條」— 然而網上輿論未有呼籲「轉場」,反而向兩個極端走:「行動 post」仍然獲得迴響,但另一邊廂則有言論勸喻示威者不要「送頭」,留得青山在。

最後,到底誰在這種不確定的氛圍下走出來了?「527」和「612」這種「反二讀」的行動都是專屬於黎明時分的抗爭,必須趕在立法會開會之前「開波」。然而,今天早上,金鐘一帶除了有大批警員駐守以外,非常冷清。「曙光行動」死了嗎?還有誰會響應「曙光行動」?

今天出來的人,有沒有隱約抱著「重現 6.12」的期盼?今天早上示威力量薄弱、最終逾 360 人被捕的結局,是否意味著,反修例運動已迎來了一道難以越過的坎?

迷惘,但仍然出來的和理非

Matthew(化名)是中五生,停課近五個月以來,終於今天中午 12 點回歸校園。但在 12 點前,他先要做一件事。

「都係想回應一下國歌法。原本諗住同成班朋友去支持呢個活動,但我自己一個人在附近等(朋友)時被人截查,令到個心情亂咗。」Matthew 和記者對話時正值早上 9 時多。他剛在中環歷山大廈附近被警察截查,事後神色依然警惕而慌張。

「因為之前的活動,警力唔會咁深,但佢加重咗。而且我驚…佢隨時查你會覺得好恐慌,你見到佢濫暴咁猖狂,參加活動都擔心自己成為其中一個受害者。但唔嚟又對唔住自己,因為個活動想抗爭、想維護自由。」

Matthew 坦言現場的情況和他想像中有點出入,「金鐘附近八點幾九點都好似無乜人,所以有少少失望。」

這其實並非記者第一次看到 Matthew:早上大約六時許,在金鐘地鐵站月台,記者早就見過他。當時,Matthew 獨自佇立在交錯不斷的人流中,低頭按著電話,像是在等待什麼。527 早晨的金鐘、中環一帶就是充斥著和他行色相仿的年輕人:在空蕩的街道上或二人一組,或三人一組,似乎都正因為漫無目地遊走,而更顯得有所企圖。

同一時間,金鐘一帶大量警察佈防,幾近全面封鎖海富橋和中信橋,不停搜查行人,情況儼如戒嚴。

2020年5月27日,金鐘

2020年5月27日,金鐘

約 8 時許,深知道在金鐘難以成事而「轉場」歷山大廈的,還有 Billy 和 John。他們同樣是響應 Telegram 頻道的號召,前往歷山大廈集合的時候,在大廈附近被警察截查及抄錄身分證資料。

被問及他們對今天的期望,他們坦言「有諗住(會似 6.12)」,但看見人流的疏落亦難掩失望之情。「其實好洩氣,好唔開心。好老實講,根本改變唔到啲乜。(朝早)見唔到人塞鐵囉,真係好灰……」

但時移勢易,面對警暴問題越趨嚴重、《國安法》頒行在即,二人明白現在出來示威的代價更大。「我會明白佢咃唔係想放棄,而係佢地會覺得,無謂送羊入虎口。我明點解佢哋會唔出嚟。」

又被抄低身分證,又不見「手足」,下次「吹雞」還會出來嗎?Billy 說,「咁又唔會(唔出),下次再睇下情況囉。我地唔會咁快放棄,相信我哋啲手足。講真我地仲有廿幾年時間。仲有啲手足係好團結的。」

*              *              *

訊息混亂   凝聚力下降?

Billy 和 John 雖對其他示威者有著無限諒解,但對早晨的行動結果也不禁無奈嘆道「(覺得)有少少伏。」

「尋日個(Telegram) group 搞到好亂,一時話呢度,一時話嗰度,一時話 cancel,又話『18 區開花』,而家又話『九龍開花』,未有結論。」早上 10 時許,連登、Telegram 一度傳出「1300 九龍大遊行」的消息,出 po 者形容由於港島區「十級重狗」,示威者應「轉場」去九龍。 結果記者準時到達旺角,又發現響應的市民寥寥可數。

約 10 時許在銅鑼灣 SOGO 附近被截查的 Oscar、Yorky 和 Charles 也感覺今日的活動組織及資訊有點混亂。Charles 指出,重點是行動目標不明確。

「好似話原本係想阻止(建制派)議員入去開會呀嘛,但其實已經佢哋入咗去開緊會,咁喺立法會附近嘅目的係乜嘢呢?目的性唔明確嘅時候,即係有啲混亂,我唔知想點。咁企喺度,咁同警察去對抗…即係嗰個目的唔明確嘅時候,我哋好唔知想點囉。」

被問及會否覺得行動失敗,Oscar 說,「某程度上嚟講,小小失敗囉。凝聚力冇 6.12 嗰時咁好囉。」

時間跳轉至早上 11 時,銅鑼灣希慎廣場內。人群開始在二、三樓聚集,往中庭靠攏,倚欄而站,儼然是「和你 SING」的陣式,卻沒有任何呼叫,人們行行企企,面面相覷。有些人似乎很早就起來,但如今又無所事事,於是伏在開放式店舖的桌椅上小睡。

「而家個心情......迷惘。」應屆 DSE 生畢同學(化名)這樣形容。她和另外三個朋友皆手持直傘,正躊躇著該待在二樓還是下去,但似乎兩者無太大分別。

剛考完 DSE 的小黑則認為,5.27 的情況和去年 6.12 很不一樣。「因為 6.12 係始終合法㗎嘛(編按:當時民陣申請在中信大廈外集會,獲發不反),好多人的心態可能係:我參加遊行示威係正常嘅,被捕的可能性比較低, 因為嗰時成個過程係合法㗎嘛,你冇乜嘢理由去拉我。而今次成個狀況唔同,你出得嚟,已經預咗係有機會俾人拉,風險相對會大啲,大家都可能因為呢樣嘢卻步。」

所以是氛圍問題?「冇錯,大家都已經開始有少少驚。」

小黑身旁的友人阿雪補充,「某程度上,(今日)少咗過去嗰種類似打仗的感覺,我覺得我哋呢場運動其實堅持到一年已經好勁。…因為政府係陰啲陰啲咁去做一啲野,而唔係去明刀明槍去做,變相好唔容易去深入人民的心底,令佢覺得:哦,依家就係製造緊恐怖,而唔係硬碰硬。」

小黑看著商場周圍開始聚集的人,「同埋覺得,今日出嚟嘅目的好似係有少少為做而做囉,好似冇乜目的性,大家都諗過想做一啲嘢,但係要實行係有啲難,同埋出嚟好似係有『送頭』嘅感覺囉。」

2020年5月27日,旺角

2020年5月27日,旺角

除了社會氛圍變得嚴峻,集結抗爭力量的資訊平台,似乎也是其中一個讓示威者感到無所適從的原因。提到由運動至今,在推展、醞釀抗爭行動路線中扮演著重要角色的討論區「連登」,有兩名受訪者皆分別提到討論區中的「分化」現象,似乎某程度上影響著如今示威的行動力。

John 語帶疲憊地說,「其實 11 月已開始係咁,(運動支持者之間)鬥到依家。有些人就將幾年前同對家的私人恩怨,擺上連登,搞到咁。既然大家都唔團結,咁不如咩囉…有少少唔開心嘅,雖然我一個人 call 唔到啲咩,但團結就是力量。但既然大家都散喇,其實都無辦法啦…當年雨傘運動都係咁,搞分化,唔團結,所以先失敗。」

「分化」指涉的是動機,或難以驗證;這兩天「連登」呈現的,至少是意見分歧。

縱觀 5.27 前夕的「連登」貼文,除了一開始「明天527全部出街」、「香城 ONLINE 527 添馬之戰」、「明天將與理大一役相當,成轉捩點」等一開始獲得不少迴響的「行動 post」以外,接近深夜時分,有不少考慮到警方執法將更嚴厲、勸諭示威者韜光養晦的貼文亦開始陸續出現,如「5.27 嘅行動就係唔好衝動」、「手足勿衝動,案底留一世」、「我諗咗好耐好耐,始終都係覺得 527 唔應該出嚟」等。後者所獲得的迴響更大,但直至早上,討論區中也未有可察覺的主流定案,與以往大型行動前的氣氛不盡相同。

今天也有到畢打街一帶聚集、經常在「放飯」時間參與中環「和你 lunch」的護士阿 A,在回答有關訊息混亂的問題時,也提到「連登」:「有些(post)話出,有些話唔出。其實各有各做都啱,鍾意出就出,但要保障自己先,而唔係好勇武一路衝。始終已經唔係一開始咁,所有人都喺條街度幫你,而家真係有些人唔敢出。保護自己是最重要。」

*              *              *

送頭?「明明是濫捕」

「好嬲,根本係亂嚟、亂拉!」大學生杜小姐在朗豪坊外向記者說。

時為下午 3 時許,約半小時前旺角有市民行出馬路,往尖沙咀方向走。未幾防暴警察到場。逾 60 人在砵蘭街朗豪坊外被截查,其中包括不少身穿校服、今天復課的中學生,警察要求眾人面壁。

過百市民在對面行人路圍觀,有人不斷向警察大喊「黑警」、「販冰兵」。杜小姐就在其中:「我一直喺度,望住佢哋被人拉……你睇(封鎖線)入面,好多都係學生,搜完書包,話拉就拉,(警察)無規矩可言,完全唔當法治係一回事。」

未幾,警方宣布,該批被圍堵的市民因涉非法集結被捕。被捕人士逐一登上警方旅遊巴士,當中包括穿校服的中學生。她們上車的一幕被鏡頭攝下,相片在網絡廣傳。不少人為之心痛。

2020年5月27日,旺角有中學生被捕

2020年5月27日,旺角有中學生被捕

這只是 5.27 下午的冰山一角 — 稍早之前,警方在銅鑼灣希慎廣場外行人路拘捕數十人,指其參與未經批准集結,連同附近波斯富街一帶被截查後被捕的數十人,合共過百人被捕;其後銅鑼灣再有數百示威者成功從軒尼詩道突圍,佔領馬路往灣仔、金鐘方向邁進,但防暴警察隨即截擊,於灣仔警總外拘捕逾 50 人……警方最終宣布,今日逾 360 人被捕,根據資料,人數為 2020 年單日最高。

與龐大被捕人數形成強烈對比的,是示威者今日行動的威脅性。

環顧全日各區行動,除了旺角晚上有人燃燒路障,製造久違的火勢及零星爆炸聲響,其他示威者的行為基本上沒帶來太大威脅:幾乎沒人向警擲雜物,更遑論是磚頭、汽油彈;頂多是以雜物堵路,稍為堵塞交通;即使遊行,通常也只能走個十幾分鐘,走得最遠的是由銅鑼灣行到灣仔警總 — 然後卻被捕。

如此結果,似乎和事前不少人批評行動等同「送頭」的論調,不謀而合。

2020年5月27日,旺角

2020年5月27日,旺角

一聽到記者提起「送頭」二字,30 歲的 Kelvin 反應極大:「送乜尻嘢頭呀?」今日下午,他本在銅鑼灣希慎廣場內叫口號,其後有示威者走出馬路,他跟在大後方,結果最前面的人被圍堵拘捕,他則繼續留在周圍努力拍攝被捕者的樣貌,再上載到 Telegram 的被捕者支援群組,「影到相就影,影唔到相就拍片,記低車牌,幫得幾多就幾多…」

Kelvin 自知也走得不前,但他認為要尊重每個抗爭者的選擇,「出嚟行,願意付出幾多是他們的選擇,大家都係咁樣做。點解唔落場那班可以話人送頭?…我只可以話,出來的人是為香港好,你估佢哋真係諗住被人拉咩。點解要話人哋『送頭』呢?」

他愈說愈氣,「到佢哋真係被人拉咗,我哋要諗嘅,點解唔係點樣令少啲人被捕,而係笑尻佢哋『送頭』,係咪 on9?」

一如過去一年每一個抗爭日子,連登的風向全日也在變。下午起,討論區出現大量聲討「送頭論」的帖子,其中一帖有過千正評,樓主這樣寫:「響鬧市圈起百幾人拉曬,明明係濫捕,送乜撚野頭?」

如果一直「打唔起」,點算?

相比起港島一帶「黎明行動」的挫敗,今日中環的示威活動似乎是疫情以來士氣較為高漲的一次。 護士阿 A 說,觀察到「和你 lunch」的低潮始於疫情,人們是這幾天才重新出來示威。

另一位經常參與「和你 lunch」的電腦業人員何先生亦有類似看法。「我覺得疫症完了(按:應該是指緩和)之後(士氣開始低落)。因為用限聚令呢招真係無敵㗎嘛。商場全部衝晒入去咁樣。」他又指「我驚聽日都係咁。大家明啦,國安法。」

據記者觀察,今日的確有數百名市民集結於「和你 lunch」的核心地帶畢打街,與該地帶近月的其他示威情況相比,民情確實較洶湧,但聚集各處的人群亦很快遭警員以武力驅散,後未有重組。

2020年5月27日,中環

2020年5月27日,中環

追求民主的心再強,是否也難戰勝病毒和時間的消耗?何先生卻不認同運動是「沉寂」,而是有另一種情緒在湧動。

「自從兩個禮拜前在 PP(太古廣場)紀念梁凌杰的時候,我好強烈感覺到,啲抗爭者係好絕望。係愁雲慘霧。我到而家都覺得係。例如星期日的遊行,我又係覺得好嚴重嘅(絕望感),大家都唔知有咩可以做。」

何先生今日被警員截查時遭警員推撞,背部一度撞向欄杆。他參加示威除了為抗爭、為訴求,更是為了「救人」。而今天在被截查前,何先生正嘗試保護一名被噴中胡椒噴霧的失明社工。

「我最主要都係想警察唔好再拉到咁多人。有時我見到啲阿叔鬧得太犀利我就會叫佢唔好,想佢平息返啦,等佢地唔好咁容易出事啦。有時警察,我睇住好多次,就係佢係度挑釁啲市民。啲市民一鬧佢,佢就一係胡椒、一係的咗上去警車。我目的就......好聽啲講就係救人,即係大家降下溫啦。『鬧夠喇,走喇走喇』咁樣。」

除此以外,今時今日行出嚟抗爭,還有什麼用處?

記者在銅鑼灣遇上曾佔路遊行的石女士,當時她正中氣十足地大罵警員。「(遊行十分鐘就被警方攔截至四散)唔緊要架!咪繼續行囉,兜圈咁行!唔係點呀?我哋行街之嘛,鬧完就走,唔好企定定,唔好畀機會佢拉,(如被攔截)咪行去第二條街囉,再由第二條街行返嚟囉!」

「最緊要我哋有班人喺度,讓全世界睇到。唔駛同佢硬拼,但一定要出嚟。」

如不少受訪者所說,5.27 的抗爭雖然似乎沒有很明確的目標 — 畢竟建制派議員前一夜已留宿立法會,群眾根本無法阻止國歌法二讀進行;但從各區示威者的言談間,又不難聽到,他們今日仍然行出嚟的推動力:讓國際社會看見。

身處旺角的大學生杜小姐認為,今時今日在街頭抗爭仍有意義,「其實我哋出嚟,唔係做畀黑警睇,而家係做畀國際睇。」中環的銀髮族 Winson 索性向記者反覆強調:「特朗普對共匪的政策,遲啲一定會幫到年輕人,唔好做無謂犧牲,總之出來做和平抗爭已 OK;我哋而家要求美國佬制裁那班冚家產,凍結佢哋資產,趕哂佢祖宗十八代返大灣區就啱!」

記者下午在旺角與中四學生蔡同學傾談,她今天首日復課,一放學就跟同學來旺角。身穿校服的她,一直在人群裡觀望。「無話送唔送頭…但要畀國際睇到我哋係好驚國安法呢件事。」沒跟家人說自己會參與抗爭的她續道。「點解我哋仍企喺街頭,其實就係為咗咁。」

訪問後兩分鐘,警車突然駛至,人群馬上向後跑,當中包括蔡同學。「佢(警方)都已經濫捕,如果還不企出來,就真係驚一世。」

2020年5月27日,旺角,blackbloc 示威者

2020年5月27日,旺角,blackbloc 示威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