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現役 Dirty Team 醫生:全民檢測本末倒置 浪費納稅人錢討好內地

2020/8/7 — 16:09

立場新聞圖片

立場新聞圖片

【文:現役 Dirty Team 醫生】

寫這篇文章的時候,  我有三重身份。 我是一名在 dirty team 工作的醫生, 也是一位香港市民, 更是每年準時交稅的納稅人。當有人要求香港全民檢測的時候, 這三個身份都給我同樣的答案, 就是本末倒置。

全民檢測 本末倒置

廣告

有一些所謂的專家,包括來自內地的鍾南山, 說香港必須盡快完成全民檢測。但這些所謂的專家卻忘記了進行檢測前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兩個月前, 香港連續一段長時間沒有本地確診個案。這個情況直至今年 7 月出現大逆轉。究竟一個月之間香港發生了什麼事呢 ? 不就是特區政府不斷放寬豁免檢疫人士的條件嗎?其中一個根據理工大學分析的原因,就是來自在香港換班的海員。碰巧就在六月的時候,香港船東會,曾去信特首林鄭月娥,及接觸多個政府部門,要求放寬限制,准許所有來港海員豁免強制檢疫,然後就在不久之後香港出現了第三波疫情。理工大學的研究已經證實第三波疫情與來自外地的海員有關。

作為一位醫生,當我們知道疫情的來源,我們最關心的並不是做多少個無癥狀香港人的病毒檢測,而是怎樣阻止病毒進入香港。正正就是因為這批豁免檢疫人士可以在未經檢疫的情況下進入香港, 然後遊走於香港各區,在全港18區播毒, 最後便導致第三波的疫情。如果繼續有大量豁免檢疫人士透過各種方法來到香港,就算一日之內特區政府耗盡千金為七百五十萬人進行病毒檢測, 只要繼續有帶菌者進入香港又未經發現, 很快這批檢測陰性的香港人又會有人感染病毒,然後又要浪費多一次金錢,為七百五十萬人再做一次病毒檢查,根本就是多餘。

廣告

以納稅人的錢討好內地

當然香港不能夠無止境封關, 但正所謂長痛不如短痛, 如果短期的痛楚也承受不了, 繼續縱容帶菌者不斷進入香港,香港面對的長痛更不能承受。所以就在最初疫情第一波的時候,我們要求全面封關,就是希望在最短時間內守住香港。只有盡最大努力避免疫情進入香港,才有機會爭取長遠的最大利益。假如不是特區政府在相關措施進退失據,第三波疫情根本不會發生,所有的限制令也可以得到放寬,甚至旅遊氣泡也一早在香港實行了。香港的各行各業一早就可以受惠,不用興奮了短短一兩個月又要心情和生意直插谷底。

作為香港人我又怎會不想香港盡快回復正軌呢? 只可惜特區政府官員對中央政府只有唯唯諾諾言,連怎樣控制疫情也不懂得,一聽到內地專家說要全民病毒檢測, 就不假思索立即邀請內地人員進入香港。 部分承包檢測的私人機構更加不符合《輔助醫療業條例》, 化驗所沒有ISO 認證, 也因此豁免了 215名人士免檢測進入香港 。

作為一位納稅人, 我只看到特區政府怎樣浪費納稅人的金錢去討好內地,去支援內地檢測機構,將疫情變成一個小白象工程。做完一次全民檢測,隨時因為政策失誤,繼續有本地感染個案,又要再做一次,讓病毒檢測成為部分機構的提款機。

大家必須要知道,全民病毒檢測並非沒有成本。先不計安全及準繩度的問題, 每個檢測數以百元港幣。就以傳媒機構推算其中一些私營化驗所每個樣本收費 300 元做標準, 750 萬人做檢測一次成本就要超過 22 億元, 當中還未計其他行政成本。如果用其中一家化驗所較昂貴的收費計算,成本更可能高達 60 億元。 如果當初在豁免檢疫措施做得更好,香港其實可以節省數以十億元計的公帑, 香港各行各業經營環境也會更好, 澳門、深圳和台灣也可能一早就歡迎香港人蒞臨旅遊, 香港人的生活更快就可以回復正常。 只可惜一子錯滿盤皆落索, 特區政府犯錯做法就是浪費更多公帑去掩飾自己的過錯,從來沒有檢視過自己不足的地方。 在可見的日子相信亦會繼續錯落去。 作為一位醫生, 我對於相關本末倒置的安排感到費解。作為一位香港市民,對於如此做法感到失望,因為我們本來可以享有更正常的生活。作為一位納稅人,我見到自己的血汗錢白白花在不必要的地方。

(小題為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