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瓊瑤嚴重曲解中國歷史

2020/1/13 — 14:41

立場新聞圖片

立場新聞圖片

文:郭文德、楊庭輝

台灣總統大選剛剛結束!在競選期間,兩大候選人陣營的政治宣傳攻勢可謂一浪接一浪,而在踏入 2020 的第一天,知名作家瓊瑤於臉書上刊登了一篇題為《英雄 ── 韓國瑜》的長文,內容不外乎盛讚這位總統候選人是一位「英雄」,甚至還稱「古代英雄,論所處環境的惡劣、面對局勢的複雜、任務挑戰的艱鉅,要和今天這位英雄相比,就是小巫見大巫了!」與此同時,她又將攻擊韓國瑜的人比喻成為「變形烏賊」,指責他們透過謊言進行「扭曲報導」、「抹黑栽贓」;對於韓國瑜「屹立不搖」、「金句連連」、「直率坦白」以至呼籲支持者逆向回答民調等行為,瓊瑤也無一例外地利用「他是英雄」一句作出解釋(在韓國瑜敗選後,瓊瑤在臉書貼文表示「英雄屹立不倒」)。瓊瑤文章甫一發表,隨即被政治立場相左的同行作家顏擇雅調侃為應收入博物館的「經典」、「奇文」。

廣告

政治抹黑 古今皆然

先撇開瓊瑤讚許韓國瑜為「英雄」的各種理據能否成立不論,這位不時搬出父親歷史學家陳致平名號的作家大概需要重讀一下乃父作品。她的臉書長文先後舉出重耳、劉邦、劉秀、班超、馬援、張騫、謝安、霍去病、文天祥,以及侯方域等古代歷史人物,並且一下子將他們歸類為沒有同胞輿論抹黑負擔的次等「英雄」,可是他們當中其實多數都有同類經驗,像是馬援徵伐交阯遭受「薏苡之謗」,收集較大粒的薏米回京都被說成私掠「南土珍怪」,害得死後慘遭褫奪封號、無人憑弔;又如謝安成功打敗苻堅,卻還是有人用享受音樂、經營莊園、肴饌奢華等事對他大加譏議,到成功北伐後更有朝臣懷疑他將篡位奪權,結果只能主動放棄權位並眼白白看著自己功業付諸流水。他們所遇到的政治抹黑壓力實遠超於瓊瑤筆下所描述的。

廣告

況且,今時今日,即使有人對政治人物作出多少不實指控,他們大多也能透過互聯網的傳播迅速知道箇中來龍去脈。若說要面對「鋪天蓋地,從黑暗中撲來,防不勝防」的「變形烏賊」,古代人的環境豈有可能要比當代人更惡劣之理?瓊瑤一方面強調「科技」助長了「變形烏賊」散播她眼中的「謊言抹黑栽贓」,一方面又感謝挺韓媒體人發表她所謂「真實的報導和評論」,其間是不是忘了後者同樣是靠「科技」傳開來?更加重要的是,就算不考慮古人掌握抹黑輿論的各種技術限制,我們還得問一下韓國瑜至今有什麼性命之虞嗎?瓊瑤所列舉的多位歷史人物,除了謝安與侯方域之外,基本都曾經親身帶兵上沙場征戰;反觀韓國瑜頂多就是競選期間碰到醉漢、網民打嘴炮要刺殺他,全然未見「三.一九」槍擊事件翻版之類的情況,究竟是怎樣算得上比打仗還「艱鉅」?

瓊瑤須好好重讀其父著作

其次,瓊瑤對「英雄」的認識亦與她宣稱來自父親《中華通史》一書的說法不盡相符。翻開陳致平先生的長編大作,我們看到他固然也同意女兒舉出的一些人物是「英雄」,譬如第一冊便寫到「憑著他的忠勇與智慧,在西域奮鬪了三十年,完全降服了西域……溝通了中西的交通,和羅馬都發生了間接的關係,班超成為中國歷史上一偉大的民族英雄」。不過要說陳先生心中「歷史上一個罕有的偉大的英雄典型」,最佳人選竟是成吉思汗!他在第八冊中寫到儘管鐵木真「也是一個最殘暴的侵略者……但是一個人的奮鬪能夠寫出一頁驚天動地的歷史,自有其難能可貴之處,絕非偶然,是不容否認的」,這與他的女兒瓊瑤將韓國瑜試圖依靠言辭打動人心、避免戰火視為「英雄」之舉,明顯有完全不同的標準尺度。

最後,瓊瑤的文章又引述了韓國瑜碩士論文《從中共「對台統戰」策略看兩航談判》自序,稱他能夠寫出「天下即我心,俠義藏胸襟,殺惡便是善,劍出鬼魂驚」一段有「氣魄」的文字;諷刺的是,瓊瑤將當中的「天心」弄錯成為「天下」,這再次反映出她對傳統歷史文化的不熟悉。因為「我心即天心」正是北宋理學家呂大臨的名言,而呂氏所屬的關學流派則是強調務實、反對空談;呂氏原句全文作「我心所然,即天理天德;孟子言同然者,恐人有私意蔽之,苟無私意,我心即天心」,旨在解釋《孟子》「聖人先得我心之所同然耳」的說法。呂大臨的出身、「我心」說的旨趣,本來明明跟瓊瑤讚賞韓國瑜「義不容辭的站了出來,投入總統選戰」目標相合,結果她卻連這樣一個最重要的關鍵詞都給弄錯了。

唐太宗李世民說過:「以銅為鏡可以正衣冠,以古為鏡可以知興替,以人為鏡可以明得失」,利用古人事蹟比附今人本來無可厚非,甚至可能從中吸取一些歷史教訓,但是若連基本史實都沒弄清楚就對古人妄加論斷和評價,並且想要藉此達到某些政治目的,這又與「抹黑栽贓」已經無法出言反駁的歷史人物有何分別?莫非為了「開創歷史新的一頁」,舊的無數多頁便不值得我們尊重嗎?我們毋須要求非專業人士對歷史事實的瞭解透徹到像史學研究者一樣,不過為了抬高今人身價特地舞文弄墨,肆意貶抑古人、扭曲史實,恐怕真的無法稱作一位文化人應有的舉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