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當邪惡成為瘟疫,必毀掉一個民族

2020/4/6 — 10:13

最近不斷有一些令人噁心的視頻傳出來,早前有東北食店門口張掛廣告,對美日的疫癥流行興災樂禍,然後又有一個美籍華人大媽在美國店舖掃清口罩,為自己害了美國人而得意忘形,最近又有一個視頻拍到深圳工廠工人,拿外銷口罩來擦自己鞋底。這些卑劣邪惡的行徑,都是在光天化日之下,堂而皇之地做出來,並以此而自豪,我們這個民族真是病得不輕。

古聖賢說,人皆有惻隱之心,又說人之初性本善,人的自私雖是以生俱來的,但邪惡不是與生俱來的,從自私發展到邪惡,有一個漫長的過程,是民族文化﹑社會風尚流風所致,潛移默化造成的。

稍微了解中國現代歷史,就會明白中國人的這種邪惡心性,便是在中共長期洗腦教育下形成的,是歷次政治運動殘酷鬥爭無情打擊的惡果。從中共在解放區實行土地改革開始,就以各種花樣翻新的方式羞辱人﹑折磨人﹑傷害人,公然搶劫他人財產,霸佔他人妻女,藉以煽動階級仇恨,達到發動群眾的目的。這一套政治鬥爭形式,在四九年後的歷次政治運動中發揚光大,直至文革登峰造極。

廣告

中共早期革命,吸納大量農村遊民,這批流氓無產者遊手好閒不事生產,或因各種原因生存處境艱難,在無路可走的情況下,投奔革命成了一種活命方式,因此最敢於鋌而走險,也最敢於冒天下之大不韙。

這種流寇式的作風,一直沿襲到中共取得政權,毛澤東以革命運動方式治國,採取殘酷打擊的方針震懾中國人,因此花樣翻新地羞辱人﹑折磨人﹑傷害人,便成為社會風尚。眾多中國人習慣於在這種社會中生活,習慣於旁觀甚至參與對同胞的迫害,當作是一種為人處世的生活方式,長時期浸淫其中,善良天性被邪惡侵蝕殆盡,變成個人性情的一部份,這就是今日有為數不少的中國人可以無底線地做邪惡之事的根本原因。

廣告

這套整人哲學標榜愛國愛黨,以革命的名義,踐踏人的尊嚴,傷害人的身家性命,以折磨人羞辱人取樂,滿足心理殘缺者潛伏內心的畸型慾望。如此數十年下來,邪惡竟成了常態,而善良人的惻隱與同情,都被視為不合時宜。

這是我們這個民族的嚴重心理疾患,表現在這次疫癥中,就是我們不斷遭遇的﹑這種令我們羞恥的可惡行為。

中共的邪惡,造就部份中國人的邪惡,而部份中國人的邪惡,又更縱容中共的邪惡,這是一種惡性循環,是民族性的螺旋式下沉,令每個良知尚存的中國人為之痛心疾首。

一個中國人,當他身受其害時,會痛感呼天不應叫地不靈,但當他的厄運過去,他又會對他人遭受的痛苦無動於衷,這種麻木和因循,使中共可以放手對中國人分而治之,而中國人的痛苦便無日無之。

當然,大多數中國人還有良知,只是他們基於實際利害,迫於政治壓力,不敢挺身而出,這樣長時啞忍,不知道什麼時候厄運會落到自己頭上,而實際上,他們也只能聽天由命。

早前我提到很多老同學罵我是漢奸,有老同學提醒我說,不要忘記也有很多同學和鄉親支持你啊,是的,這正是我們對這個民族還沒有絕望的原因。今次疫癥中,武漢的李文亮﹑方斌,以至方方等,都代表民間正義的聲音,敢於正視現實,直見性命,是我們民族一股源遠流長的正氣在支撐他們。中國人不管身處何方,都要珍惜和保護好自己身上的這股正氣,憑這股正氣去戰勝邪惡。

我們一定要守住這條最後的防線,因為正氣不張,邪氣就橫行,我們這個民族已經夠爛了,再爛下去,就沒得救了。

大自然的病毒,最多是幾年作惡,人文的病毒一流行起來,那是幾代人的大災禍。我們不幸身處這種大災禍中間,只有盡自己的一分力,保持赤子之心,維護天地間的正氣,否則,我們和我們的子孫,都會在邪惡的大泛濫中沒頂。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