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細說「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的英譯版本

2019/9/21 — 13:33

早前撰寫一文 (註)提及當前喊得震天價響的口號:「光復香港,時代革命」,有意頗保守的解說為「是情緒宣洩的居多」,只不過因為極不希望別有用心的人借此而「誣陷」年輕人的「港獨思潮」,也因此引起一些朋友的誤解。 筆者無意畫蛇澄清,如今此文的焦點只是在於談論「光復香港,時代革命」這句口號的英語譯文。 眾所周知,這句口號首先由「本土民主前線」梁天琦於 2016 年參選時所選用,而今次六月初啟動的「反送中抗惡法」行動發展至今,漸漸演變為全民抗暴性質的「逆權運動」,抗爭者在八月下旬開始再次採用這句口號,並且迅速廣泛被香港人,特別是年輕一輩所接納,足見其獨特的吸引力和震撼力。

事實上,這句口號的其中「光復」和「革命」兩個詞語最容易擊碎中國共產黨人脆弱的玻璃心,直接刺激了專制獨裁中共政權的神經。 「光復」兩字本來常見於五十年代的臺灣,因為國民政府敗退臺灣後一直「毋忘在莒」,在蔣介石的領導下積極籌謀反攻,希望重拾失去的大陸山河,便有「光復大陸」的政治宣傳術語,以應對中共慣用「解放臺灣」一詞的文宣字眼。 所以,當香港年輕人選用了「光復」一詞,當然觸痛了中共黨人黨性深處的傷痂,聯想到年輕人「離經叛道」的敵對心態和行動。 此外,在共產黨人「偉大、光榮、正確」的自大狂妄意識中,一向認為「革命」就是他們鼓動人民武裝起來奪權的「進步」手段,有其「先鋒力量」的壟斷意義,自視為「革命」老祖宗,甚或標榜「只此一家,別無分店」,只會玷辱別人的「革命」為「反革命」! 如今,香港年輕人針對性的高呼「革命」,畢竟是有意在老虎頭上動手拔毛,極具挑釁性,中共黨人豈能不震怒發瘋呢!

綜觀網上和傳媒訊息,英譯「革命」一詞應該並無重大爭議,總是離不開"Revolution"或者 "Revolt"的對譯,不過都是以採用前者的居多,因為前者四個音節的語音頓挫感較後者兩音節更為鏗鏘分明,而且在語義的感覺上也較為強烈清晰。 有關「時代」的譯法一般在於凸顯「劃時代」的震盪影響特性或者強調「跨世代」的廣泛性和延續性,前者如:"Time for Revolution"或"The Era of Revolution",後者有:"Generation Revolution"或"Revolution for Generations",比較起來只不過是側重點略有不同,歧義其實並不太大。 可是,相對而言,「光復」一詞則由於有不同的解讀或者偏重的關注,便出現多個英譯版本,值得討論一下。 

廣告

據悉當年梁天琦用上"Liberate Hong Kong, Revolution of our Time!"這樣的英譯,以" Liberate "對應「光復」,筆者以為有點「過度翻譯 (over-translation)」之嫌。 從字義看,「光復」指「恢復(已滅亡的國家)」或者「收回(已失去的領土)」,即「恢復原有的領土、統治或事業」,正如當年臺灣國民政府高唱「光復大陸」,以及香港經歷三年八個月的日治時代,在戰後得以「重光」。 事實上,早於 2015 年因為「反水貨客和反大陸自由行」本土派已多次發起「光復行動」(光復上水、光復沙田和光復元朗等),聲稱爭取奪回「被失去」的社區民生經濟舊貌。 筆者認為梁天琦刻意用"Liberate"一字對譯「光復」,引申為「解放」,明顯對沖著中國共產黨的思維,因為"Liberate"或"Liberation"的英譯一般就是「解放」,見之於「人民解放軍」(PLA=People’s Liberation Army) 和「解放戰爭」(The War of Liberation)。

筆者以為,從翻譯角度而言,口號的對譯除了「信雅達」的基本考慮外,還必須能夠簡明、直接和瑯瑯上口,以便帶領者高喊時其他抗爭者可以適時準確呼應,因此,"Free Hong Kong, Revolution Now!"是一個十分確切的選擇。 以"Free"對譯「光復」當然並非「一對一的對應(one-to-one correspondence)」,但是同樣解作「釋放」、「使解脫」、「使自由」之意,卻能夠避免使用共產黨色彩甚濃的"Liberate"一字,而且更重要的是一個音節的"Free"較三個音節的"Liberate"更為簡單響亮! 另一個較通俗可取的譯法是:"Take back Hong Kong, Time to Revolt!",頗有首尾的呼應感覺,說得恰當、直率和有力。 此外,英譯「光復」的其他選擇還包括:"Restore" (例:Restoring Hong Kong……!) ; "Recover" (例:Recovering Hong Kong……!) ; "Reclaim" (例:Reclaiming Hong Kong……!) ; "Enlighten" (例:Enlightening Hong Kong……!)。  不過,筆者認為以口號而言,配搭起來總有點累贅的感覺。

廣告

總的來說,筆者還是傾向於採納英譯"Free Hong Kong, Revolution Now!"來對應「光復香港,時代革命」這個口號,因為總是覺得無論從意義詮釋上和語音應用上都較為貼切,而且後半句的"……Revolution Now!"更進一步突破「年代」或「世代」的局限,彰顯出"此時當刻("Now!")的逼切性和重要性,筆者以為略為引申原義也並不為過! 把「香港問題」國際化是當前「逆權運動」的恰切策略和發展方向之一,外語的文宣工作至關重要。 香港翻譯人才濟濟,準確的英語訊息傳送相信有助增進宣傳效果。 願所有抗爭者繼續堅持奮鬥,共勉!

註:詳見《立場新聞》〈淺說「香港百日維新」的若干啟示〉一文 (2019/09/18)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