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經濟學者哪裡去了?

2019/4/28 — 12:30

(左起)王于漸、張五常、雷鼎鳴(資料圖片)

(左起)王于漸、張五常、雷鼎鳴(資料圖片)

送中條例殺埋身,平日勇於發表高見的主流經濟學者卻相當克制,不見高調反對。

往時,當社會有聲音要求開徵富人稅、資產增值稅,或者要求懲治領展和囤積居奇的大地主,這些經濟學者很快提出反對。理由通常是打擊投資者意欲,嚇跑外資,損害金融中心地位,以至對經濟造成不良影響之類。他們喜歡強調自己經濟正確、理性,人家就是仇富、民粹、受政客唆擺。

今次修例,人人自危,引起國際高度關注,破壞力明顯比以往那些所謂損害商界利益的政策大不知多少倍。如果為香港,38 位經濟學者 — 由領展獨立非執行董事的王于漸牽頭 — 可以聯署聲明,力撐明日大嶼,那今次關乎一國兩制的存亡,他們實在沒理由如此低調,難道國際投資者因害怕送中而撤出香港,不會嚴重打擊經濟?抑或甚麼降低競爭力這類理由,其實用得好隨意,好選擇性,只在有需要時才搬出來左右輿論,照顧某些學術派別或商界階層的利益?

廣告

恰巧香港知名經濟學者張五常 — 他在美國學術界認識很多響噹噹的人物,但基於眾所周知的理由,很久沒回去探他們 — 早前在深圳發表講話:「我肯定地推斷深圳將會超越矽谷,主要是矽谷沒有一個像東莞水準的工業區。不僅今天沒有,永遠也不會有。」由於本港不少唸經濟的人都是張的徒子徒孫,他這番偉論一出,立刻引起輿論界譁然。

筆者所見,大多數是對張五常提出批評和嘲笑。世界工廠盛極而衰,眾所周知,說深圳靠東莞超越矽谷,實在使人失笑;何況美國封殺中興事件,已充分說明中美兩國高端科研力量之差距,美元難以動搖的地位,以及背後有舉世無雙的軍事實力為後盾,更加是中國在可見將來可無法凌駕美國的重要因素。大家一面倒地踩張五常口出狂言,實在不能說是純粹的發洩。

廣告

其實在零九年,張五常便分析過,作為金融中心,上海將遠勝香港。十年過去,他的預言還未成真,卻又提出了另一個預言。假若張大師十年後尚在人間,不知又會有甚麼預測了。

(順帶一提,有內地傳媒報道,江蘇省宜興市的警方,調查 1,200 個曾於涉黃浴室使用掃碼付款超過 600 元的人,成為用大數據掃黃的先例。不少網民立刻聯想起香港知名經濟學者雷鼎鳴。他曾於公開場合表示,內地生活之方便,已超越香港:「我識得朋友叫雞嘅,佢話叫雞都可以拎部手機出嚟,香港呢啲嘢仲未做得到。」由於嫖妓用手機支付有被公安捉拿的風險,大家不擔心雷教授,也擔心他的朋友,實在很正常,就像汽車維修員身上藏有士巴拿一樣。)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